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救地球你可以做6件事

綠色行動派
文 / 游常山    
2011-04-28
瀏覽數 3,550+
救地球你可以做6件事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311 震驚世界的東日本大地震,濁浪滔天,地坼天崩般的10 公尺海嘯,彷彿末日,讓人哀憐和恐懼。4 月11日,7 級強震再震撼日本福島縣和千葉縣外海,這次傷亡輕微很多,但是30 天前同一大區域的海嘯天災悲劇,一如聖經的「啟示錄」所諭示的:死亡、疾病、饑饉、戰爭,人類社會命中相伴隨的「末日四騎士」,儘管是在21 世紀第2 個10 年、高度資本主義、科技發達的今天,也仍沒有遠離。

而對日本1.2 億國民痛徹心扉的重創,也讓倖存的數以十萬計算的災民,沉重到難以負荷。

從2007 年「全球暖化」議題發燒以來,北極洋格陵蘭融冰、南極洲冰山同步融化、導致海平面上升、氣候劇烈變化等各式各樣天災,所有過去氣象學家說的什麼「200 年洪水」、「千年寒冬」等等極限天災,都在10 年間就具體出現,讓人類不得不警醒:是該改變的時候了!也不禁反思:我們可以為地球做什麼?

怎麼改變?怎麼做?論述容易,行動難。

《30》雜誌整理世界各國學界和媒體關於極度危機中的地球環境,得到人人可行的6 個救地球的方法。也許,回歸個人居住的社區,日常生活中實踐綠色生活,唾手可得的6 件小事,正是你可以救地球的最恰當方式。這6 個方法是:

1.在地飲食,計算「食物里程」。

2.貢獻博愛,建立故里社區。

3.綠色交通,兼顧環保經濟。

4.提升科技,使用綠能家電。

5.參與政治,維護地球平衡。

6.自我反思,改革從我做起。

第1個行動

吃在地,計算「食物里程」

飲食是人類最重要的維生機制,隨著二次大戰後,全球運輸革命長足進步,各種違反自然律令的食物紛紛出現在人們的餐桌。因為貿易圈擴大,西半球運到東半球,南半球運到北半球都不過是十幾個小時的事情而已。

1990 年首度由英國籍的研究員派思登(Andrea Paxton)提出「食物里程」(Food Mileage)概念,開始針對這個違反自然、傲慢自大的人類滿足口腹之欲的行為,提出反思。

派思登發現英國人的食物從產地到飯桌幾乎被運送了4000 公里,此後,愈演愈烈,2007 年再調查,發現比起1980 年,27 年間,英國人的餐桌食物的平均里程又多繞了25%,平均運送了5000 公里。這是何等暴殄天物,只為了滿足人們的口腹之欲。事實上,這同時也是非常違反「一方水土養一方人」的傳統人類社群的智慧。

今天,各種研究都支持:在地食物是最滋養且少環境破壞的。吃在地食物,反對農業的全球化,這是環保運動先行者的主張。

4 月5 日,美國《紐約時報》非常受歡迎的「食物專欄作家」馬克‧畢德曼(Mark Bittman)在他的專欄報導了一項「百萬人反孟山都公司」的反基因改造食物社會運動。連署百萬運動反孟山都(Monsanto)的這些環保分子,反對工業化大量生產,原因是,他們反的是這種「生意形態」(business model),基因改造食物大量生產、粗暴改造上帝所賜予的天然品種,可以說是對地球很不友善的橫徵暴斂的工業化農業形態。

我們吃下去的「繞著地球跑」的進口食物,可能正是地球所有農業經濟問題的源頭。

這次遭受地震重創的日本,一向是全球「食物里程」名列前茅的國家,根據《日經週刊》的報導,日本年度的總「食物里程」是美國的3 倍、英國的5 倍、法國的9 倍。不過自從2005 年2 月16 日京都議定書生效以來,日本以締約地主國的榮耀自我要求,在國內推行「綠燈籠標誌」行銷運動,強調「地產地銷」(本地生產的農作,由本地人消費),凡是餐廳使用日本國產食材達50%者,就得到一顆星星,60%得到2 顆,以此類推,到使用日本食材達90%者,就得到5 顆星最高榮譽。

日本領頭的自我節制,是一個好的開始。善用顧客權,彰顯市場機制,以喚醒「食物里程」的環保意識,從日常三餐個人餐桌的「多吃在地食物,計算食物里程」的社會運動,如此具體可行喚起每一位地球公民的反思,將是人類環境問題的解方之一。

