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眼角膜捐贈5年增一倍 重見光明不苦等

角膜受損者福音 等待移植時間縮短1/3
文 / 黃漢華    攝影 / 賴永祥
2018-06-04
瀏覽數 15,200+
眼角膜捐贈5年增一倍 重見光明不苦等
Line分享 articlefont

七歲的凱凱從小就有先天性心臟病,多次進出醫院治療。2018年,他住進北部一家大醫院,用了葉克膜,仍昏迷不醒,呈現腦死。父母希望他遺愛人間,願意讓凱凱捐贈眼角膜。

經由器官捐贈移植登錄中心的電腦配對,三天後,凱凱的兩個眼角膜各別移植給46歲、62歲因角膜潰瘍而失明的患者。

年辦200場活動 宣導器捐

根據器捐中心觀察,過去五年,國人捐贈眼角膜的數量呈倍數成長,已成為捐贈最多的器官組織,病人平均等候移植時間縮短了1/3。

器捐中心執行長江仰仁表示,2017年台灣等待眼角膜捐贈的病患共651人,未來捐贈若能供需平衡,台灣因角膜受傷而失明的患者,都可望重見光明!

2013年之前,台灣眼角膜捐贈風氣不盛,「大家害怕少了眼角膜,就會看不到,無法前往西方極樂世界!」台大醫院眼科部角膜科主任胡芳蓉說,當時醫院技術參差不齊,有醫院為了取下眼角膜,摘取整個眼球,眼窩凹陷,家屬看到心都碎了,甚至後悔捐贈。

直到近幾年,衛福部編列預算,於2013年成立台灣國家眼庫,全面提升摘取、評估技術,才讓國人對角膜捐贈產生信心。

「現在水到渠成,」也是林口長庚醫院器官移植中心副主任江仰仁表示,器捐中心每年舉辦200場宣導活動,社會氛圍改變,器官捐贈不再是禁忌話題。

2016年,器捐中心對1500人進行問卷調查,七成願意捐贈,其中一成二已經簽署同意書。民眾認同全屍的比率,也在十年內從三成七降到三成二。

尤其近幾年,國人對身後事的看法有別以往。2014年10月,政府推動三親等政策,讓器捐者的三親等內血親,可以優先接受移植,鼓勵措施向前邁一大步。

身為一般泌尿及腎臟移植科醫師的江仰仁說,不少病人和家屬還會主動詢問,尤其是癌末病人,雖然心、肺等器官已經病變,但仍然願意捐贈眼角膜。

談到眼角膜捐贈大幅增加,身兼眼庫醫學主管的胡芳蓉算是催生者。

胡芳蓉曾任哈佛大學角膜研究員,也是亞洲角膜學會的創會理事,更獲選為全球只限100名專家的國際眼科學院院士。

練習摘取豬眼 全天候待命

過去國內醫院的眼角膜保存設備不全,摘下的眼球只能用溼紗布包裹,放在密閉盒子,冷藏存放一、二天,就得馬上移植。但角膜內皮細胞數量是關鍵,醫院缺乏檢測儀器,醫師無法掌握品質,移植成敗要憑運氣。

「如果移植的角膜內皮細胞數量不足,即使手術成功,幾個月後,角膜水腫,病人又看不見,角膜也浪費了!」直到2011年,胡芳蓉才說服台大醫院購置角膜內皮細胞掃瞄儀,檢查內皮細胞數量,把關眼角膜品質,訂定捐贈及移植標準作業流程。

她也建議衛福部追隨國際腳步,成立國家眼庫,並建立標準流程,包括六小時內摘取逝者眼角膜、無菌冷藏、檢驗內皮細胞,台大醫院的作業模式也複製到全台醫院。

為了能熟練摘取角膜、分層切割,國家眼庫人員每個月都要實務訓練。護理師陳彥婷就定期到菜市場,找豬肉攤要豬眼球,後來連攤商都知道她不是來買肉,而是索取他們賣不掉的「廢棄物」,當成至寶來練習。

「死亡時間不能預期,接獲醫院通知,即使半夜也要出勤,」陳彥婷24小時輪值,只要聽到電話響起,她會立即備妥摘取器械、保冷箱,放進行李箱,就往醫院出發。

陳彥婷還有個任務是修復遺容。當摘下角膜的片刻,她要在眼球表面蓋上外形有如隱形眼鏡的透明義眼片,再縫合上下眼瞼,避免眼睛鬆垮,讓逝者面容安詳,看來就像睡著,家屬也能安心。

在國家眼庫,這樣的工作是由11名護理師、醫檢師完成。胡芳蓉說,這群娘子軍風雨無阻,颱風天照樣出勤,不知吹壞了幾把雨傘。八仙塵爆意外發生時,瞬間增加許多捐贈者,就是她們奔波於各醫院,摘取眼角膜。

等候移植 長者享同等機會 

隨著捐贈者增加,原本仰賴美、澳進口的眼角膜,需求量逐漸減少。眼庫統計,國人眼角膜的使用比率提高到七成六,「舶來品」使用率則剩下二成四。

胡芳蓉分析,「舶來品」由飛機運送來台,新鮮度不及「國產品」,途中若飛行氣流不平穩,可能因飛機抖動而減少角膜內皮細胞數量,「舶來品」還要依照角膜新鮮度和捐贈者年齡區分等級,收取6萬~10幾萬元。

「即使有錢,未來台灣未必能夠引進高品質的眼角膜,」她表示,歐美國家也已步入老化社會,長者因為白內障手術、眼睛發炎,角膜內皮細胞數量會隨之減少,也需要靠移植,國外當然也想保留良好的角膜。

可以預期,未來台灣長者對眼角膜的需求,將會增加。今年3月衛福部就修改「人體器官移植分配及管理辦法」,讓長者和年輕人都有平等等候的機會。

「有朝一日,若台灣眼角膜捐贈量足夠,也能捐到海外,」胡芳蓉期盼,未來台灣也能幫助其他國家,重見美麗世界。

延伸閱讀
社會關懷健康醫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