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霸凌!何潤東《翻牆的記憶》充滿使命

文 / 雀雀看電影      2018-04-23
反霸凌!何潤東《翻牆的記憶》充滿使命


何潤東自製自編自導自演的2018年春季台製偶像劇《翻牆的記憶》(Age Of Rebellion,大陸叫《操場外》)以台灣高校為場景,以現在高中生生活中所可能會遇到的各方面情事為題,舉如家庭、友誼、愛情、師生關係、金錢觀與課業等等各種角度切入,面向寬廣。然而最讓我印象深刻的,莫過於這齣台劇竟然給予了「被霸凌者」極大的自抒舞台空間,提供觀眾一種很靠近的距離,讓我們更有機會同理與瞭解「被霸凌者」的所思所想與作為,看了不禁唏噓。

你以為「霸凌戲」一定不好看,其實不然。《翻牆的記憶》的霸凌戲碼甚至是我認為這齣劇裡氣氛營造得最美的橋段。故事要從小歐(歐文卓,張豐豪飾演)失去父親開始說起。小歐與一般高中生無異,小康家庭、有暗戀的女生、喜歡唱歌跳舞,甚至還有些小聰明。小歐個性溫和,同學和他玩的時候,漸漸發現他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總是一貫笑臉以對。後來,他們覺得欺負小歐很好玩,下手逐漸失去了分寸、「遊戲」也越玩越大,最後,「開玩笑」演變成為了「霸凌」。

這樣的情節還真是熟悉。我兒子才剛上幼稚園第一年,就常被打。同學與老師、甚至兒子本人自己的說詞就是「他在跟我玩」,「不小心就打到了」,媽媽我蒐集滿三次這種說法之後,就已經開始對於校園體制感到失望。卻也感到無解。我的意思是,我兒子在家也會被他兩歲的弟弟打,大人在哥哥被打受委屈之餘也只能安慰他「弟弟他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甚至連「他是不小心的」也說過好幾次。有幾次,我忍不住說出了「如果他再打你、你就打回去!」但竟還會被哥哥糾正「老師說不行!」唉,難道乖小孩就註定比較會有被霸凌的命嗎?

《翻牆的記憶》不刻板悲情化「被霸凌者」的角色,他被惡整習慣了之後甚至還會出現一些腦內小劇場,劇情不外乎是「我在這場戲中身居要角,沒有我的存在,他們都沒戲唱」之類的,但搭配著慢動作與配樂的情境營造之下,那畫面太美我還真的不敢看。裡面的小歐有個好爸爸、好媽媽,他也是個乖孩子。但最後終究不甘於一直被欺負,或者說是人的求生本能一旦爆發起來就是如此:小歐開始尋求讓欺負他的人「受到報應」的方法,例如天真以為解決被霸凌的方式就是以暴制暴,會問外校壞學生「請問一下,請你們打一個人要著多少錢?」但卻也在打完人以後惻隱之心爆發,被嗆說「你有事嗎?找人打他還關心他的傷勢?」

一開始是同班同學,真把小歐當朋友的陸義峰(張庭瑚飾演)遭殃。陸義峰說「只有我可以欺負小歐」時儼然一副《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裡蔡凡熙的壞痞魂附身。但陸義峰並非惡人,而是那種開玩笑會開過頭的典型人種。後來他也被設局拍了裸照,有種「霸凌者人恆霸凌之」真的受到現世報的況味。但冤冤相報何時了?小歐為了幫助朋友、又去招惹更壞的人,事情就一直發展到他逐漸掌控不了也隱瞞不了的地步。

校園霸凌事件若處理不好,很容易就像滾雪球一樣越滾越大,但事實上只會遭殃的人越來越多,沒有人是贏家。除了飾演小歐的張豐豪(韓國男團「一級秘密」成員)鮮活演出一個存在感超強的被霸凌者以外,新生代演員吳念軒(虎爺)和張庭瑚這兩位原本校園惡霸的形象,也在角色故事走勢之中由黑逐漸洗白,讓觀眾願意重新相信他們就只是單純的孩子,只是沒有遇到對的師長教予正確的情緒表達方式。霸凌有時確實是同學玩鬧中失了節制而引發的,但也可能是學生行為失序後沒有得到正確的教導所致,於是才會逐漸發展成為「今天你不弄死我,明天我就弄死你」的惡性循環狀態之中。

看了《翻牆的記憶》將校園霸凌故事化的細緻描述之後,我不禁讚嘆起何潤東。或許這一次的創作,這就是他實踐社會宣導使命的方式。

本文轉載自《雀雀看電影》:翻牆的記憶:台版GTO,校園寫實的夢幻呈現!首映精選片段搶先評!┃劇評

關鍵字: 評論生活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雀雀看電影
雀雀看電影

電影是娛樂也是藝術,是聲光饗宴也是歷史人生,是無邊想像也是真實世界。希望無論是透過臉書或網站,文字或影像的紀錄,在記錄自我的觀影經歷的同時,也能給予閱聽者更多的選擇與看法。

部落格FB

專欄介紹
雀雀看電影
電影是娛樂也是藝術,是聲光饗宴也是歷史人生,是無邊想像也是真實世界。希望無論是透過臉書或網站,文字或影像的紀錄,在記錄自我的觀影經歷的同時,也能給予閱聽者更多的選擇與看法。

部落格FB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