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高雄型農培訓班 打造農青大聯盟

文 / 張簡禕真    
2018-05-08
瀏覽數 27,700+
高雄型農培訓班 打造農青大聯盟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農村青年人口流失與老年化,是台灣農村一直以來的危機;不過這幾年在高雄有一群陽光男孩和甜美女孩幾乎巔覆了「老農」的形象,他們彼此分享新型態的農業經營,也不吝秀出青年從農的自信與光采,如何鼓勵青年返鄉從農,已然成為這一波台灣新農業革命的基調。

而這支稱之為「型農大聯盟」的新農業生力軍,有農二代、農三代,他們受到高雄市政府農業局從2012年起開辦「型農培訓班」的號召,從職場回到農村打拼,從初階、進階到出國觀摩、參展,如今已是550人的大團隊,甜美陽光的形象,也成為高雄農業的最佳代言人。

高雄型農的誕生其實並非偶然。高雄市政府農業局主任秘書梁銘憲表示,當年為了呼應青農返鄉政策,許多縣市都提出了包含漂鳥、築巢、園丁計畫,以及農村再生計畫,有的提供生活津貼,有的提供資材補助,而高雄市政府提出的是不教生產教生財的「型農培訓計畫」。

高雄型農培訓班 打造農青大聯盟

(圖說:高雄農業局透過出版《型農本色》紀錄型農的故事與成果,傳遞農業新思惟)

過去許多農業培訓課程,都偏重在生產技術,焦點都放在如何把農產品的品質做到最好,卻很少會教導農民如何把好的產品賣出去,況且台灣農民生產力本來就很有水準,沒有必要再把資源浪費在技術的培訓,所以一開始型農培訓班的課程設計就定位在與生財有關的農業經營、通路、行銷以及品牌的打造。

「剛開始,農業局還四處去拜託農會、合作社推薦人選參加,才把第一期40個名額招滿,但高雄型農知名度打響之後,主動報名的愈來愈多,錄取率甚至已經在20%以下,有人為了報名,還把戶籍從外縣市遷進來。」梁銘憲表示,農業局其實是用對了策略,才能以最少的資源,創造出最大的價值。

高雄型農為何會讓人有心嚮往之的衝動?打開農業局出版的《型農本色》,從封面到內容,每個青年型農都洋溢著青春、自信的笑容,透過一個個青年從農的故事和成果,傳遞農業經營的新思惟。

高雄型農培訓班 打造農青大聯盟

(圖說:靜園農場負責人 胡進成)

當然高雄型農,不只是有型,更重要的是和上一代農民有不同的想法。

「大家都知道燕巢是蜜棗的產地,我選擇栽種難度相對高的『珍蜜』及『雪蜜』,透過行銷方式讓消費者認識更好的品種和口味,同時也建立起自己的品牌形象。」靜園農場的胡進成雖是中年轉業,但進了型農培訓班後,打開了對農業的視野,除了比其他農民更重視用藥安全,更為了行銷自家產品,國、內外到處跑,但也打開了更多的銷售管道,他表示第一年95%的產品都透過拍賣市場銷售,但現在以自己品牌銷售的比例已經提高到46%,那麼一切辛苦就值得了。胡進成去年還在自家農場辦了一場同學會,培訓班的同學還紛紛跳出來助陣,有的幫忙做點心,有的幫忙佈置場地,把大家提供的在地食材變成一道道料理,賓主盡歡。

高雄型農培訓班 打造農青大聯盟

(圖說:芳境農場負責人 許倫肇)

而三代都種玉荷包的許倫肇早在十年前就開始嚐試過網拍、宅配銷售,銷售狀況也算穩定,但他始終覺得務農路上相當孤單,直到參加型農培訓班後,有機會認識更多務農的年輕朋友,課堂、課後大家彼此交流,有時還可以用別人的方法,解決自己的問題,在交流激蕩下,還開發出玉荷包果醬、啤酒等加工產品。

2013年許倫肇還配合農業局推出「粒裝玉荷包」,讓玉荷包銷售期可以延長到30天,同時打開禮盒及外銷市場。許倫肇表示,加入型農培訓班後,市府導入很多媒體報導的資源,藉由各種報導讓外界看到高雄型農有什麼不一樣,對剛剛開始打自己品牌的年輕人非常有幫助。

高雄型農培訓班 打造農青大聯盟

(圖說:蔡英文總統參加田園饗宴,親自與型農們見面交流)

梁銘憲笑道,打一開始農業局開辦型農培訓班時,還是依花卉、果樹、蔬菜、雜糧一口氣開了4個班,一樣是教生財,但因為全部都是生產者,課程結束後大家還是各自奮鬥,直到當年的南方農業論壇,經過日本講者對六級產業化的分享,對於青農培訓也有了新思維,第二期以後改成70%、加工業20%、通路10%的比例混班招生,如此一來學員的交流激盪出更多意想不到的效果。

「型農培訓班」不僅真正變成了一個大平台,結訓後學員甚至自行成立讀書會,推薦不同領域的業師授課,由農業局提供場地、聘請師資,他們透過異業結合、以及各種社群行銷工具,吸引消費者注目,開創出台灣農業新格局。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傳產經濟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