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千人小聚落創造五億產值

日本住民自覺,古老村落重生
文 / 江佩蓉    攝影 / 李芸霈
2007-09-01
瀏覽數 600+
千人小聚落創造五億產值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繼2003年被「世界文物保存基金會」選上進入世界文化保存體系之後,去年11月,澎湖縣花宅聚落也成為文資法通過後第一個被指定的保存聚落。一時之間,花宅,又重新回到世人的焦點,「花宅的保存,是因為有很多熱心的鄉親才有的成果,那是屬於全民共有的遺產。」澎湖縣長王乾發說。花宅居民的團結,讓這個聚落的重生有了好的起點。

一手將花宅帶上國際舞台的台北藝術大學建築與古蹟保存研究所教授林會承認為,花宅聚落成功打進國際文化保存體系,固然有助於提升整體文化資產保存的力量,但是國內目前在文化資產保存上尚有很長的一段路該走。

早在1999年國際文化紀念物與歷史場所委員會,(International Council for Monuments and Sites, ICOMOS)頒佈的《國際文化觀光憲章》中就已揭示,文化遺產的經營管理,在維護居民利益的前提下,協助居民與觀光客對話,並透過觀光的方式彰顯其文化意義,這項精神也成為後續文化遺址管理與觀光政策制訂時的主軸。

有趣的是,回顧世界文化遺址的保存過程,第一步都是先由住民的意識覺醒開始。包括鄰國日本的歧阜縣白川鄉白川村(合掌村),和沖繩竹富島的聚落保存經驗,都是由下而上力量集結的展現。

不賣不租不拆,找回村落生命力

自從1953年被德國建築家布魯諾‧陶德(Bruno Taut)將合掌村譽為日本之美後,寧靜的白川鄉剎時成為鎂光燈的焦點。

七○年代,受到外來財團覬覦,祖先傳承下來的百年建築,也開始面臨時間的侵襲與改建的威脅,正是危急存亡之秋。此時,居民自主性地成立「白川鄉萩町村落自然環境保護會」,住戶間定下規章,確立聚落內的房舍「不賣,不租,不拆」,以維持聚落的整體規劃。透過建物的保存,合掌村特有,以蒲葦(Pampas grass)層層鋪設的屋頂與翻修技術,也得以被傳承下來。

目前合掌村中約有109棟屋舍被指定為保護屋舍,其屋頂每三十年需更新一次,一般家屋每次更換需要耗費六千束蒲葦,浩大的工程需要動員全村的協助。

林會承認為,透過有形建物的保存,其實進行的更是社會關係的重整,透過聚落共同生活經驗的傳承,才能活化聚落吸引新一代回流。「要讓生命力回來!」他說。

除了共同生活經驗與記憶的形塑外,經濟力的復甦也是促成聚落重生的重要力量,此時,觀光就成了最重要的產業。而就世界各國文化遺產的發展經驗來看,主要可由完整地域的保存,與傳統產業的再興兩部分著手。

創出五億產值 , 觀光產業湧活水

沖繩的竹富島,就是一個例子。去年6月剛從沖繩考察回來的曾敬信,便懷念起竹富島上覆著白沙的道路,只供牛車行駛的道路,和他兒時記憶中的相似。但是,這在花宅中已經再也見不到了,原本海島白沙鋪成的道路,已經被現代化的紅色地磚與景觀磁磚所取代。「一條路,一首歌,都是聚落發展的軌跡,那是消失就再也尋不回的。」古都保存再生文教基金會執行長張玉璜說。

沖繩縣的竹富島居民,經過與財團抗爭的過程後,1986年,居民自行訂下「竹富島憲章」,並且設置「聚落調整委員會」規範整體社區的發展,希望維持聚落獨有的特色,作為整體觀光發展時的主軸。獨有的海島景致與人文特色,也讓這個居民不過350人的小島,每年卻能吸引35萬名觀光客湧進,為地方創造出更多經濟活力。

另一方面,位於日本本島中部的合掌村,每年吸引的觀光人潮達到百萬人次,目前合掌村七十五家商家中,約有六成經營民宿餐飲業,另有八家經營「見學(參觀學習)單位」,以重現原住民的生活作為主要參觀項目。因為觀光產業的健全,讓這個住民不過2000人的小鎮,每年至少創出20億日圓(折合新台幣約為5億6千萬元)產值。

綜觀日本經驗,張玉璜認為,「聚落保存不是原封不動,能活用才是文化遺產最好的保存方式」,日本聚落保存與觀光之間之所以能取得良好的平衡,是在尊重住民意識的前提之下,將政策制訂清楚。

地處海洋板塊交會處的台灣,得天獨厚地擁有世界絕景;獨特的海島移民歷史,也讓台灣聚落形成充滿多元樣貌。未來能否善用資源,成為亞洲,甚至是世界體系中端看公部門能否將成為這個點,化為一個面,直到成為一個良善的保護網,讓台灣的文化資產持續在世界發光。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輕生活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