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微軟亞洲研究院主任研究員馬維英 聰明的華人, 來寫歷史!

文 / 楊倩蓉    
2006-03-01
瀏覽數 1,050+
微軟亞洲研究院主任研究員馬維英 聰明的華人, 來寫歷史!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微軟(Microsoft)亞洲研究院裡,主任研究員馬維英所帶領的研究團隊不僅是微軟全球六個研究院中,規模最大的搜索研究團隊,也是研究領域涵蓋最廣的團隊。

談到自己團隊的研究成果為什麼會受到比爾‧蓋茲(Bill Gates)的重視,馬維英有些不好意思地說,其實當初在向比爾‧蓋茲作簡報時,因為時間有限,加上當時他準備簡報的方向,「電腦自動分類搜索」技術的突破只是其中之一,沒想到這幾句不經意帶到的話,卻讓台下的比爾‧蓋茲全神貫注起來,要求他作更進一步解析。

「我連PowerPoint都沒有準備。」馬維英回憶,但是憑著純熟的想法與進展,他還是侃侃而談。這件小事證明比爾‧蓋茲在專業上的敏感度真的很厲害,也證明了馬維英在「搜尋」這塊科技領域上的天分。

這位38歲,來自台灣的30世代馬維英,究竟是怎樣走到今天的成就?認識馬維英的人都說他是一個謙謙君子,馬維英給人的第一印象也是如此。他戴著金邊復古眼鏡、穿著中規中矩的襯衫西裝褲,看到人就點頭微笑,全身散發出一股恬和寧靜的氣質。

求學時代鋒芒初露

其實,馬維英在科技領域上的天分並不是在微軟公司才顯現出來,早在他赴美攻讀博士期間,他對「影像分割」技術的研究與論文發表便已經驚動當時的學術界。當時美國準備成立數位圖書館,加州大學聖芭芭拉分校(UCSB)之所以獲邀參與,就是因為該校博士生馬維英在影像資料系統的卓越研究成果。之後YAHOO!與Google的發展都是從這一波數位圖書館的潮流而來。

馬維英當年憑什麼可以抓住這一波科技領域的新浪頭,並且開始發光發熱?回憶那一段他覺得最辛苦又最快樂的留學時光,馬維英說:「這都要感謝我的博士指導教授。」

由於出身軍人家庭,家境並不富裕,1992年馬維英赴美攻讀碩士時,父母親傾盡家產才幫他籌到了第一年的學費與生活費,也就是第一年如果沒有通過博士資格考拿到獎助學金,他只能選擇回國。

結果,馬維英經歷了「我這一輩子從來都沒有這樣用功過」的第一年。一年之後馬維英以優異的成績通過博士資格考,並如願拿到獎學金。當時,他在一門影像分割技術的課程上獲得最高的成績,教授該門學科的老師是一位來自印度的年輕助理教授,他主動找上馬維英,詢問他是否有興趣當他的博士研究生,他可以提供研究助理的獎學金給他。

師生聯手互相成就

對於一般研究生而言,指導教授的名氣當然愈響亮愈好,但當時馬維英心想,既然教授主動找上門來,一方面不好意思拒絕,一方面也不是非得投入大師級的指導教授門下不可。於是,馬維英成為這名年輕教授的開山弟子,而且就只有他這一位學生而已。

當時,這位年輕教授最常做的一件事,就是拿著一個咖啡杯在校園四處巡迴,詢問有沒有學生要加入他的門下,每次晃了校園一圈沒有結果後,很自然地就會晃到馬維英的研究室來,見到馬維英的第一句話常常是:“What’s new?”

