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台南人共同記憶:復古懷舊的「西市場」

文 / 一流人    
2018-06-21
瀏覽數 6,600+
台南人共同記憶:復古懷舊的「西市場」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老市場,新活力

台南的老屋重生案例中,建於日治時代的「西市場」尤其引人關注。

完成於一九○五年的西市場,是台南首座公設市場,也是南台灣最大的市場。但是,在六年後的一九一一年,建築物因為颱風侵襲倒塌,隔年以鋼筋混凝土重建,這時的L字型建築物正是現今西市場的主體,市場前還有廣場,後面有噴水池,重建後的西市場腹地以佔地面積來看,是當時全台灣第二大市場。

經過戰前戰後反覆的擴建,市場周邊一直擴張,最重要的市場主體藏身其中,變得不醒目。

現在這些建築物整體統稱為西市場,拼合的牆壁或是死巷子結構複雜,就像迷宮般。

對我而言,沒有比迷宮更令人感到興奮刺激的東西了。每次逛市場,都會發現未知的店面和景色,完全不覺得厭煩。

台南人共同記憶:復古懷舊的「西市場」

西市場靠近西門路這邊的入口附近,有間老字號的麵包店「百珍麵包蛋糕」,這裡的泡芙相當有名。再往前一點,連續好幾間是布料店,其中也有裁縫店。感覺就像東京日暮里的纖維街。

若從西門路的另一個入口進入,一走進巷子就會看到五十年歷史的肉包名店「肉包輝意麵餛飩」(譯注:二○一六年十一月因西市場整修,已遷址)。再往裡面走,以前是販賣新鮮魚類和肉品的攤位區,現在都疊放著紙箱,呈現歇業狀態。只有手工製作魚漿的老字號「豐發黑輪」和豬肉攤孤伶伶的營業。

從日治時代到一九七○年代左右,西市場是販售舶來品布料的「特別市場」,人聲鼎沸。但是,伴隨著時代的變化,市場活力卻逐漸消失。蕭條的景象就像日本地方都市店家鐵門緊閉的商店街。

面向國華街的入口,現在店家只剩以剉冰聞名的「江水號」、意麵名店「阿瑞意麵」、土魠魚老店「鄭記土魠魚羹」,瀰漫著凋零的氣氛。

原本店家已經空蕩蕩,二○一四年初台南出身的陳一銘和太太辜純純,來此開設專賣薏仁的甜點店「Chun 純薏仁」。沒落的市場裡來了這對三十幾歲的年輕人開店,可是前所未聞的大事件。

這裡的招牌甜點是「白玉紅豆薏仁」,也有販售使用日本抹茶的薏仁冰淇淋和紅薏仁茶,和大家對市場的印象大相逕庭,任誰都會擔心它真的有辦法順利營運下去嗎。然而,如今它可是家營業時間還沒到,門口就大排長龍的人氣名店。

陳一銘畢業於紐西蘭的奧克蘭大學,海外經驗豐富,是位待人處事溫和有禮的型男。

「不久之前,這裡還是我非常喜歡的羊肉湯店。」陳一銘小時候經常到訪的西市場是非常熱鬧繁華的地方,他一直忘不了那時候的快樂光景,因此決定在已經歇業的「無名羊肉湯」原址開店。

當年的窯灶現在正煮著薏仁,賣羊肉湯的老婆婆長年使用的燙肉杓,如今則成為變身牆上的展示品。重生後的店舖可以讓人感覺到木頭的溫度。

開店後過了兩年,志同道合的年輕人相繼來到這裡。杏仁茶專賣店的「杏本善」、販賣台灣製造的安心食品「誠舖」、以鳳梨打出名號的「凰商號」等,西市場多了七間店鋪,而且每一間的經營狀況都相當上軌道。

這些年輕人都和陳一銘一樣,因為小時候的記憶,所以選擇在西市場開店。

在忙碌的店內,老闆娘辜純純正在把白玉排列整齊,而陳一銘則是擱下手邊的工作,熱心的對我說:「走!我帶你逛逛。」他一邊走著,沿途和五金行的老太太、寢具店的阿姨、布料店的阿伯等人打招呼,一邊向我一一細數市場的歷史。

童年時期和母親一起逛的市場,是觸動五感的懷舊之地。至今我仍清楚記得,網子裡堆疊在一起的田雞,在洋服上掛了好幾層的胸罩,還有阿姨現場穿著內衣當作活廣告叫賣,神情專注的製作絞肉、赤裸著上半身的阿伯,還有那時經常光顧的米粉湯店,這些畫面都一直盤旋在我的腦海裡。

而對台南人來說,西市場的記憶依然鮮明存在著。

「很想回到那個時候的西市場。」從陳一銘的話語裡,真實感受到他熱切的想望。

二○一六年,我開始走訪老屋翻新的咖啡廳,我的第一站「IORI TEA HOUSE」也從正興街搬到了西市場,店主謝文侃出身於代代在西市場販售布料的家庭。雖然店的面積縮減成原來的一半以下,但是回到了家族的原點,以咖啡廳的型態為西市場注入一股新活力。

如果建築物消失了,記憶和歷史也會隨之風化。我非常希望日漸沒落的西市場,能夠順利修復,並且保留住這些充滿魅力的店家。

台南人共同記憶:復古懷舊的「西市場」

本文節錄自:《什麼時候去台南?》一書,一青妙著,天下文化出版。

圖片來源:pixabay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健康醫療旅遊生活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