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用旅行說故事

Janet看世界
文 / 王維玲    攝影 / 陳志亮、關立衡
2011-06-27
瀏覽數 500+
用旅行說故事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你一定認識Janet(謝怡芬),她是Discovery 旅遊生活頻道《瘋台灣》的主持人,旅行就是她的工作,曾到過40 幾個國家,很多人羨慕她的工作,她也覺得自己做的是天下最完美的工作。

但是你一定不知道,在Janet 純真乾淨的笑容背後,藏著對世界的深刻思考。如果請你畫出一張世界地圖,你會怎麼畫?別忙著上網Google 世界地圖,先看看Janet 怎麼畫。

在這張地圖中,世界各洲緊緊相連,彷彿回到幾億年前的盤古大陸(Pangaea)時期,當時的世界各洲尚未被海洋

隔開,整個地球,就是一個國家。在這個不存在邊界的世界中,人類不再是唯我獨尊的萬物之靈,也要與動物共同分享這個世界。

創立巴哈伊教的先知巴哈歐拉(Baha’u’llah)曾說:「 地球就是一個國家,所有人類都是它的公民。」(e earth is but one country, and mankind its citizens.)Janet 的思考方式,也像個哲學家一樣,穿透國界及種族的表象,帶你看到世界的本質。

一場發生在日本的海嘯,可能影響到美國餐廳的生意;香港人嗜吃魚翅,卻讓南美洲的鯊魚陷入絕種危機。對Janet 而言,世界雖大,但是彼此的連結遠比你想像的緊密。

旅行的經驗,讓Janet 比一般人有更多機會接觸到你想像之外的世界,也改變了她的視野及思考方式,不論她到哪裡,這張地圖,始終貼在她的心中。

旅行 一個故事衍生另一個故事

就像有人無聊時會打開電視;Janet 則選擇用旅行填滿生活。英文俚語形容熱中旅行的人都「中了旅行的毒」(bitten by the travel bug),旅行不但是Janet 的工作,同時也是她的嗜好及生活。

當Janet 談起旅遊經驗,你就彷彿被帶入一千零一夜裡的魔幻世界,每個角色都有自己的故事要說,而每個角色也都樂意聽別人的故事,故事又衍生出故事,永遠沒有結局。故事的力量,讓機智的雪赫拉莎德(Scheherazade)免於被波斯王殺頭的命運;Janet 的故事則讓你心癢難耐,只想立刻收拾行李上路旅行。

旅行,讓人從充滿壓迫的日常生活中短暫離開,看見不一樣的世界。Janet說:「 旅行,最迷人的不只在『看見』什麼,還有那些你『看不見』的事情,隨時會在旅程當中,讓你忘不了、放不下……這就是未知數『X』,讓旅人產生無限的想像。」

當代表神祕未知的X,碰撞到勇於嘗試、不知道害怕怎麼寫的「謝大膽」,迸裂出的故事也格外精彩。

到阿根廷留學的那年,Janet 曾參加過馬戲團訓練課程,意外發現當街頭藝人,原來也可以賺錢!從此,沒課的下午,Janet 就到街上拉小提琴。

雖然不是科學家, Janet 像個頑童,在街頭進行一場小小的人性冒險。她常常在板子上寫上不同的話,有時是「我是沒錢的學生,請幫我去歐洲旅行」,有時是「我有3 個小孩要養,請給我錢」,觀察哪種寫法最能讓路人掏出錢來。你一定很好奇,哪種寫法最能打動路人?出乎我們的預料,「答案就是沒寫字的時候!」Janet 笑得很淘氣,帶著惡作劇成功的竊喜,「因為他們可以自己去想像背後的故事」。

有天,一位先生一直站在Janet 面前,聽著她拉了一曲又一曲之後,主動遞上名片,邀請Janet 進入他的樂團,沒想到對方居然是阿根廷國家交響樂團的團長!在街頭拉小提琴,最後卻一路拉進國家樂團。

旅行就是讓熟悉的自己,以不設防的姿態與一種新的生活及文化靠近碰撞,用充滿新鮮好奇的心,將旅行中的境遇轉變成引人入勝的故事。

屬於海的人 以世界為家

每個人的性格都不同,從各自喜愛的景色,就可看出。Janet 認為,人在山林的狀態是很脆弱的,在充滿各種未知的山裡,人必須隨時保持警覺動態;所以她自認屬於「海的人」,海讓人可靜可動,看著一望無際的海面,總讓她有種看盡一切的感覺。

