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物視覺化 收藏大霹靂到小宇宙:人類與物質的科學資訊圖》

我們從什麼時候開始埋葬亡者?

文 / 一流人      2018-07-20
我們從什麼時候開始埋葬亡者?


生命中唯一確定的事,就是生命終有一天會結束。知道這件可怕的事,或許是界定人類境況的特徵。就我們所知,我們是能夠思索死亡之無可避免的唯一物種。

但至少你可能會有個體面的送別,算是一點安慰吧。人類也是唯一會進行周到死亡儀式(我們稱之為葬儀)的物種。證據顯示,至少從十萬年前人類就開始進行這些儀式了,而且對研究人類演化的學者來說,這些儀式的起源是個會讓人產生病態迷戀的主題。

葬儀顯然歸類在「象徵性的活動」,和藝術、講故事、宗教及其他人類文化特徵並列。要能進行儀式、慎重埋葬和擺放陪葬品,顯然必須先會抽象思考生命、死亡及生死的意義。不同於其他形式的大部分象徵性活動,葬儀留下了很多實物證據。

逝者不可追

就大多數的動物而言,屍體只是沒有生命的東西。但有些動物顯然和死亡有比較複雜的關係。大象似乎對死象的屍骨很著迷,科學家也曾觀察到海豚花很久的時間待在屍體旁邊。

黑猩猩也對其他黑猩猩的身體感興趣,有些描述形容牠們是在展現一些類似悲痛、警惕、尊敬和哀悼的行為。人類學家說,也許黑猩猩保留了早期原始人類也會做出的原始行為,而我們把這些行為加工變成正式的儀式。當然,我們永遠不得而知,但化石和考古紀錄中有些吊人胃口的跡象,暗示這種行為如何演變成現代的葬儀。

最早的跡象確實年代很久遠。在 1975年,古生物學家在衣索比亞一處長滿青草的陡峭山坡上,發現 13副阿法南猿人的部分骨架(阿法南猿人是距今 320萬年的人類祖先),九副是成年人,兩副是少年,另外兩副是嬰兒,全都在彼此觸手可及的距離內,顯然是差不多同時存放的。他們是如何跑到那裡仍是個謎,沒有任何證據顯示有突發的洪水或類似的災難,可能讓他們全部立刻死亡,也看不出這些骨頭有被掠食動物嚼碎過的痕跡。正如發現者約翰森(Donald Johanson)後來所寫的,他們就只是「丟棄在山坡上的人族」。

生者的國度

有個可能的解釋是,這些屍體是在「結構性的遺棄」行為中刻意留在那裡的。這並不代表埋葬,也不代表任何具有象徵或性靈意義的東西。即使如此,這仍然要比我們在黑猩猩群所見到的行為有顯著的認知進步──黑猩猩只是讓死者留在牠倒下的地方。這也許是人性的第一次萌生;生與死之間的概念分野。

除非有新的發現,不然無法確認阿法南猿人確實是把死者放在一個特別的地方。但到了50萬年前,證據就更加清楚。1980 年代,在西班牙阿塔普爾卡山(Atapuerca Mountains)一個洞穴裡的豎井底部,發現了遺骨坑,裡面有至少28個古代人類的遺骸,人種很可能是我們和尼安德塔人的可能共祖:海德堡人。

他們是怎麼跑到那裡的?有可能是意外跌進豎井的,但從骨頭破裂的方式,以及骨架大多屬於青少男或年輕男子來看,似乎又不太可能。最合理的解釋是,他們是在死後被刻意放在豎井頂部,然後再漸漸降到井底。如果真是如此,這就是「屍骨存放」或指定給死者之地的最早證據。

近年在南非也有一項類似的發現,在一個洞穴裡集中堆放著1,500個納萊蒂人的骨頭和牙齒化石,納萊蒂人是過去未知的古代人種。無奈的是,我們不知道納萊蒂人的年代(從300萬年前到10萬年前都有可能),也不清楚這個人種和我們的親緣關係。

我們也不曉得這些人種對死亡有怎樣的理解。不過我們知道,屍骨存放變得越來越普遍。從50萬年前開始,骸骨出土的地點往往很難以其他的說法來解釋,有的被塞在裂縫裡,有的在很難碰到的懸壁中,或是在洞穴的後面。

從屍骨存放到下葬,是個很短的概念躍進──弄出人造的壁龕和深溝來存放死者。最早的證據來自以色列的兩個洞穴Skhul與Qafzeh,在洞穴裡的人造坑洞中發現了距今10萬年的智人骸骨。這些埋葬地點可能也容納了形式為動物骨頭、貝殼和赭石的陪葬品。大約同時間也有尼安德塔人埋葬的證據。

這些埋葬仍然不代表文化上的分水嶺。目前我們只知道少數幾個這樣的遺址;和應該有的死亡人數比起來,這些算是很稀罕的。看起來也有可能進行火葬,但缺乏證據。

直到一萬四千年前左右,大多數的亡者才埋葬在我們所認為的墓地裡。差不多在同個時候,人類也開始在一個地點定居下來,發展出農業和宗教,這大概不是巧合。我們的猿人過去已逝,也入土了,象徵性的文化正生氣勃勃。

動物儀式

我們不太可能知道黑猩猩是否能理解死亡,不過在 2010 年,當坦尚尼亞岡貝(Gombe)國家公園的保育員在一棵樹下發現一隻名叫瑪萊卡(Malaika)的母黑猩猩的屍體時,就給了靈長類動物學家深入了解的難得機會。起初,有一群黑猩猩聚在屍體周圍,接下來三個半小時,陸續有黑猩猩走近,其餘的黑猩猩則在樹上觀望。有些黑猩猩會嗅一嗅屍體或幫忙理毛,其餘的會搖一搖、拉一拉、拍一拍屍體。帶頭的公猩猩把屍體拋向河床,結果許多黑猩猩紛紛發出呼救訊號。

公園保育員移走屍體的時候,有幾隻黑猩猩還奔到屍體原先躺著的地方,激烈地觸摸嗅聞地面。牠們停留了40分鐘,齊聲發出短促響亮的呼叫聲之後才離去。跑到這個地點探視的最後一隻黑猩猩,是瑪萊卡的女兒曼波(Mambo)。

※我們通常會埋葬或火化亡者,但有些地方會採用更不尋常的送別方式。

太空葬:把部分或所有的骨灰送入太空。

天葬:在西藏和喜馬拉雅山區的其他地區,有時候會把屍體留在山頂上腐爛或任食腐動物吃掉。

極低溫冷凍:把全身或頭顱冷凍儲存,以備將來的科學家找出治癒死亡方法之需。

骨灰鑽石:你的摯愛可以從你的骨灰提取出碳,壓製成寶石。

寧靜塔:有些祆教信徒把屍體放在高起的建築物上任禿鷲啄食。

冷凍乾燥葬:先把屍體放在液態氮中冷凍再透過振動縮小成塵粒,最後形成可生物分解的粉末供安葬之用。

本文節錄自:《萬物視覺化》一書,格雷恩.羅騰、史蒂芬.霍金著,大寫出版。

圖片來源:pixabay

關鍵字: 社會關懷閱讀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