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一張卡,凝聚「四 口之家」

300萬張發行量的「icash卡」團隊
文 / 楊倩蓉    攝影 / 吳毅平
2006-03-01
瀏覽數 550+
一張卡,凝聚「四 口之家」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我每天只要一叫他們的名字,他們都會很害怕。」負責icash專案組的統一超商商品部商品經理李佳蓉笑著說。

目前icash專案小組的成員共有四位,除了李佳蓉是五年級的小組領導者外,其他三人包括李映融、謝佩吟、顏茂雄的職銜都是商品採購經理,也都是六年級生,每個人分擔icash上市以來各種行銷與業務方面的工作。目前只要一推出新花樣的icash卡,銷售量都會在九成以上,如何不斷因應消費者喜好與培養忠誠度,推陳出新的行銷壓力可想而知。

規畫三年,發卡三百萬張

小組成員表示,現在icash的行銷程序都已經上了軌道,所以大家都開始「正常」時間下班了,這個「正常」時間是幾點呢?李佳蓉說為了以身作則,上司先下班,組員才敢下班,所以她都是8點左右離開,至於其他人大概是9、10點。

既然這樣的時間叫做正常下班,那麼icash卡上市前的籌備時期,大概下班就更晚了吧?結果,每個人的回答竟然是「根本就睡不著覺」,還有人開始擔心怎麼年紀輕輕就有失眠的問題,大家心裡清楚,睡不著的問題就是腦海裡一直圍繞著icash相關的籌備問題打轉,「常常睡到一半就被嚇醒,擔心忽然籌備過程有某個環節沒有做好,影響後來既定的流程。」回顧過去三年的點滴,李佳蓉還是心有餘悸。

上市一年,icash卡在去年11月就突破三百萬張的發卡量,成為國內零售業發行量最大的加值卡,比原本預定的目標還多出一百萬張,這樣的成果令人驚歎,也由此可見幕後小組的辛苦程度。

icash卡的誕生,其實是統一超商總經理徐重仁的構想。常常深入各地觀察當地零售業發展的徐重仁一直認為,既然便利商店強調的是便利,但是常常顧客到便利商店消費,店員必須不斷地找零錢,西裝畢挺的男性消費者也常因為口袋塞了不少零錢而有礙觀瞻,歐美及日本國家都已經開始用儲值卡來消費,台灣不應該還停留在如此不方便的階段。於是,統一超商自民國92年開始規畫icash卡。

一張卡面,一千個提案

「我們從執行面就開始遇到一些挑戰。」李佳蓉解釋,由於icash卡是從無到有的規畫過程,它的電子錢包概念牽涉到很多電腦系統規畫與財務等各個單位的協調,在溝通達到某種共識後,民國93年李佳蓉與江呈欣首先跳進來成立icash的執行專案,結果發現,之前的一年規畫在面臨實際測試時卻產生許多問題。

原本的規畫是空卡不賣錢,但由於是採用晶片的規格,發現成本過於龐大,最後決定乾脆提升卡片的質感,讓消費者願意掏出100元來購買空卡。結果,單是為了提升卡面質感就人仰馬翻,除了要教育卡廠如何做出透明卡的技術,也因為考慮到未來發行量大所以必須再多找其他的卡廠合作。更重還是卡面的圖案,尤其是首款,如何吸引消費者認同它的質感,icash小組成員每天絞盡腦汁尋找各種圖案給總經理徐重仁參考,結果沒有一個通過。美學涵養深厚的徐重仁總認為,美感是直覺的,如果第一眼看上去有所猶疑就是還不夠好。

後來icash小組想到現在年輕人喜歡插畫,習慣使用科技產品的年輕一代自然是icash消費的大宗,所以他們找來台灣插畫家林怡芬,以風和日麗的早晨為主,推出「風和日麗卡」,終於得以過關,「這可是第九百九十八個所選出的圖案,」江呈欣說,被否決的圖案已經可以蒐集成一大冊了。

還有更重要的是與icash卡相關的電腦系統安全問題,就是這個問題讓早期就加入icash卡的江呈欣夜夜失眠。因為系統安全性不容有任何閃失,一旦icash卡上市卻被別人破解程式,可以回家自行儲值,不但發出去的icash卡無法收回,金錢損失也可想而知。

「所以我們會在上市前不斷與系統單位進行測試,一試再試,模擬各種可能發生的狀況再一一作修正。」江呈欣回憶當時,每週除了固定兩次的系統開發會議,還有七次會議,這些設計只能成功,不容許失敗。「幸好上市以來都很穩定,也很安全。」江呈欣說,這段可貴的經驗,也讓他被公司徵調到數位金融組去進行新的案子。

壓力愈大,向心力愈強

icash卡在民國93年年底上市後,開始進入行銷推廣的領域,於是李佳蓉便相繼從統一超商台北與彰化營業單位甄選了三位商品採購經理,分別是李映融、謝佩吟與顏茂雄,成為目前icash卡的專案小組成員。從彰化調上來的李映融說,過去在營業單位從來都沒有向別人拜託過,畢竟統一超商本身就是強大的通路與媒體資源。但是為了推廣icash卡卻拜託了不少廠商,如何說服廠商購買或是合作辦活動成為最大的挑戰。一路走來很辛苦也遇到許多挫折,李映融說,心情低落時就找朋友聊天紓解壓力,沒有時間跟女朋友約會就乾脆娶進門,省去許多約會時間。

icash卡上市之後帶來讓他們意想不到的商機,那就是台灣人對蒐集卡片的狂熱。即使一張空卡要賣100元,當初上市之後icash小組便針對不同節慶推出應景的icash卡,甚至把它包裝成聖誕卡片可以送人,竟帶來始料未及的商機,很多人都願意一再購買不同的icash卡,特別是後來有小叮噹、Hello Kitty、小丸子、布袋戲偶等各種流行設計,負責卡片製作的謝佩吟說,為了讓這張卡不只是一張卡,每天大家都在想各種新的圖案與新的製作方式,壓力真的很大,但是也很有趣。工作壓力沉重,下班時間又如此晚,為什麼icash小組成員還是充滿熱情洋溢與活力?四人小組像一個家庭一般,既分工合作又向心力強。也是負責與廠商溝通的顏茂雄說,在這個小組工作所帶來的成就感是最大的原因,大家不僅達到去年的目標,而且對今年的規畫也很有企圖心,自然會在工作情緒與態度上有所不同。

身為領導人的李佳蓉則認為,在統一超商這樣的工作環境最大好處就是,公司會提供各種環境與機會給內部員工去嘗試,不論員工的學歷背景,只要有溝通的方式與解決問題的能力,都能獲得不同的機會,而這些機會在嘗試後,不僅學到很多,也變成自己最好的工作資歷。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新趨勢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