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30歲重新學做人

挑戰生命中最深沉的黑暗
文 / 瞿欣怡    攝影 / 蔡仁譯
2007-09-01
瀏覽數 1,200+
30歲重新學做人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三十而立,《30雜誌》的創刊精神,我們總是在討論熱情、夢想、未來。然而,有一群人卻從來不敢奢望而立之年,他們是更生人;曾經在人生的路途上重重地跌一跤,他們每次出獄後都想悔改,有人成功,也有人失敗。

30歲生日那天,他們在哪裡?有人記得他們的生日嗎?如果他們渴望重生,還有機會嗎?他們又是怎麼走到今天這一步?

迷失/錯失足,逃到世界拒絕的角落

專門輔導更生人的基督教更生團契,在花蓮成立了「信望愛少年學園」,收容中輟生及行為偏差的孩子,這裡有許多老師都是更生人,37歲的蕭其宏老師便是其中之一。他才國中就加入幫派,曾經因為竊盜、吸毒、改造槍械等罪行入監。他曾經有很多兄弟,賺錢容易,還收容很多無家可歸的人,但最落魄的時候,他無家可歸,就睡在天橋上。

悔改後,他到少年學園輔導工作,用自己的經驗陪伴這群孩子。蕭其宏一個月的薪水只有8000元,要養活自己跟兒子,但他爽朗地笑說︰「這樣很夠用了啦!」這對以往只能在監所會面的父子,現在終於能一起生活,踏實自在的過日子。

蕭其宏有很多過去,不說誰也看不出來。他曾經帶著少年學園的阿志回家,阿志才16歲,卻已經犯了二十幾起竊盜案,他的母親中風無法工作,爸爸早逝;他的家是陰暗狹小的貧民戶,他母親日夜禱告流淚,只希望兒子能學好。蕭其宏不停叮嚀阿志︰「你要記得母親的眼淚啊。」因為蕭其宏的母親也曾經日夜流淚,只希望他能悔改,然而阿志卻在私下抱怨︰「這裡好無聊,我想逃走。」連母親的悲傷都棄之不顧,還有誰能勸得住他?

更生團契還有一對18歲雙胞胎兄弟,哥哥小學就開始翹家,弟弟沒幾年也跟著跑,兩個人跟著幫派混吃混住,偶爾幫忙把風,直到媽媽報警叫少年隊抓回兩兄弟,無論他們怎麼哀求都不回應,很堅決地送他們到花蓮少年學園,才救回他們。現在兩兄弟已經高中畢業,準備要考大學。

缺愛/沒被善待過,怎能學會愛人?

這兩兄弟的父親是煙毒犯,爺爺叔叔都酗酒,沒事就打兩兄弟出氣。他們的母親只是個清潔工,丈夫回家討錢買毒品時,就對她拳打腳踢,甚至逼她去借貸。海洛英十分昂貴,市場上流通的價錢,3公克約1萬元,比黃金還貴。毒癮犯了,毒犯什麼事都做得出來,弟弟還誇張地對我說:「去年那個中和機車搶案就是我爸幹的!」

他們從小經歷的,是暴力與貧窮,學會的,是偷盜與拳頭。從來沒有被善待的孩子,要如何學會愛人?感謝老天,他們有堅毅的母親,在孩子走向黑暗時,牽著他們走回光明。今年兩兄弟還報考大學卻不幸落榜,哥哥靦腆地笑著說:「沒關係,明年再考。」

不知道他們能不能體會,十幾歲就走回光明有多麼幸運?34歲的更生人阿賢平常很沉默,笑起來有點像棒球明星王建民,他有九年時光都是被關在牢裡,犯了吸毒、強盜罪,從碰上毒品到現在,他的青春期都耗費在牢裡。「什麼是自由?」阿賢的朋友回答:「不讓罪惡與誘惑綑綁,就是自由。」

更生保護會執行長莊能杰表示,更生人重犯的比率中,以煙毒犯與竊盜犯最多,約三至四成。甚至有屢犯者會說︰「監獄有二十四小時的保全,汽油彈不會丟進來,一天照三餐吃,還有三菜一湯,很好過啊!」這樣不願悔改的受刑人,讓更生保護會又氣又無奈。然而,別忘了也有六成以上的人願意悔改,儘管戒毒如此痛苦,悔改之路充滿荊棘,他們還是咬牙忍耐。

曾經加入四海幫,幹過無數壞事的老鷹林榮賜,曾因傷害、違反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等罪入監八年;現在,他出獄已經十七年,出獄後念神學院,開著車背著一把吉他就四處傳道,用他重生的例子,鼓勵更生人站起來,他常唱詩歌唱到流淚不已。他說:「入監只是讓你反省,出獄了才是悔改的開始。」他勸更生人戒煙,說:「要死透啊!還貪圖什麼樂趣!」

唯有讓他們學會愛,才能打從心裡悔改。淡水山上,有家「趕路的雁」咖啡廳,這裡是許多更生人與行為偏差者的第二個家,由劉昊、林雲敏夫婦創立。他們曾經在房地產界經營出一片天,卻在頂峰時跌落,林雲敏得了重度憂鬱症,劉昊也想一死了之,卻又放不下妻子孩子,夫妻關係也瀕臨破碎。

