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9小時的「柴田」設計哲學

日本膠囊旅館
文 / 許綠芸    
2011-03-11
瀏覽數 850+
9小時的「柴田」設計哲學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四月份,正好是日本櫻花盛開的季節,如果你剛好計畫到日本旅行,你會怎麼計畫你的一天?既然是到日本「玩」,就不會在旅館待一整天,如果我們把一天24 小時,分割成睡覺和玩的時間,比例大概是1 比2,睡覺的時間,不會超過8 個鐘頭。那麼,如果睡在「膠囊」裡,你認為如何?

這個「膠囊旅館」,外型看起來就像一個蜂巢,也有點像電影《駭客任務》裡,基努李維所飾演的主角Neo,在「母體」誕生前所被飼養的單元空間,而旅館的「房間」,就像一顆細長的膠囊,說它是房間,其實有點牽強,因為它只是一個只有一張單人床的大小,內建中央空調、通風設備,僅提供人歇息睡覺的「空間」。

什麼?不想住?因為聽起來,有點寒酸?那就錯了!你更應該瞧瞧因為設計了名為「9h」的膠囊旅館,而獲得日本G-MARK 金獎、JCD 設計獎的日本設計師柴田文江(Fumie Shibata),怎麼把看似寒酸的「膠囊旅館」,轉變成設計舞台。

「設計,探討的是人與物之間的關係,」柴田文江在談到自己的設計觀時,強調了「物」的溝通性,也是身為工業設計師的她,在設計中不斷一再重現的觀念。

一身素淨的深綠色洋裝,更襯托膚色白皙,乍看有點距離感,然而臉上總帶著微笑,有問必答的性格,柴田文江給人的印象,就像她的設計,總透露著一股親切的溫暖感,「不管物品是高價或低價,設計師都要去建立人和物之間的良好關係,」她接著說。

聚焦一天的9 小時

一間只提供盥洗、休息和睡覺的膠囊旅館,怎麼和顧客建立「良好的關係」?柴田文江的「9h」,回到此類型旅館所要提供滿足給顧客的需求,並且證明了再低價的物品,都能與人建立良好關係,也讓這座膠囊化身「設計旅店」,成功擺脫「廉價就沒有好物」的既定觀感。

第一個重點,就是聚焦。來膠囊旅館,顧客要的,當然就是有個地方可以洗個澡,好好睡一覺,因此柴田在設計這家旅館時,只要去想「如何讓顧客的9 小時,感覺滿意?」

這間位於京都的膠囊旅館,取名為「9h」,意思就是「9 hours」,「9 小時」的意思,而在設計師柴田的思考中,「9 小時」等於「1+ 7 +1」。這是一個簡單的數學連加法,也是柴田文江在設計時所使用的計算式,「一小時盥洗,一小時休息,七小時睡覺,這是取名為9h的原因,」她說。

設計「 你」想親近的膠囊

純白與極簡的黑色線條組成的字體,一走進9h,乾淨、明亮,以極簡商標為設計包裝的瓶裝水、盥洗用具,絲毫不見一點廉價,讓人彷彿走進設計旅館。

現今的日本,尚未從「失落的十年」走出來,又被中國搶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大位,然而,柴田卻認為,經濟的不景氣,人們必須拋棄浪費,卻也因此打開了感官,更企求精神上的豐富,因此,即便是睡一晚只要4900 日圓的9h,不僅要讓人身體放鬆,精神也要得到滿足。

事實上,只提供單人住宿、淋浴盥洗的「膠囊旅館」概念,發起於七○年代的日本,起因於城市的寸土寸金,使得旅館、飯店的「一泊」(住一晚)的價格,動不動就要上萬日圓。

全球第一家膠囊飯店,就位於日本大阪的梅田區。而從第一顆膠囊發展至今,日本迎來了無數商務與觀光客,加上七○年代之後,日本緊接著面臨的「失落十年」,更使得入住價格低廉,又能提供基本淋浴盥洗功能的膠囊旅館,成為許多因為失業,不敢回去面對家庭的中年男子,最佳的避風港,而2000 年前後,全日本就估計有超過200 家的膠囊旅館。那麼,腳步慢了9 年,2009 年才設計出第一間膠囊旅館,柴田文江又何以有信心,能超其他對手?

乾淨與極簡 增添空間的無機感

「設計這間旅館,最重要的就是乾淨,」 柴田說,如果是大空間,有一點髒亂,還看不出來,但是如果是小空間,那就是大問題了!

因此她將設計重點,放在如何讓人在狹小的空間裡,又能感覺舒適,在膠囊本身的設計,強調通風與空氣流通;公共空間部分,則大量使用白色為主調,並且以黑色設計logo 字體,讓可能因為狹窄擁擠造成煩躁感的空間,加入一點冷調的無機,予以中和。

談到因為得了許多設計獎項的「9h」,柴田強調,這個膠囊旅館,要提供人進到裡面來時,洗一個舒服的澡,然後好好睡上一覺,然後,一覺醒來,也充好了電,可以有十足的精神,面對新的一天,無論是要去玩,或是去工作。

就像她說過的,設計的價值,來自於物品和人的關係,「人們會因為使用了,而感覺生活因此而豐富,這就是設計的意義。」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好創新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