如海的性格,Janet 享受人與人交會的瞬間,不論是計程車司機,或是頂級飯店的老闆,Janet 總把握機會跟每一個人聊天,不同的歷史與文化透過破碎的單字與肢體語言產生短短交集,最令她著迷。

你永遠不知道將會看見什麼、遇見什麼人,因此,每一次旅行,都可以當成第一次出發,這種對未知的渴望,帶

著Janet 一次次上路,走向遠方。

喜新卻又愛舊,Janet 的情緒與節奏永遠都在變動,所以她到哪裡都不執著,卻又哪裡都迷戀。她就像現代版的游牧民族,逐世界而居,時間到了,就瀟灑地離開,前往下一個目的地。

我們或許會用「四海為家」形容這些四處飄泊流浪的人,但處處飄泊,真的能夠處處是家嗎?電影《型男飛行日

記》(Up in the Air)中,喬治克隆尼所飾演的主角和Janet一樣,是一個永遠都在路上的新世代的流浪者,一年中有322 天在旅途上度過,他認為羈絆與執著愈多,人生的重量就愈重,不如就把背包倒乾淨吧。

如果說喬治克隆尼信仰的「背包哲學」,代表一種輕盈無憂的生活方式, Janet 選擇以世界為家,順應環境,安心自在,隨遇而安也是種「無重量哲學」。「重要的是你遇到什麼人」,漂亮的海邊,它就只是一個美麗的海,不會對它有特別的感情,但如果你在這邊遇到一個飯店的老闆,每天送你一杯特製的新鮮果汁,陌生的異鄉,也讓人感覺像家一樣,備受呵護。

「一切都取決於在自己的態度。心定了,就可以變成任何一個樣子,而不失去自己。當旅人的心,平靜而又願意傾聽的時候,你就會知道,自己又多了一個家。」Janet 說,把自己的心和頭打開,任何一個地方都可以為家,這才是認識世界,最真實的方式。

不順時 就打個嗝吧

旅行,讓Janet 永遠保持在高度變化的機動狀態,有時渴望停留,卻不得不離去;已經計畫前往下一個旅程,卻意外就此留下。在不斷移動的過程中,旅人的心與能量也難免被耗損,必須重新尋找舒服的節奏。

這種轉變的過程,就像打一個大大的嗝:有時一口氣順不過來,卡在喉嚨,然後突然又順了。不管是旅行或人生,總會遇到這種「打嗝時刻」。

旅行與人生都是如此,總有順遂與顛簸的階段,Janet 總會告訴自己,「這只是打嗝而已」,只要讓自己換個思考角度、換個空間,轉換平日熟悉的一切,被消耗的能量也終會重新充滿。

很難想像開朗樂觀的Janet,也曾深陷在幽暗的谷底,在五光十色的演藝圈中迷失自己,失去自信的她,嫌棄自己

在一群年輕模特兒中,顯得又老又黑又胖,為了減肥,減到重度憂鬱症。

她放下台灣的工作,回到步調優閒緩慢的美國休養生息。但是境轉,心卻沒跟著轉,當時她的體重暴增,再度讓她對自己失去自信。好不容易靠著調整飲食減下體重,重回台灣模特兒界發展,她卻為了愛情而放棄事業,前往法國跟男友同居,陷入一段不快樂的戀情。

那幾年的Janet,在人生谷底掙扎,好不容易站了起來,走沒幾步,還來不及喘息,又在另一波風暴中被淹沒。但是Janet 並不害怕,她順勢坐下休息,將這些不順化為一個長長的嗝,打完嗝,心境也就轉變了,可以站起來繼續往前走。

Janet 看過許多國際志工,陷入深沉的無力及憂鬱中無法自拔,因為不管再怎麼努力,仍然無法消弭飢荒、雛妓、貧窮、疾病等問題。因為曾經走過谷底,所以Janet 更加明白,人很渺小,世界上卻有太多個人無法解決的問題。

你能做的,就是傾聽自己身體當下的聲音及節奏,先從自己當下能做的,開始轉變。懷著一顆簡單無畏的心,才

能在這個複雜的世界中,永遠保持能量。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潮人物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