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宋朝新年從冬至就開始了

文 / 吳柏學    
2016-02-05
瀏覽數 2,250+
宋朝新年從冬至就開始了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武林舊事》云:「都人最重一陽賀冬。」意思是南宋首都杭州的市民最重視冬至。有多重視呢?「婦人小兒,服飾華炫,往來如雲。」新年要穿漂亮衣服上街,冬至也要穿漂亮衣服上街。「岳祠城隍諸廟,炷香者尤盛。」

新年要去廟裡拜拜,冬至也要去廟裡拜拜。「3日之內,店肆皆罷市,謂之做節。」新年期間能休假都休假了,冬至期間同樣要休假,連店鋪都關門三天,回家過節。「朝廷大朝會慶賀排當,並如元正儀。」大年初一有例行朝會,皇帝接受文武百官及各國使臣的跪拜,冬至這天同樣有例行朝會,皇帝同樣要接受文武百官及各國使臣的跪拜。

司馬光著有《居家雜儀》,這是一本有關禮儀的小冊子,書中寫到「賀冬至、正旦六拜,朔望四拜」,意思是晚輩過節要向長輩磕頭,平常磕四個頭,冬至與新年時節卻要磕六個頭。為什麼冬至與新年要磕同樣的頭?因為冬至在宋朝人心目中非常重要,幾乎不亞於新年。

新年到來,宋朝地方官要向皇帝上「賀正表」,內容是一大堆吉祥話;到了冬至,地方長官則要向皇帝上「賀冬表」,內容非常接近,還是一大堆吉祥話。可是過端午、過中秋、過重陽的時候,地方官就沒有必要給皇帝寫這些吉祥話了,因為這些節日沒有冬至重要。

冬至無非就是一個節氣而已,為什麼會如此重要呢?生於北宋、死於南宋的文人金盈之道出了箇中奧妙:自寒食至冬至,久無節序,故民間多相問遺。

一年365天,傳統節日實在不少,按照時間順序排列,依次是新年、元宵、春社、寒食、端午、七夕、中元、秋社、中秋、重陽、冬至、臘八、祭灶、除夕……其中新年與除夕頭尾相連,元宵實際上屬於春節的尾聲,七夕是女人的節日,中元鬼氣森森,透著不吉利,春社、秋社、中秋、重陽則全在農忙時節,故此在新年過完之後的大半年之內,絕大多數老百姓都沒有機會再來一次節日的狂歡。只有到了冬至,秋收、冬種均已完結,親朋好友久不相聚,終於可以趁此節氣好好慶祝一回了,於是冬至就被老百姓集體推到了前臺,想不粉墨登場都不可能。

不客氣地說,宋朝老百姓在過節方面缺乏創意,他們慶祝冬至的方式是模仿新年,新年搞什麼活動,冬至就搞什麼活動,一樣都不能少。

皇帝過年也要上朝

對官員們來講,放假並不代表可以回家睡大覺,為了保證國家機器得以正常運轉,放假期間必須安排人員來值班。宋朝官場術語中有一個詞叫「休務」,這個詞常和放假並列,例如朝廷宣布放假之時,一定會註明是否休務。

什麼是休務?就是不值班;什麼是不休務?就是值班。宋太宗雍熙2年(985年),朝廷宣布「元日給假7日,休務1日」,意思就是新年放7天假,其中大年初一那天全部不用值班,其餘六天則要輪值。雍熙三年(九八六年),因為北方正在打仗,故此「不休務」,過年歸過年,工作要照常進行,各大機關必須天天有人值班。

以上說的是官員,而皇帝在過年時同樣也要值班。

官員的工作是上班,皇帝的工作是上朝。宋朝皇帝並非每天都上朝(事實上其他朝代的皇帝都不是天天上朝),但是每天都要早起,只要沒有重感冒,早晨6點鐘以前必須起床。

起這麼早幹什麼呢?接受大臣的「常起居」。「起居」在宋朝的意思是請安問好,常起居就是每天向皇帝請安問好。一大早,宰相(宋朝不設宰相,卻有「同中書門下平章事」這種相當於宰相的官職)帶頭,領著副相(參知政事)、國防部部長(樞密使)、國防部副部長(樞密副使)、監察院院長(御史中丞)等高級官員進宮,邁著四方步走到皇帝居住的寢宮外面磕頭問安,三呼萬歲,然後和皇帝聊天幾句,就可以回家睡覺或者回部辦公了。

一般而言,常起居是不談國家大事的,純屬請安閒聊,皇帝真正上朝的周期是5天1次,這叫「常朝會」,意思是按照常例舉行的朝會。舉行常朝會的時候,並非文武百官全都要參加,只有五品以上並且身在京城的大官才有資格,所以其餘官員就沒必要起那麼早了。這樣一來,愈是高官愈辛苦,除了每五天參加一次早朝,每天還要起個大早去向皇帝請安問好,白天又要處理軍國重事,想睡個懶覺都不行。

高官辛苦,皇帝同樣辛苦。大臣每天早起請安,皇帝自然不能躺在床上應答,也要早早地爬起來洗臉刷牙、穿衣打扮,否則顯得不尊重大臣(宋朝皇帝對大臣、〔尤其文臣〕一向尊重)。每5天搞一次朝會,皇帝是主角,自然更要早起。即使到了過年的時候,皇帝也沒有機會賴床不起,因為每年正月初一要舉行一次規模龐大的朝會,時稱「元日大朝會」。

按照《夢粱錄》的記載,正月初一那天凌晨,大約4點鐘還不到,離天亮還有3個多小時,皇帝已經穿上絳紗袍,戴上通天冠,在宮殿裡焚香禱告祭拜上天了。半個小時後,宮門緩緩打開,宰相率領百官邁步進宮,各國派往大宋賀年的使臣也來了,他們在贊禮官的引導下向皇帝拜年,拜過年剛剛天亮,皇帝是不是可以散朝回去補睡個美容覺呢?不可以,他還得向百官、各國使臣賜宴,並率領大家一起觀賞歌舞與雜劇,直到接近中午的時候,元日大朝會才告正式散場。

winner《過一個歡樂的宋朝新年》

李開周/時報出版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新趨勢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