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兩個人的道別,學著好好分開

文 / 吳柏學    
2016-10-26
瀏覽數 25,200+
兩個人的道別,學著好好分開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二○○九年,有一部偶像劇叫《敗犬女王》,劇中的「男二」--女主角的前男友,為了熱愛的事業,突然不聲不響遠走他鄉。嚴格來說,在這部戲一開始,他還不算是女主角的「前」男友--選擇避不見面、遠走他鄉的人,可能以為感情就像一顆冰塊,放在桌上會漸漸融化、消失,最後船過水無痕這樣。

大錯特錯!

我常講,就像告白要對方同意了,兩個人才會開始一段關係;要結束一段關係,同樣可能會是一個人提出,但必須是兩個人決定。有時候你覺得你避不見面了,對方覺得還是沒分手,所以我說真的要兩個人決定了,才是分手。

在社會新聞上常常看到很多人以死威脅,有時候弄到假戲真作,真的就跳樓、燒炭、臥軌自殺的,都是沒有好好談開、接受分手(或戀情不如人意)的事實而造成的悲劇。從另外一面來看,這些戀情並沒有結束--生命結束了,但戀情沒有,只留下遺憾。

「第三者」未必是真正的理由

很多被分手的人會想:「我們明明過得很好,沒有第三者,你為什麼要跟我分手呢?一定有一個第三者。」我們好像覺得一段關係的結束,如果是因為有第三者的介入會比較容易理解。可是呢,這就掩蓋了真正的原因。

把關係的結束完全歸於第三者的介入,是一個比較容易理解的解釋--雖然不一定讓人願意接受--實際上,雖然這個原因很方便也很直覺,但你認為感情破裂的所有原因,就是因為有第三者介入嗎?是不是要再往前探討一下,那麼第三者為什麼會介入呢?你是不是活在一個幻想裡,幻想你跟他是天造地設的一對,誰也攻不進來?

其實這基本上是不可能的,這世界上沒有完全契合的兩個人,天作之合只是一種想像;等他碰到了另外一個,不一定和你一樣,但更有吸引力,或者在另外一面更吸引他,他們兩人就成了切面更能互相輝映的鑽石。

因此第三者的介入,往往是一段關係已經出現裂縫後的結果--尋求另外一段更能吸引人投入的關係,而不是關係破裂的原因。

分手可能有許多不同的面向、經歷不同的過程,但有一個幾乎是每個被分手的人都必定會問的問題:「為什麼?」

為什麼你會變得這麼冷淡?為什麼你不再在意我的感受?為什麼我們之間不再有那種「因為喜歡你,所以變得很喜憨」的衝動?

為什麼,你不再愛我了?

原因還是藉口?

通常,在分手事件中處於被動的一方,會更積極地對分手的現狀尋找一個合理的解釋。一般而言,我們會認為「原因」是真實發生的事情,藉口呢,那就是呼攏你用的。選擇提出中止這段關係的人,會講的、該講的,究竟是「原因」還是「藉口」?

殘忍的誠實或善意的謊言?

很多人在分手的時候來問我,我都建議他們要誠實說,不要明明覺得對方不夠帥或不夠美,卻還要硬著頭皮說:「你真的很好,是我配不上你。」

明明是有了其他對象,還告訴即將分手的人:「只是因為我最近很忙/要考研究所/要準備高普考,不想談戀愛。」

有人說:「老師,誠實會很傷害他耶。」

我覺得,就算誠實會傷害對方,欺騙不是在沒了感情之餘的二度傷害嗎?不想誠實的人認為坦白說,對方怎麼接受?現在不要告訴他,將來他自己會知道。然後呢?要嘛他永遠都被蒙在鼓裡,一輩子都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導致感情沒了;要嘛他有朝一日突然發現真相,恍然大悟--自己既被甩又被騙,會很開心嗎?

既然曾經是他生命中那麼親密的人,也曾經度過一段很美好的時光,為什麼這件事情,你不能明白告訴他呢?為什麼你要「等將來他就會自己知道,就算不知道也好」呢?有些人是有了今日忘了當日,忘了自己當時的承諾。

留下還是走人:分手與否的四個考量

羅斯堡(Caryl E. Rusbult)和同事曾增補學者賀許曼(Albert O. Hirschman)的一組概念而提出一個很有趣的分類方式,我們簡稱它為「L.O.V.E.」法--它含有四個主要的元素:忠誠(Loyalty)、視若無睹(Overlook)、發聲(Voice)、走人(Exit),透過「說不說出問題」、「去留的決定」兩個向度,來歸納情侶在決定是否要分手的時候,會有哪些考量。