當時馬維英才剛踏入研究的領域,為了讓指導教授對他有好的印象,於是,教授每天這一句不經意的話,竟讓他每天都戰戰兢兢地做好應答的準備,在影像分割的研究上每天都提出新的進展與想法,以滿足教授每天的詢問。這麼一來,教授的無心之語反而激發出他在研究上的拚勁。

這一段期間,因為教授只有馬維英這一位學生,師徒兩人反而可以日夜一起切磋研究,相較於其他大師門下眾多學生在時間分配上的侷促,馬維英卻意外地擁有指導教授在旁全心全意的指導。由於英語能力不及美國本土學生,馬維英一邊撰寫研究論文的初稿,每逢星期假日,師徒兩人就坐在電腦桌前,逐字修改馬維英論文的遣詞用句,無形中,英文能力又增進許多。這樣的一對一教學良機,確實不容易遇到。

1994至1997年這段攻讀博士期間,師徒兩人的密切合作,終於造就馬維英在影像分割技術研究上的屢有突破,他所開發的「互聯網圖像檢索系統」(Netra)被其他研究人員廣泛引用,並且被認為是最具代表性的圖像檢索系統之一。也因為這位年輕教授的許多研究多是馬維英協助完成,在馬維英拿到博士不久,這位助理教授就拿到了終身職的教授殊榮,並成為這項領域的大師。聽說,現在這位大師在校園裡再也不是拿著咖啡杯找學生了,而是拿著咖啡杯走進教室後就得趕快逃出來,以免被學生蜂擁而上。

到中國去創造歷史

在學術界嶄露頭角之後的馬維英,工作機會自然自動找上門來,1997年拿到博士學位之後就被挖角到美國著名的「惠普實驗室」(HP Labs,簡稱HPL)擔任研究員。2001年,曾經在惠普實驗室擔任主任研究員,也是當年邀請馬維英加入惠普實驗室的一位大陸學者張宏江,後來回到大陸加入微軟亞洲研究院的創建,每次來美國都會告訴馬維英關於微軟在大陸發展的點滴,馬維英聽了很心動,2001年秋天,便接受張宏江的邀請,舉家搬遷到中國北京,成為微軟亞洲研究院的高級研究員。

為什麼大陸之行會讓馬維英砰然心動?年過30,馬維英在工作成就上已經不再滿足於「解讀歷史」的階段,他希望能夠創造歷史。美國生活安定又舒適,工作穩定,但是創業機會卻較弱。中國大陸的風起雲湧,成為美國華人聚在一起津津樂道的話題,大家都知道該去中國發展,但是都在尋找最好的時機出發。原因在於到大陸發展降落的地方很重要,如果落腳處不佳,三五年就會喪失自己的優勢,又無法再吃回鍋飯,等於兩邊機會都喪失。

被外界稱為中國科技黃埔軍校的微軟亞洲研究院,為了加速在大陸發展的腳步,在過去七年就培養了兩千多位大陸科技人才,未來三年也希望從兩百位研究員擴充到兩、三千人的規模,提供各種第一次的機會。馬維英認為自己身為華人,無論在文化、語言、專業及溝通上都正好躬逢其盛,對他而言,是一生中最好的時機。

找聰明的人,然後放手

來到北京的馬維英究竟如何管理他轄下十八人的研發團隊呢?微軟亞洲研究院一位高階主管曾經說過:「研究是不能被管理的,只能去激勵他,如果你想要用管理的心態,這個研究院就不會做到全世界一流的水準。」這十八位研發人員除了馬維英來自台灣,其餘都是大陸當地青年與大陸留美回來的「海歸派」(海外留學歸國者)。馬維英的管理秘訣很簡單,把聰明的人找來、給定大方向之後就相信他了。

馬維英說:「聰明的人在一起,不是加法而是乘法。」所以他只負責在旁適時激勵大家的研究熱情,從旁協助達成目標,每兩個禮拜就與十八位研究員,輪流做一對一談心。不僅可以建立信任與親密關係,還可以從對方身上了解最新的研究進展與學習。馬維英說,做研發人員不見得看得到未來的遠景,但是他自信自己累積了多年的研究心得,有能力幫大家找到研究的大方向,所以他的另一項工作就是畫大餅,讓整個研發團隊因此有目標可循,才不會在研發上迷失了方向。

比爾‧蓋茲曾說,他最擔心的事情,就是某一天又發明了改變人類社會的技術,很快地又淘汰了一個世代。在研發出電腦會自動分類的技術後,馬維英打趣地說他下一步希望能研發電腦可以為人類算命,既然聰明的人加在一起是爆炸性的乘法,或許很快又會有另一番驚天動地的科技革命。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潮人物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