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蜀道難行

文 / 馬萱人    
1997-09-05
瀏覽數 12,700+
蜀道難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位於長江支流大寧河的巫山小三峽,有一長列棧道遺跡。一個個非常高的四方小洞,沿峭壁懸崖整齊延伸,是古時巴人插樁上置棧道的地方。中外人士一致驚嘆;到底洞洞是怎麼打的?棧道又是怎麼放上去的?

從來沒有人知道:一路學問淵博、能說善道的大陸地陪,也不知道。

不過,飽受交通之苦的巴國後代重慶人,大概很想弄清楚吧!有人突發奇想:如果能把棧道模式引進山城發揚光大,重慶市區壅塞不平的地面之上,便能多出幾層行走空間。就像法國科幻電影「第五元素」(The Fifth Element)一般,人車飛翔在摩天大樓之間,創造立體穿梭的交通路線……

你選擇繞遠路,還是走路?

其實,不必想像,依山而建的重慶城,交通早就很立體了--只是,現在還不足以解決盤根錯節、愈理愈亂的「永續性」堵車。

這是重慶的地理與現實,嚴格考驗主持交通大計者向未來挑戰的智慧;也讓刻苦耐勞習慣了的重慶人,充分展現機伶伶的環境適應力。

基於山高水深,重慶有早晚堵車的自然條件;同時,也沒有只依靠地面交通的條件。先天的山丘河流,將重慶市分割成十來個各自獨立的小片區,所謂「城市中的村莊」。為了讓這些片區暢行無阻而建造的隧道橋梁,現在數目還不夠,反而成為最容易塞車的瓶頸。

這時候,重慶人就要想辦法往「空中」走了。

攤開地圖(見一四二頁),試舉一例;一位家住西區沙坪壩的重慶路人甲,想到城中朝天門附近辦點事,再去東區南山「一棵樹」看夜景。如果不趕時間,公車及電車是最省錢的方法。如果趕時間,只依賴計程車,可能是最慢的方法。

首先,從沙坪壩「打的」(音為普通話「打滴」,叫計程車),循抗戰時修成、現正在拓寬的公路往東,如果在進城的隧道口遇上堵車,就必須抉擇;是當下請司機繞遠路、多跳表,還是寧願塞在洞內等待、擔冒一氧化碳中毒之危機?

通過這道難題進入市區,道路繼續蜿蜒曲折(繞得最厲害時,頗似台灣阿里山的「之」字型森林鐵路),快時簡直就在雲霄飛車。萬一再度遇上塞車(常常只是極遠處的一場擦撞,便造成全市區動彈不得--活生生的混沌理論「蝴蝶效應」),最快到達目的地的方法,是馬上下車,走路。

在重慶走路,學問可大了。熟門熟路的重慶人,很懂得在「之」字型馬路間的山坡小巷垂直穿梭。有時候借用別人家後門及樓梯,要不然花點小錢搭行人專用的升降電梯、手扶電梯,三兩下就比車子先爬到目的地。

果真是「重慶森林」

外地人如果沒有很強的方向感和記憶力,在重慶市區樓宇山路之間轉兩個彎,馬上就分不清東西南北了。迷路「重慶森林」時,「摩的」(計程摩托車)和「跛跛車」(「跛」音普通話「掰」,殘障人士用機車改裝之計程車),相當適合在車陣中見縫插針,是山城小巧經濟的輔助交通工具。

接下來,從市區兩江交匯處的朝天門,往東邊隔岸的南山風景區移動。最快的方法,是跑去坐長江索道(過江纜車)至南岸,再「打的」上山。但是,如果不幸遇上索道維修或故障,只有從南邊長江大橋繞一大圈陸路過去了。或者,到江邊碼頭坐渡船至對岸,也是當地人至今通行的路子。

華燈初上,好不容易上了南山「一棵樹」觀景台,重慶不輸香港的夜景,終於就在眼前。如果還有力氣,一條南山索道(爬山纜車),還能送你至更高的公園「耍一耍」(玩一玩)。

不過,別高興得太早。如果下山時沒車可坐,就只有靠兩條腿了。此舉可以體驗從前老重慶的過河歷程;先花一個多小時走下山,坐船;再花一個多小時走上山,進城。

一則更驚人的傳言;八0年代第一批購買摩托車的重慶人,現在全都「洗白」(死)了。

這就是重慶「交通博物館」。獨缺的交通工具,是大陸人的第二雙腳--自行車。

一位頗具閒情逸致的觀光客建議;這兒可以當過五關斬六將的益智遊戲玩上一圈。

閒情逸致的另一面,卻是常被交通惡況嚇跑的國外投資者,和委屈適應地愈來愈不耐煩的重慶人。

在重慶市政府宣揚城市規畫建設的成就展上,解說員被參觀市民逼問最多的,就是交通藍圖。望著五花八門、四通八達的幹道模型,「這到底什麼時候搞好?」展覽說明單上的標題回答:「邁向二十一世紀的重慶」。

重慶市規畫局副總工程師彭遠翔誠懇地解釋;地鐵已經要開始蓋了。還非常有創意;把戰爭留下來的無數防空洞打通,成為部分路段。完成的地鐵網,可連結重慶市分散的各個片區。彭遠翔說明,重慶市政府將朝讓各區的生活機皆能獨立、完備的方向發展;生活、工作都在同一區,以減少各地之間的交通流量。

此外,重慶市的聯外道路,也正如章魚腳般延伸。這對直轄後加倍大、成為「城市群」的重慶,是更嚴苛的考驗--許多鄉鎮的交通問題不在堵車,而是根本沒有車走的路。這件攸關西南內需市場範圍的大事,市政府當然不敢輕忽;多條跨縣跨省的公路鐵路,不是正在建,就是將要建;「就等錢到位,」一位官員說。

至於重慶市「二0一0年戰略目標」中標榜的城市特色;沿江開發,亦因著交通狀況的蛻變而初具雛形。這裡的將來不只車多,船也會愈來愈多;長江三峽中的兩峽,已經劃入新重慶。市區周圍水碼頭邊,也有些改為餐廳的渡輪停泊,就等著進一步發展成流動式市區觀光船。三峽大壩蓄水之後,萬噸輪船將直駛重慶市區九龍坡港口,更是整城居民傳頌已久的水上願景。

彭遠翔最後補充;未來十五年內,長江上將蓋起各具特色的十座大橋,讓重慶成為世上最大的「橋梁博物館」,更具特色。

以重慶市府短期之內就拆光江邊老屋、鋪起環繞市區之快速濱江路的鐵腕,這舟車雲集的繁華景象,指日可期。

但是,喜歡走路的人,該往何處去?

夜深霧起,重慶關了燈。看夜景過了頭的人,開始向黑燈瞎火的山下行,試圖留一段在重慶走路的快樂。

本文出自 1997 / 09 月號

第135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