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生命從沈重到輕盈

文 / 蕭富元    
1997-04-05
瀏覽數 13,350+
生命從沈重到輕盈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解嚴像是聖經中潘朵拉的盒子,把各種社會力量從桎梏中釋放。陪著台灣社會走過解嚴這段眾聲喧嘩的十年,替奔騰的社會力提供出口的,是三個外國作家--哥倫比亞籍的馬奎斯、捷克的米蘭.昆德拉與日本的村上春樹。十年台灣,從這三位風格迥異其趣的作家身上,汲取養分,為滿潮的生命力找到出口。

習慣馬奎斯、昆德拉式沈重的人,或許覺得村上春樹的喃喃囈語太輕佻:但是,村上春樹卻是台灣社會這兩三年來,後勁最強的文壇祭酒。

正如一位資深廣告人體會,現在做廣告如果不賣上幾句村上腔,「就很遜」;近兩三年,競逐各文學獎的小說,也充斥著村上春樹的姊妹作;網路文學版上,有好幾個專門的村上討論區,村上迷坦承台灣村上研究已達氾濫地步。各大學圖書館村上作品永遠缺書,預約一本書要好幾個月。村上的書,三年來銷售已超過五十五萬冊(不合無版權的翻譯作品),意外拯救了出版社可能要裁撤的文學線。

專門翻譯村上作品的賴明珠試圖解釋村上春樹現象,她認為當今商品文化高懸,村上的書經常提到讀者熟悉的商品、符號、導演、音樂,這些軟調的情緒與影像化的文字,與浮泛在年輕世代的虛無、自我,可以產生共振。

賣向最高點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