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滿街抗議聲,誰來關心病患權益?

文 / 一流人    
2018-03-07
瀏覽數 2,150+
滿街抗議聲,誰來關心病患權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自從晉級為「資深公民」以來,健康狀況亦頻頻亮起紅燈,常須跑醫院看診或做檢查,這才真正體會到病人的苦惱和醫生的忙碌,也意外地發現台灣醫療機構的「身價」不凡。

因好友的熱心推介,最近幾度前往林口和台北長庚醫院求醫。長庚是台灣頂尖的醫療集團之一,一九七三年由經營之神王永慶先生捐助成立,向來以軟硬體設施完善,醫療團隊陣容堅強聞名中外,更由於管理階層經營得法,業績逐年成長,二○一六年達到千萬人次門診的規模,故其收益十分驚人,連續幾年淨利皆在二○億元左右。

不過,幾次看病的經驗卻令我從此視大醫院為畏途。每次走進大廳,總是看到滿坑滿谷的人潮,帶來不小的壓迫感,而所有身懷病痛的患者,都必須花費大量時間擠在長龍陣中等候掛號、預檢、看診、付費、取藥,委實苦不堪言。從醫院的角度來看,懸壺濟世,救人於病痛之中,算是行善之舉,惟在過度商業化的經營方式下,整體服務品質每下愈況,與蒸蒸日上的財務營收完全不成比例。我曾聽到鄰座的病友說,她經常枯坐在人聲嘈雜、空氣汙濁的候診區裡,一等好幾個小時,「沒病都變成有病,小病更變成大病了」;後座另有人悄聲抱怨,不時會遇到醫院員工態度煩躁不耐,病人為了順利就診,也只能忍住性子,低聲下氣,看人臉色。如此說來,病人到大醫院求治,無異於「二度傷害」。然而,瀏覽一下國內醫學中心的評鑑成績,長庚醫院在各項評比中還都是名列前茅的佼佼者呢!

針對病患的煎熬,位於結構底層的醫師和護士、助理們想必了然於胸,卻愛莫能助,甚至他(她)們本身的無奈感並不下於病患,論起辛勞與壓力可能猶有過之。據說現下各大醫院為了衝業績、拼利潤,都訂定嚴格的管理制度,要求醫護與行政人員全力提升工作效率,俾達到KPI(關鍵績效指標)。就企業管理理論而言,一所大型醫院的任務繁重、人員眾多、分工紛雜,日常運作需講求方法,故而施以現代化的管理機制,事屬必然。惟醫院的本質係救命活人的良心事業,畢竟有別於一般純商業組織,絕不應變身為財源滾滾的搖錢樹。不幸的是,在醫療資源普遍供不應求的今天,病患確已淪為社會的新弱勢族群。其實,台灣的醫療技術先進,健保制度昌明,看診收費低廉,本係國人之福,卻因條件太優越,大大提昇了醫院看診率,反而成為醫院服務品質浮濫的理由之一。

健保署最近公布,台灣各層級醫學中心的平均醫護病比為1:9,區域醫院的平均醫護比為1:12,都大於國際認定的1:6最佳標準。又據國外研究顯示,當醫護病比超過1:6時,醫院每多照顧一名病人,病人的死亡率就會增加七%。尤其,國內醫療人員本已供不應求,少數知名度高的醫生更屬奇貨可居,門前總是座無虛席,大排長龍,連網上預約掛號都一位難求;先不說這些血汗醫生因超時工作所受到的身心摧殘,我相信,診療品質與效果也難免受到影響,更別談什麼「視病猶親」、「仁心仁術」之類的醫德要求了。

要提升醫院的服務品質,首先,必須根據病患人數的成長而增加醫護資源,並關注於病人的需要是否獲得滿足,身心的無力與挫折感是否獲得適度補償,凡此均應納為醫院各級人員最主要的績效指標。倘若,由大財團興辦的醫院競相以賺錢為最高目標,一概施以牟利至上的商業經管方式,終將失去其創立初衷的社會責任與全民期許。此外,政府應落實醫院醫療服務品質評比制度,由中立客觀的民間單位,採取公開透明的方式負責執行,以發揮全民監督的制衡效果。

近年來,台灣人民動輒以走上街頭,發出怒吼,創造視聽來爭取個別族群與團體的權益,似乎從未聽說過有誰為廣大病患的權益仗義直言,登高一呼?

滿街抗議聲,誰來關心病患權益?

本文節錄自:《家國如斯:趙怡兩岸札記之三》一書,趙怡著,時報文化出版。

圖片來源:pixabay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健康醫療閱讀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