第2個行動

貢獻愛,建立故里社區

人類環境的惡化,不只表現在物理環境,也表現在心理環境。

傳統社區的崩潰,就是一個嚴重的警訊。傳統社區關係的瓦解,造成地球村普遍的「人情斷鏈」,已經讓各工業化國家付出可觀的社會成本。今年3 月,應台商臧鴻蘭的中台文化邀訪來台的牛津大學教授哈里遜(Mark Harrison) 就深刻看到這個危機。哈里遜教授在台北接受《30》雜誌獨家專訪時指出:目前,因為世界上工業化國家的傳統社區已經不能「自足養老」,逼得各國政府的社福經費不斷墊高,而人口高齡化、家庭少子化交相影響,人與人變得個人主義般的「原子化」。

日本第二大城市大阪,半年前發生一對相濡以沫、單身且高齡的老姊妹,活活餓死家中,日本媒體稱為「無緣社會」的悲慘現象。

但這些人際命運,和地球有何相關?哈里遜分析,造成老人孤絕、寂寞,倒也還是個人、家庭的問題,真正的問題是徹底「原子化」的個人,以「專業上班族」的姿態蜂擁進入都市定居,造成另外一個潛在的巨大環境威脅:都市的潛在生態危機。

他的訪台專題演講,破題就引用世界最權威的醫學期刊《刺胳針》(Lancet)的名言:「城市有可能成為人類的

葬身之所。」像之前的SARS。哈里遜認為,對抗這種龐大城市壓力,唯有重建人類社會已經行之千年的「社區共同體」(community)。

為什麼社區這麼重要?當蜂擁人群在都市闖蕩時,第一個接觸的就是物質世界。哈里遜指出,沒有價值體系的缺點,就是鼓勵「拜物主義」(fetishism),進一步鼓勵人類無意識地、集體過度消費,耗竭環境資源,視地球有限資源為理所當然。

鄰里沒有愛和關懷,則人們從電視、從各種廣告傳單、從網路或甚至是大霓虹看板學習「消費就是生活」;如果別人公開炫耀財富,而受到社會羨慕,年輕人價值觀當然受到誤導。

貢獻愛,恢復價值,「社區讓一些值得保留的智慧和人留下來,」哈里遜教授說。這也是真正大難來臨前,人與人攜手合作,可以抗災,可以防洪,可以相濡以沫,與受傷的地球,再一次和平相處。

第3個行動

綠交通,兼顧環保和經濟

行,是日常開門6 件事(食、衣、住、行、育、樂)之一,卻往往是最耗損能源的生活形態。

4 月3 日,《華爾街日報》報導:根據美國聯邦政府的人口普查,美國現有340 萬個上班族,是屬於每天上班平均要花一個半小時以上通勤時間的「極限通勤族」(extreme commuters)。

家住南加州洛杉磯郊區的上班族卜卓(BrianBoudreau),每天早上5 點就要出家門,才能趕上班不遲到(先開45 分鐘車,再改搭一小時火車,每單趟通車時間105 分鐘)。

要解決卜卓的困境,找到的資源是:雇主們補貼通車費。補貼的重點在搭乘大眾交通工具(捷運、火車、巴士等),而非補助私家車的汽油費。其次,允許彈性上班時間,只要每天在辦公室待滿8 小時,不管卜卓是不是

可以準時9 點到。

這種人性的做法,已經被很多標竿企業採用,例如惠普(HP)科技公司早就如此,惠普的制度甚至人性到:女性員工有家累,可以申請「留職半薪」,也就是把原來的全職工作,切成兩個人做。

不過對環境議題而言,這樣還不夠。徹底的「綠色交通」才是究竟解方。

「綠色交通」的標竿城市是法國首都巴黎。已經行之有3 年的巴黎「公共自行車」(Velib),全巴黎設置有1,450 個自助租車站,總數2 萬多台的單車,任由市民、遊客自由取用,費用超低。

34 歲定居巴黎的女醫師娜塔莉(Natallya Ghyssaert),年繳29 元歐元(差不多1200 元新台幣左右),可以單

趟不超過半小時使用時間內,無限次使用「公共自行車」,她每天上下班來回兩趟就太划算了,而且還達到運動健身的效果。

第4個行動

新科技,使用綠能家電

新家電、新機器,一定比舊的貴很多?錯了。我們一般都是從「報酬遞減」的假設出發,效益較高,意味著成本也較高。但是在環境議題領域,剛好相反,「能源效率」高的,終究是比較划算的產品,尤其是冰箱、電視、暖爐、冷氣等家家戶戶都必備的家電產品。

