alexa
置頂

下個10年,現在就開始規畫

30世代,什麼是你的人生志業?
文 / 游常山    
2011-08-04
瀏覽數 600+
下個10年,現在就開始規畫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想未來,總是讓人想得頭痛。你還年輕,卻有周遭的親友團,不斷要你思考、計畫:下一個10 年,你要做什麼?

「因為人生是一場馬拉松,而非百公尺短跑衝刺,」台灣最熱心的教育心理學者洪蘭就多次呼籲:年輕人要眼光遠大,比氣長。

如何規畫自己未來10 年的前程?自己對很多事情都有興趣,如何挑出最適合的一條路?以下告訴你3 個祕訣:

祕訣1:傾聽自己內在聲音

美國社會有一句俗話:「小事聽從你的腦,大事聽從你的心」,錙銖必較的報稅、採購、理財、百貨公司打折扣等有標價的事情,可以聽從常識判斷,以計算機按加減乘除;但是結婚對象、選擇專業發展的路這種「終身大事」,最好靜下來好好思考,想想自己真正的熱情所在。

認知心理學家多次探討:人類的「內在聲音」怎麼形成的?原來是「內隱學習」的結果。洪蘭就指出,從實驗上,「我們知道大腦訊息處理有個瓶頸,從眼睛進來的訊息很多,但是能夠進入意識界的不多,(一旦進入意識界)而且是進入了潛意識,就轉換成直覺出現。」

也因此,「直覺」某種程度可以算是你心中的真實聲音之一,也是你人生大方向的羅盤,這種真實的內在渴求聲音,不需要打坐、深思,就可以獲得,是人類最寶貴的天賦之一。

「大事聽從你的心」,因此可以培養成為一個30 世代青年的日常習慣,「習慣就是神經迴路的連結,而神經迴路的特性是一旦連上就很難消除,」洪蘭表示。

有了這樣好的習慣,人生的冤枉路就會少走些,及早接近你要的成功。

祕訣2:找尋自己的「心靈導師」

及早找到一位自己敬佩的「心靈導師」,深入研究他(她)的人生行路,仔細比較對照自己此刻與導師當時所處的環境和心境,歸納出:遇到我的瓶頸,他(她)會如何突破?

這是一個簡單的「設定標竿」法。你將來想成為什麼樣的傑出人士,可以找一位氣質、行徑和自己最接近的偶像,亦步亦趨學習導師的人生行路。

很多美國名校也經常主動尋找「歷史典範」,主動授與崇高榮譽,以作為學生的學習標竿。超過半世紀耕耘同一領域的傑出人士,尤其被視為珍寶,各校積極爭取,不遺餘力。

例如國際保育領袖珍古德(Jane Goodall),從事黑猩猩保育和研究,已經半世紀了。

最近美國南方名校北卡羅萊納州的杜克大學(Duke University),特別在人類學系下成立珍古德研究中心,將她50 年來在東非岡貝(Gombe)研究據點的所有筆記、出版、觀察、影音等,全部列入典藏,以肯定這位半世紀來從未放棄黑猩猩研究的保育專家。2010 年起,耗費4年多時間拍攝完成的紀錄片《珍愛旅程》(Jane’s Journey),開始在全球各地上映,以慶祝岡貝保育研究成果豐碩達半世紀。

76 歲的珍古德,在50 年前首度前往岡貝時,只是一位26 歲的英國女祕書,她應考古學家李基教授(Louis Leakey)之邀,來進行田野,也以親身碰觸來首度深入研究黑猩猩。

50 年滄海桑田過去,如今珍古德的「根與芽基金會」影響力無遠弗屆,已經被視為全球綠色環保運動的先驅英雄;有「美國南方的哈佛」美稱的杜克大學,因此爭取數位典藏所有珍古德的筆記和著述。

如果你想成為一個非營利領域的環保英雄,珍古德可以成為你的心靈導師名單之一,但是你不需要追隨她到非洲岡貝,只需在台灣研究她的人生,想辦法申請相關領域的大學、工作,就能愈來愈接近她。

祕訣3:深閱讀,將書中的智慧轉換為自己的「意義」

以《與成功有約》(e 7 Habits of Highly Effective People)一書揚名國際的美國管理學家柯維(Stephen Covey)指出,「職責、愛和意義是人類產生動機的最高來源,總是能夠產生最偉大、最持久的成就。」

「職責、愛和意義」如何驅動人類?源頭還是「存乎一心」;再深入問:「心」如何被降伏?主要要靠自我修練加上前人智慧導引,而閱讀,就是和前人智慧接軌的最好習慣。

台灣人閱讀風氣不佳,從「競爭」角度看,這卻是一個常常思考「10 年後我要做什麼」的青年最好的利基,人深刻閱讀,精挑好書,不斷反芻,建構自己的人生「意義體系」。

「意義體系」像是一張蜘蛛網,每個人花30、40 年在精挑細選的職場上「織錦」,最後退休時,每個人所織出來的「人生意義蜘蛛網」都是獨特的花樣,自己的人生自己定義。若沒有深度的意義網絡,就會像一張被大風吹

得搖搖欲墜的破網。要將意義之網織得牢不可破,終身可以信奉、篤行,「閱讀」正是可以灌輸進去的要素。

小人物也可以有人生志業

當30 世代在反芻自己的人生意義時,一個新辭彙「人生志業」(Lifetime Project)可能會跳出來提醒你:我有

嗎?

雖然只是一個小人物,也可以有自己的人生志業。

很多人建立起自己的志業,第一步其實只是一個夢想。

最近長春藤八大名校(Ivy League)之一的達特茅斯學院(Dartmouth College),選出有史以來第一位黃種人校

長,由韓裔美籍的哈佛大學醫學院教授金辰勇(Jim Yong Kim)擔任第17 任校長。

52 歲的金辰勇,22 歲那年自哈佛大學畢業後,申請進入醫學院,結識同學保羅‧法默(Paul Farmer),兩個醫

學院的菜鳥學生竟然攜手到中南美洲最赤貧的海地,進行醫療義工的篳路藍縷工作,成立「健康夥伴」(Partners in Health)組織,設立醫院,培育本地醫療團隊,做了很多類似慈濟那樣的工作。

他們以醫學及人類學的扎實田野紀錄,說服哈佛大學,闡明經濟不平等才是嚴重公共衛生問題的結構性因素。兩位「健康夥伴」的台柱醫師,共同揭發海地這個國家的貧窮,背後有不義的國家機器「結構性暴力」,所以金辰勇和法默能以小小的義工組織建立起海地的緊急醫療救助體系,甚至防堵了原本即將蔓延的「多重抗藥性肺結核」。

他們個人衝撞體制(哈佛的、海地的、聯合國衛生組織、國際跨國藥廠的多重體制),累計多年在海地的臨床實踐後,發展出獨特的醫療模式,後來沿用到南美洲的祕魯、俄羅斯的莫斯科監獄。2004 年,「健康夥伴」還被小布希總統賦予特任,前往非洲兵燹荼毒多年的盧安達,重塑「海地奇蹟」。

像金辰勇這樣,黃種人可以做到美國長春藤名校校長,因為他個人的「人生志業」可以偉大到人飢己飢戮力奉獻慈善,感動世人。

下一個10 年,你要做什麼?想透徹後,切記:人生,有時候,的確就是沒有捷徑。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職場學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