他們認為,在感情問題出現的時候,對雙方(或其中一方)覺得很重要的問題:「到底要不要說?」以及「要不要留在這段感情中?」會有這四種狀況:忠於自己的愛情、當作沒看見、說出不滿、沉默走人。

前兩種情況呢,總而言之是兩個人決定繼續這段感情。第一種狀況是有人發現了問題,也坦然把問題提出來討論,然後仍然留在這段關係裡,這叫做Loyalty,忠於你的愛情,也就是L。

如果你發現了問題,但選擇不說,也仍然維持這段關係,這是Overlook--白話叫做「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或「當作沒看到」,這是容忍在關係裡不重要的衝突,也就是O。

至於選擇離開的人,有的在分手前大爆炸一番:「我告訴你,跟你在一起我忍受了多久!」、「你襪子都塞在床底下、衣服都倒著脫!」一類的,這叫Voice,也就是說出你的不滿,簡稱就是V。

最後一種選擇則是沉默是金,什麼都不說,直接走人,人間蒸發。到底為什麼離開?不知道、不要說,免得到時候被抓到把柄。

事實上,無論關係要不要維繫下去,沒辦法或沒意願和對方保持良好的溝通,都是感情的殺手與警訊。

失戀與死亡:分手過程的情緒反應

瑞士學者庫柏勒―羅絲(Elisabeth Kübler-Ross)在一九七九年提出著名的「瀕死五階段」模型(Kübler-Ross model,又稱為Five stagesof grief),描述的是人類在面對至親(或自己)的死亡時,會表露出的心理狀態。在這裡,我們借它來表述「當人類在面對感情的結束時,會展現的情緒」,其實相似的程度非常高。

庫柏勒―羅絲認為,人聽到自己或至親面臨死亡這件事,不管原因為何(生病、意外……),也不管年紀多大,第一個反應通常是否認:「不會吧?不是我吧?哪有這種事,弄錯了吧?再檢查一遍。」

逐漸發現這是事實之後,第二個反應則是生氣:「為什麼是我?我做了什麼壞事?我上輩子得罪了誰?」像這樣的情緒。

第三階段的反應是討價還價:「我如果多做一點好事,是不是上帝就讓我不會得這個病?我如果多去拜拜,從此一輩子吃素呢?會變好吧?」期待有一天醒來會接到醫生的電話:「啊,對不起,檢查錯誤了。」

進展到第四階段時,當事人通常會覺得很沮喪,不知道該如何是好;最後,才會逐漸接受事實。

當然,每個人的狀況和性格不太一樣,未必會完全按照理論發展,但是為心理受傷的情緒表現提供一個可參考的大致方向。失戀哪,對有的人來講,有時候也和瀕死差不多,特別是感覺活著沒意義的時候,也會否認、生氣、討價還價、沮喪再接受。

因此在分手的一開始,提出要分手的一方,通常會表現得比較冷漠,甚至選擇避不見面;但被通知要分手的呢,通常都很憤怒啊、很不滿啊、悲傷、憂鬱,充滿無力感、覺得一切都沒有意義等等,而且可能一再循環,不斷否認:「我們就這樣分手了嗎?不會吧!」生氣:「為什麼你不再愛我了!」討價還價:「我哪裡做不好,我改!你嫌我襪子沒翻面,我就翻面啊~我一輩子都翻面了!改了你就不會離開我了吧?」沮喪:「他/她不要我了,我該怎麼辦?」這些情緒都很正常、也很常見,要來到最後的「接受」階段,其實要花上相當長的時間和精神。很多人因為在上面那些情緒裡循環,因此陷入憂鬱,甚至得了憂鬱症,因為他不知道為什麼愛情會變成這樣。

所以我一直說要分手必須是「共同決定」,不了了之的分手是個不值得參考的方式,不好好處理和治療的分手,只是留下傷害;只有雙方都能正視要分手的事實,好好說清楚,那至少關係沒成功,還有學到教訓,不會重犯同樣的錯誤。

你不能守著一個空洞的責任,責任不是答應了之後就不願意改變、改進自己,也不讓兩人的關係改變,死守在那裡,那不叫負責任,是笨!

推薦閱讀:

愛情關係裡4種自我改變

分手,有沒有不傷的方式?

分手之後靠近自己的失戀療癒

書名:學著,好好分:台大超人氣課程精華第二堂,六階段陪你走過分手的痛,癒合失去的傷

作者: 孫中興

出版社:三采出版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新趨勢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