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台灣女網一姐 詹詠然:力量,來自渴望

文 / 採訪整理/張育寧    
2010-01-01
瀏覽數 1,000+
台灣女網一姐 詹詠然:力量,來自渴望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這個女孩,每天都在跟自己、跟這個世界比賽。

即使IQ高達138,她仍每天練習6個半小時,每天至少打1,000顆網球,持續10年。靠著365萬顆網球累積而來的訓練,詹詠然,2007年世界排名第8,目前排名國內網球第一;最近,她更一舉拿下10萬美元的海碩盃雙打冠軍。

少女閨房 貼滿立志語

採訪這位20歲的大女生,時間要拿捏得剛剛好。

午休1小時,不多也不少,不要遲到,而且要準時結束。因為,不上場比賽的每一天,詹詠然的訓練課程排得滿滿。

當同年紀的朋友還在為每學期2次段考煩惱時,詹詠然面對的,卻是每1、2週就得面對1場大型國際賽事,還有日復一日嚴格的球技、體能操練。這樣的日子,從10歲開始,她已經歷了10個年頭。

詹詠然的房間裡沒有夢幻的布置,可見的每一個角落,她都貼滿一句話,「力量,來自渴望」。

渴望在球場上打敗對手,渴望實現家人的共同夢想,渴望成為世界第一。在成為世界頂尖好手的道路上,渴望,成為一種奇妙的動力。她要求自己每天揮拍打出1,000顆球;別人打100次,她一定再多打200次,找出正確手感。

陽光獅子座不服輸的個性,究竟怎麼走過這麼辛苦的歲月?又怎麼對抗每場比賽中,心中不斷跑出的天使與魔鬼?以下是詹詠然親身現身說法:

選擇網球 要動更要靜

網球的路,是我自己選擇的。

從小在網球場裡,看著爸爸、媽媽輕輕一揮拍,球就飛出去,真的好奇妙。6歲時,我跟爸爸說,「我也要打球。」他拿了一支兒童球拍給我,球沒有想像中那麼輕,但我的手感出乎意外的好。從那時候開始,每天至少花1~2個小時的時間練球;7歲就拿到全台中12歲組的冠軍,那時候打球對我來說,是輕鬆、好玩的。

除了網球課以外,上小學前,我也學畫畫、游泳、鋼琴、英文……,週一到六都排得滿滿的。媽媽希望能開發我的智能,沒想到學什麼我都可以得到不錯的成績。(編按:後來國中時做IQ檢測,詹詠然的IQ高達138)。

國小3年級時,媽媽問我,鋼琴和網球要選哪一個?鋼琴可以讓我變成氣質美女,但我選擇需要體力苦練的網球。

網球,反射時間通常不到1秒。在網球場上,身體是動的,但心卻要是靜的。對手發球過來,只有不到1秒的反射時間;新的一局開始,必須利用不到1分鐘的換場時間思考下一局的策略。打球,不只要身體反應快,頭腦的反應要更快。

既要動又要靜,比起鋼琴我更喜歡網球。

地震打擊 為家向前衝

10歲時,決定要當職業選手後沒多久,就碰上921大地震。

天搖地動那一晚,我從床上站起來,看到外面的電線桿歪斜,在台中的家倒了,爸爸的生意也跟著被震垮了。一夕之間失去所有,我心中只有一個想法,「沒有退路了!我是家裡唯一的希望,矇著眼都要往前衝。」

上台北,爸爸是教練,媽媽是經紀人,每天的日子,除了比賽,就是訓練。

我的訓練,是早上8點起床,9點到10點半練球、10點半到12點練體能,中午吃飯休息,下午2點到3點半再練球,之後又是1小時的體能訓練。緊接著,4點半到5點半,要馬上開始按摩全身肌肉,釋放大量訓練下累積的身體壓力。一天長達6個半小時的持續練習,晚上回家,還要繼續讀書、和爸爸討論訓練內容和比賽策略。

有時候練球練得辛苦,媽媽會不捨地問我,「那麼辛苦,還要練嗎?」我的回答也總是一樣,「要!我要練!」

我是獅子座的,我不會放棄,因為那樣會讓努力白費。到目前為止,我每天至少打5籃超市推車裝的球,一打下來每天至少1,000顆,這樣我持續打了10年,3,650個日子下來,也成就了今天的我。

