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極限運動也可以愛地球

海拔3275公尺的超甜蜜負荷
文 / 江佩蓉    攝影 / 圖片/林尚賢
2007-08-01
瀏覽數 350+
極限運動也可以愛地球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空氣很稀薄。我的肺很貪婪地希望能搶進空氣,步伐每往上一步,呼吸頻率似乎就更加快一點。

這裡是合歡山,標高3275公尺,盛夏的太陽離頭頂很近,曬得我頭腦發昏,空氣中的氧氣濃度,只有平地的70%,加上激烈的運動,我的胸口像是進入打擊樂的最高潮。

我開始偷偷地後悔了,為什麼要答應和一群空軍特種部隊菁英,一起上合歡山武陵停車場的東側鞍部,撿垃圾……

剛聽到這個活動,我內心裡充滿了問號:「為什麼有人要這麼做?」對於生活圈幾乎牢牢釘在台北大都會的我,南投的山巔很遙遠,上面是否有成堆的垃圾似乎超乎我的生活經驗之外,更何況,都市垃圾豈不更多?

上山,和退伍弟兄一起愛地球

帶著滿腹的疑惑,我參與了由好鄰居基金會舉辦的淨山活動;我可不是菁英,但我想親耳聽聽這些特種部隊的菁英,腦子裡究竟想什麼。

五年前,在退除役軍官林尚賢的號召下,一群由空軍特種部隊(俗稱傘兵部隊)退役的勇士們,開始了上山下海的淨山行腳。

平常,他們散居各地,各有自己的工作,但每年時間一到,又會聚集起來,出沒在群山谿壑間,默默地做著愛台灣、愛地球的環保工作。前天,他們剛溯溪深入陡峭的奇萊山谷淨山;今日,又帶齊救生繩索與裝備,攀上3000公尺的山壁間,向山神要回一只一只瓶子、一張一張紙屑這些人類廢棄物。

因為當年都是部隊的好弟兄啊!淨山前,照例要先振奮精神。9點整,震撼人心的傘兵之歌與精神口號之後,六十人的部隊分為三組,開始在合歡山的東側陡坡(傾斜度約90),西側緩坡,和側邊劍竹林後頭開始清潔工作。

想清理東側陡坡,得表演極限運動的特技,用懸吊方式,寸寸下滑,對於沒受過訓練,也不具有蜘蛛人身份的我而言,這無疑是死路一條,我還是從看來和善許多的緩坡開始。

黑色的救生繩索,從武陵停車場的邊坡旁架起,劃過藍得透徹的天空。

深山谷裡的大型垃圾,哪兒來的?

空退弟兄們,一個接一個熟練地下山,一開始,我得堅守記者的觀察者本份,在坡頂上翔實記錄這一切。但是,眼前這一幕幕感染力強大的畫面,讓人不自覺跟著熱血起來,在清楚意識到自己的行為前,戴上白色工作手套的雙手,已像攀住海上浮木一樣,將救生繩索抓得死緊,沿著70度的緩坡步步往下探。活動開始半小時後,我蹲在300公尺底下的緩坡上,和弟兄們一起動手淨山。

讀書這麼久,這個片刻我才真正體會到「知易行難」。站在邊上看,似乎很容易,從沒受過傘兵訓練技巧的我,只能拚命地攀住繩索,腳下踏著的片岩不耐摩擦,順著坡度往下滑,「咚!咚!咚」的聲音越來越遠,滾落到山谷裡,聽不見了。

內心直呼「好險」,這氣溫15度的天,我竟是飆出一身冷汗來。緩緩蹲下,我只敢窩在坡邊,望著下頭忙進忙出的弟兄們,以手臂能觸及的方圓為半徑,作為我清潔的範圍,偶爾幫忙著遞送垃圾袋的工作。

「三十(不知為何,這似乎是活動當天,他們用來指稱我的小名),低頭!」坡下的大哥洪聲喊著。重達20斤的紅色汽油桶,從坡底沿著繩索往上走。這個屬於現代化都市叢林的東西,到底是怎麼掉到標高3000公尺的山谷裡?「這些東西每年都有,很不可思議吧!」站在我身旁的教官,語帶無奈地說。

即使每年都發起相似活動,但是這類型不可思議的大型垃圾,卻還是怎麼都清不完。小吃販賣推車、鐵皮屋的鐵片、卡車輪胎,最難以置信的,居然連家中的浴缸都來報到了,這是誰送給山神的嫁妝啊!

弟兄討論著,要怎麼把這個重達十幾公斤的東西運上去。一只汽油桶,需要三名壯漢在坡頂奮力,一名壯漢在坡底力頂;這1.2公尺長的浴缸,又該怎麼運上去?為了安全起見(我想是避免我繼續待在那兒惹麻煩),身邊的大哥建議我先上去。

丟,只需地心引力

撿,得做極限運動

上坡,遠比下坡費力。在教官帶領下,我終於再度回到坡頂,悻悻然地轉到另一個現場,劍竹林後探探風景。

細細的竹刺穿過棉質手套與鞋底,還是感覺有些刺疼,穿過這扎人的劍竹林後,沒見到預期中的「柳暗花明又一村」情景,反而是腳下原本嗶波作響的枯枝落葉,被安靜的垃圾層給取代,足足有3公尺深。

3公尺下,埋著年代久遠未腐化的保麗龍泡麵碗、黃色塑膠雨衣、年紀比我大的鋁製飲料罐,當然還有最常見的男主角保特瓶。「看這些垃圾你就知道,這裡多久沒有人清了。」熱血弟兄竺定宇說,「丟,只是一個地心引力的動作,我們卻得花三十倍的力氣才能扛下山。請大家順手把垃圾帶下山就好。」

聽著他的話,我默然了。

想著,7歲那年,在祝山等太陽起床時,吵著爸爸買給我吃的泡麵碗;想著,19歲那年,大雨天的奮起湖邊,騎機車的我們被強風吹走的黃色塑膠雨衣;想著,25歲那年,金瓜石山上,擱在溪邊石頭上忘了帶走的礦泉水瓶;想著,去年跨年,自以為浪漫,裝著許願紙條狠狠拋進福隆海邊的玻璃瓶。

這些一時興起的念頭與疏忽,或許都給許多陌生人添了麻煩。這一天,我們一共清出了8噸,六十大包的垃圾。

從九人小巴的車窗往後看,原本空蕩蕩的武陵停車場,遊覽車、小客車、小巴士,俄羅斯方塊一樣交錯排列著。遊客如織,夏日太陽曬得發燙的翠綠山頭上,各色衣裝點綴的好不繽紛。

轉了一個彎,弟兄們小小的身影,還群集在成堆的垃圾邊。返家路上,我望著過度用力而泛紅的手掌,小腿上被劍竹刮傷的兩條刮痕,我的心,有了新的洗禮,卻還是想著,那個怎麼也帶不下山的,浴缸。

Clean up the World

「Clean up the World」為澳洲發起的全球性清掃環保活動,2001年起,台灣由「好鄰居基金會」負責執行。活動舉辦六年來,已經有25萬名人次參加,總共為台灣清出7萬4154袋垃圾。以往是選定「全國清潔日」,全國各地一起響應的方式,今年改與團體合作,進行定點深度清掃。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新趨勢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