在受到基督教的感召下,他們的人生竟然轉了個大彎,開始協助更需要幫助的人,跟這群活不下去的人一起找生路。林雲敏說:「如果不是為了照顧這些可憐人,我一定也活不下來。」她明白靠藥物控制活著時,人是懸空的,她太了解那種身不由己的痛苦。

悔改/求救贖,生命最漫長的一條路

取名「趕路的雁」有幾個意義,其中最重要的是雁群在飛翔時,如果有一隻雁受傷了,會有兩三隻雁陪著牠一起飛,直到牠能夠歸隊,或者已經死亡,陪伴的雁才會回到雁群裡。

「趕路的雁」初期並沒有經費,劉昊帶著這群更生人去工地幫人作工、搬家,一點一滴賺取生活所需。後來靠著林雲敏的好手藝跟無敵景觀,把這裡改成咖啡館,不論何時到來,都有重生的更生人親切地打招呼,準備茶水。

劉昊說︰「更生人比行為偏差的人更容易悔改,因為他們夠絕望。」他們讓更生人知道「自己是被原諒的」,也要他們原諒曾經傷害他們的人。趕路的雁希望激發更生人正面的領導氣質,賦予他們生命的責任,這是他們以前從未有過的,劉昊希望他們從這裡飛出去以後,到更多地方築巢,幫助更多更生人。

更生團契的總幹事黃明鎮曾經是警官,到美國深造研究犯罪制裁後,黃明鎮轉念神學院,因為他發現唯有從「心」改變,犯罪才能消除。

黃明鎮說,犯罪有三條防線,第一道防線是家庭,許多更生人都來自破碎家庭;第二道防線是學校,大學生犯罪比率是6%,但研究所以上的犯罪比率則幾乎是0%,無奈很多更生人是中輟生;最後一道防線是宗教,讓他們從內在改變。

「愛可以感動更生人的心,因為他們以前從來沒有被愛過,自然不懂愛,有愛的人不會傷害別人,」黃明鎮說︰「陳進興悔改的關鍵,是當他挾持南非武官時,武官太太給他一個無私的擁抱,給他愛,他才在那一瞬間悔改。」

寬恕/渴望被接納,縫補斷裂人生

黃明鎮的抽屜裡有一本聖經,那是陳進興在獄中讀的聖經,「詩篇27篇」寫下了一個日期,1999年10月6日,那是陳進興被處決前寫下的遺筆。在最後一刻,陳進興祈求上帝:「不求主耶穌赦免我的罪,只求主洗清我一身的罪孽。」

陳進興背了五條人命,逃亡期間甚至強暴約二十名女姓,他說悔改,誰相信?他死後出版《罪人的遺書》,引來民眾的反感;他死後想捐贈全身器官,等著移植的病人知道是陳進興的心臟,斷然拒絕;他死後骨灰灑在海上,林榮賜轉述陳進興岳母的話:「阿進知道自己的骨灰若放在靈骨塔裡,也不受死人歡迎,所以希望自己的骨灰能撒在汪洋大海中。」

陳進興伏法後,他的兩個孩子也被送到美國寄養,他的小兒子長大想做牧師,黃明鎮手裡拿著陳進興的獄中聖經說:「這本聖經會等他的孩子18歲時,送還給他們。他們兩個孩子至少要有一個人去當牧師,才能贖陳進興的罪啊。」

更生人終其一生都在贖罪,都在祈求被寬恕。

2000年中秋夜,游姓少年跟表哥表弟到附近國中烤肉,卻被打架鬧事的楊姓少年用水果刀殺死,游媽媽見獨子慘死,心中充滿怨恨,出庭時甚至在小皮包裡藏刀子,要為兒子報仇,幸好家人發現才沒有釀成更大的悲劇。在被害人保護協會,以及更生團契的不斷開導下,她開始思考:「給他一個機會,也許也是給自己一個機會。」

後來她發現楊家的家境清貧,當兩個母親在和解庭上相見時,相擁抱頭痛哭。最後,游媽媽寫信給楊姓少年說︰「我已經原諒你了,而且,我要去探望你。」在監牢中,楊姓少年低頭喃喃說著︰「我是無心的。」游媽媽拍拍他的肩膀,說︰「我原諒你了。」少年卻突然說︰「游媽媽,我可以抱你嗎?」少年緊緊抱著她,泣不成聲。

游媽媽選擇原諒,讓少年找到出路,甚至考上廚師執照,推算日期,他也該出獄有自己的生活了。

其實楊姓少年也是家庭失和的受害者,他沒有安全感,渴望被愛。曾經有人說︰「每個人胸前都掛著一個牌子,上面寫著︰『我很重要。』」失愛的孩子就像失去陽光的花朵,幾乎要枯萎。他們的逞兇鬥狠,是自我防衛,也是向世界吶喊︰「我很重要!」

當他們對別人犯下一輩子都無法彌補的傷害時,人生就斷裂了,能不能在懸崖邊找回一條路,誰也無法保證。他們犯下的錯,也許讓我們氣憤難平,但我們不是神,無法審判他們的罪。我們只能祈求他們真心悔改,贖回錯過的而立之年,平平安安過日子。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輕生活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