至於對工商業界,舉凡製造業不可或缺的機械,例如:馬達、閥門、幫浦、屋頂冷卻裝置,「在效率和價格間並無直接的內在關聯,」環境經濟學家、「洛磯山研究機構」主持人艾默立‧羅文斯(Amory Lovins)主張:「採用效率更高型號可以迅速得到投資報酬。因為馬達使用了美國3/4 的工業用電,比公路車輛消耗的美國原生能源還要多。」

行政院環保署為鼓勵廠商減少碳排放量,並讓消費者配合選購低排碳量的產品,開始推行環保標章。台灣目前有14 類2,270 件環保標章產品,具有可回收、省資源、低汙染等特性,呼籲民眾可優先選購。

環保署同時自2010 年起開放廠商申請產品碳足跡標籤,目前國內已有28 件產品獲頒碳標籤。

第5個行動

藉政治,維護地球平衡

當前世界又進入「第四波民主」,2011 年一開春從北非埃及、突尼西亞爆發的「茉莉花革命」,迄今沒完沒了。緣起英國賦予公民投票權的代議式民主,顯然獲得大勝,這對環境議題其實有重大意義。

為什麼民主制度,對保護環境這麼重要?主要原因是民主的本質,就是要鼓勵人民積極參政。人民的選票,可以重組政府,可以要「對環境友善」的執政團隊,以3個動作:第1,訂定環境保護的界限;第2,修正經濟模型;第3,改變社會邏輯,來達到經濟和環保雙贏。

曾參與首相層級的英國「永續發展委員會」的英國蘇里大學環境中心主任傑克森(Tim Jackson)在他的新書《誰說經濟一定要成長》(Prosperity Without Growth)指出,「經濟成長的迷思,害慘了我們賴以生存的脆弱生態系。過去那種為了少數人、不惜破壞生態與製造貧富不均的富足,不是文明社會的基礎。」

傑克森主張,環境和經濟成長,可以脫鉤,才能徹底解決環境和經濟成長相互箝制的困境。

以這次彰化國光石化案件,馬英九總統親赴溝通兩次,但是環保團體仍不滿意,經濟部長施顏祥放出試探性訊息:國光石化可能移往海外馬來西亞設廠,而馬國也立刻大表歡迎。最終決策如何,可能還是要比選票數多寡,而這就是民主政治的「少數服從多數」的遊戲規則。

因此,要改變人類的環境不要再繼續惡化,人民要能先凝聚共識,全民透過選票一起來盤點:看自己安身立命的國家、社區,要的是怎樣一種乾淨環境加上經濟發展的「組合」(portfolio)?

第6個行動

革意識,倡導永續發展

人類是地球的癌細胞?只要是人類文明所到之處,地球原始生態終究被逐漸侵蝕。

1970 年4 月22 日,距今41 年前,同時聚集2000萬美國人參加了第一屆的「世界地球日」,這是美國建國史上最大的社會運動之一,同時在過去41 年間,擴散到世界180 個國家,成績不可說不斐然。

然而,意識喚醒其實只做了一半,真正的環保工作還是要靠實踐。

有人請教一代管理學宗師彼得‧杜拉克(Peter F.Drucker),21 世紀哪一個產業會最興盛?

結果大師的回答跌破大家的眼鏡,他的答案是:「養殖漁業」。

因為杜拉克已從各種實際數據中推論:「 21世紀海洋的魚即將被人類捕光,人如果還要吃魚的話,只有靠養殖的!」

法國生態研究員菲利浦‧居里(Philippe Cury)和《費加洛報》科學記者伊夫‧密賽瑞(Yves Miserey)合著的書《沒有魚的海洋》就指出,人類對海洋過度的捕撈和消費,已經讓地球7/10 的海洋陷入深層的生態危機。

他們說,人類只需一點想像力與尊重,便可減少海豚、瀕臨潰滅的魚種、繁殖力低的魚種等被意外捕獲的數量,也可以進一步避免血色海灣不斷上演。

環保生活一點都不難。

英國兩位環保領域作家克里夫特(Jon Clifit)和卡斯伯(Amanda Cuthbert)在新書《從生活大小事拯救地球》也主張:將家裡的照明換成節能燈泡、不用時將電源切斷、騎單車代替開車⋯⋯。

無論你是不是這麼認同環保,人類總是在同一條船上,舉手之勞做環保,上述6 件事你也可以做到。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新趨勢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