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玩設計別讓經驗綁死創意

呂盈達 從曠課大王到創意總監
文 / 江佩蓉    攝影 / 李芸霈
2008-01-01
瀏覽數 1,050+
玩設計別讓經驗綁死創意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第五屆台灣設計博覽會在台南縣佳里糖廠熱鬧登場,這場國內工業設計界一年一度的盛事,國內外設計高手精銳盡出。參展作品中,一盞狀似天平,外型獨特的燈「Balance」格外受到矚目。能夠和大師作品擺在同一個平台上展覽的這位工業設計師,卻有個令人陌生的名字──呂盈達,「土干設計」創意總監。

相較於許多不滿30歲就嶄露頭角的工業設計師,40歲的呂盈達,成名稍微晚了些。正如他自己所言:「我在設計這條路上,只能用坎坷兩個字來形容。」當同輩的工業設計師正在學校中摸索,探尋並且累積自己的設計能量時,呂盈達卻徘徊在正規體制教育之外。

坦誠面對創作欲望

從小,呂盈達就對藝術創作有濃厚興趣,坐在課本前,沒幾分鐘,他已經呼呼大睡,但是,若在紙上塗鴉或做立體紙雕時,他卻能徹夜未眠,隔日照常精神奕奕地上學。

但父母期望呂盈達升學,他的創作空間遭到擠壓,國中開始,他逃學、蹺家,進了大安高工機械科,因為曠課時數過多,甚至被勒令轉學。在父母四處請託下,讓他轉進技術學院五專部就讀。沒想到,一年之中,呂盈達有四百堂課請假,唸了三年,還有九十七個學分沒有修,要達到畢業門檻,五專可能要唸九年,在師長父母眼中,他是個難以教養的頭痛人物,「那個時候,父母親覺得這孩子算是完了吧!」他說。

呂盈達休了學,到來來飯店(現為喜來登飯店)法國餐廳端起盤子,那時他剛滿18歲,想要開始經濟獨立,自己掌握人生。

進了社會大學,才了解現實社會的複雜,他一身傲氣,慢慢被磨蝕,他見到一位資歷超過五年的領班,因為沒有高中學歷,遲遲無法再升遷。他開始認真思索自己的未來,決定重拾畫筆,將過去一直被壓抑的創作能量發揮出來。

自食其力擁抱藝術

呂盈達選擇回到復興美工的夜補校,但父親經商失敗,供不起他每年15萬元的學費,呂盈達白天繼續端盤子,晚上畫畫。

白天,他是西裝筆挺的服務生,晚上,就成了在油彩中打滾的藝術家。看似兩樣的生活,卻因為一名貴客有了交集。他遇上了日本膠彩名畫家荒木實(Minol Araki),來台多次都選擇下榻來來飯店,呂盈達鼓起勇氣,拿出自己生澀的畫作讓荒木實評論,指點他作品中的不足處,甚至,和荒木實討論起藝術創作生涯規畫的問題。

荒木實師承張大千,不僅是一流畫家,更是一名工業設計師。他所創作的Phoenix系列號角喇叭,售價6.6萬美元(約新台幣190萬元),是精品工業設計的品質保證。「只要有商品,永遠都有工業設計的需求存在。」荒木實對他說。這是第一次,呂盈達聽到所謂「工業設計」的概念。

為了走設計這條路,呂盈達退伍後一邊準備考大學,一邊到鴻源百貨當陳列設計師。為了改善家境,姊姊和弟弟已經完成學業開始工作幫著養家,只有他還在現實與夢想的邊界中掙扎。「家人可會覺得我是敗家子吧!」他說。

來自親屬的壓力,讓他只得一路半工半讀完成學業。進了文化大學美術系後,他到知名的展場設計公司創越學過空間設計,也進過網版印刷廠學印刷,接觸過各式各樣的設計類別後,他堅定的心開始有些動搖,對於平面設計的發展有了質疑。

「那像是看不到未來的感覺。」他說。難道設計只能是這樣嗎?他不斷自問,此時,他突然想起荒木實。「要學工業設計,就要到義大利,把自己的文化加進設計裡!」即使過了將近十年的時間,這段話還是深深地烙印在他的腦海中。

30歲那年,他送給自己一份大禮。當所有人都琢磨著該成家立業了,他卻毅然放棄每個月近7萬元的工作,帶著30萬元的存款,和小學生程度的義大利文勇敢放洋去。

對創作知識求知若渴

他帶著自己的作品,勇敢敲開米蘭Domus設計學院院長室的大門。經過半個月的討論,院長收下這位毫無工業設計背景的學生。

在這裡他遇見多國籍、不同背景的同學。Nissian五年工作經歷的設計師,十年資歷的義大利陶藝家,跟著這些人相互激盪,他真正體會到擺脫框框後,越界思考的自由,才有真正的好點子。

過去在台灣受教育時,他最痛恨關於創作材質密度與延展性的課程,討厭背誦各種材料溫度質變的資料。但是在義大利上課,很多人都用實際經驗來討論,讓他真正理解,要先對材質充分理解,作品的完成度才會愈高。

回國後,他投入輔導中小企業廠商的工作,南來北往地在各式各樣的製造廠中穿梭,在鶯歌看陶瓷,在竹山學竹藝,到屏東的山地門了解皮雕藝術。透過和廠商的對談,他自己也因此累積了許多過去在課堂中不願面對,現在卻求知若渴的玻璃、陶瓷或竹片製作的知識。「要比廠商更懂,才能說服他們生產。」他說。

助傳統企業找新出路

兩年前,他輔導竹藝品廠商設計生產「竹製隨身碟」。剛提出這個構想時,直接就被拒絕,即使有了二十、三十年的製作生產經驗,廠商也難以保證纖維脆弱的竹片,在如此細微的加工後,不會皸裂。為了說服廠商,他花了一個禮拜的時間,用手工慢慢切,慢慢磨,做出三倍大的雛形,證明這樣的構思真的能實現。

「豐富的生產經驗反而會綁死創意。」他說。這些年和輔導廠商的互動經驗讓他體會到,要讓台灣傳統產業製造商走向設計加值這條路,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他的設計有時真的會讓人嚇出一身汗,我是又愛又恨。」和土干設計合作開發Balance燈具的光合機電行銷經理黃崇瑤說。

過去一直幫德國大廠歐斯朗代工製作的光合機電,為了轉型,找上呂盈達。他所提的設計作品,光是生產成本就是過去的二十倍,為了說服股東,黃崇瑤吃盡苦頭。

他們沒有放棄。為了解決溫度過高的問題,先找來雙鴻設計散熱模組,降溫60度;為了讓燈具更活動自如,他們使用和Apple電腦相同的新日興零組件,經過八個月的磨合後,兩款由土干負責設計的燈具,終於成功製作完成。光合機電也從單純代工廠,搖身一變,掌握了設計能力,也取得能和歐斯朗談判的籌碼。呂盈達相信,設計帶來新力量,也可以為弱勢的台灣中小企業,找到新出路。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潮人物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