反覆苦練 吸淚繼續撐

我相信,有天分的人,小時候很容易領先別人,但後來別人可以用苦練超越你,如果你只有天分的話。

每天反覆的苦練,很多人害怕那種乏味無趣的過程。但是,我不會討厭一直做同一件事情,因為在重複的過程中,我找到球場上掌握一切的方法。比如說,連續練100顆正拍球,可能只有2球打得好。但為了找到這2球的手感,我會再打100球,為了要牢牢記住這個手感,我還會再打100個。而到了再下一次的100球,我已經可以打出10顆這樣的好球。

但是,練習的辛苦,有時候真的很難熬。有些體能動作真的撐不下去,眼淚已經到了眼眶又吸回去。15歲時我第一次發現,我居然因為練得太辛苦了,眼淚不自覺地流下來。我跟教練說,「我不想要哭。」教練跟我說,「沒關係,你可以哭,但還是要繼續練。」

內心交戰 冷靜求不敗

苦練不只是看得見的技術,還有看不見的心理素質。世界排名前100名的種子球員,其實球技差不了多少,但第1名和第100名的差別,是他們心理素質的不同。

對職業網球選手來說,贏才會有成績。每年從年初到11月左右,每2到3週就一次的國際比賽,選手要承受相當高的心理壓力。

有位知名運動員曾說,選手選拔賽中有80%的選手心裡想的是「要贏」,剩下20%的選手想的是「不要輸」;但每次被選拔出來的選手,卻有95%的人來自這少數不想輸的人。因為,得失心太重,在球場上反而顯得綁手綁腳,發揮不出實力。

11歲就開始打國際賽,我也常常在「求好心切」的壓力下,面對天使與魔鬼的競賽。在球后Justine Henin宣布退休前的那場比賽,我是她的最後一個對手。看著敬佩的對手打球,我就像是旁觀者一樣,忘了自己要回擊。那場在紅土球場上的比賽,我輸得很慘。

要控制心理素質,說得簡單,做起來很難。比賽時打了一顆不好的球,魔鬼會不斷的在我耳邊大罵,「詹詠然妳這個大笨蛋,打得有夠爛,妳沒救了!」這時,我會深呼吸,讓內心的天使出來,「詹詠然,別管上一球了,靜下心來,接下來的球一顆、一顆地,好好打出去。」

了解天使與魔鬼的戰爭,現在我可以很快速冷靜下來。

挫折撐著 下次打更好

心理素質,不只表現在球場上,還有下了球場後,快速從挫折中平復,再度投入。我的優點是有點樂天派,愈大的挑戰和刺激,愈能激起我的鬥志。

去年的奧運是我最大的挫折。決賽那天,是我19歲生日。因為我太想贏,準備送給自己當生日禮物,但沒想到第二輪就輸了。那天晚上哭到半夜3點多,因為我沒有做到應有的水準。

為了彌補去年的失誤,今年初為了衝排名,3月時我在美國連續打了2場比賽。第一場輸了,為了快速調整,訓練量比以前多了2個多小時,結束球場的練習後,我還要跑步半個小時,連續游泳半個小時。才2天下來,全身肌肉已經痛得受不了,眼淚開始掉,但我只能不斷告訴自己,「撐著!這樣下次我就可以打得更好!」

堅持下去,是最難的。「放棄只要一句話,成功卻要一輩子。」這是作家戴晨志老師送給我的一句話,每次在我快要放棄的時候,這句話就不斷跑到我腦海裡。

不斷挑戰 渴望激力量

因為放棄太簡單,一句放棄,之前每天的努力全白費,我當然不會讓努力白費掉,我會為成功努力一輩子。

打球打到第10年,我現在不只專注在球場上的比賽,更在意下場之後的身體保養和調整。今年海碩盃打到第二場,持續3個多小時的比賽,打完我已經大腿抽筋痛得不得了,醫生要我泡在10℃的冰水中20分鐘。那是非常痛苦的,但是要保護自己的身體和苦練的成果,就得咬牙泡下去。

這就是運動選手的生活。我現在很清楚,即使今天拿到第一名,比賽也不會結束。而且,當第一都是孤獨的,因為你會是別人的目標,每天都等著被人取代。

走上職業網球這條路,每天,我就得跟自己,跟這個世界比賽。在這條路上,除了每天不斷練習,我更相信心理素質是可以被訓練的。在我的房間,我貼滿了一句話,「力量,來自渴望」,也送給大家。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潮人物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