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雲門舞者渴望舞台

文 / 李慧菊    
1996-03-15
瀏覽數 13,500+
雲門舞者渴望舞台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一九九五年十月,雲門舞集的「九歌」,登上紐約「下一波」藝術節;事業登上高峰之際,雲門最渴望的卻是在台灣能有個舞台,讓他們一年演兩季,每季跳一個月。

「未來如果雲門有危機的話,就在這裡。」雲門創始人林懷民指出,如果雲門舞者要做到真正的專業,這是一個瓶頸,因為要「熬」一個月,是個大挑戰,「遠樣我們活下去就有勁。」林懷民說。

雖然台灣劇院的密度(劇院數面積與人口比),在世界數一數二,但雲門卻找不到一個能讓舞者每季可以演出二、三十場的舞台。

台灣這些全部都是國營、公有的劇場,在林懷民看來,只做到管理,談不上經營。不論是國家劇院、地方文化中心,都囿於條條款款,節目內容兼容並蓄,無所不包,以至無法發展各別劇院的風格、特色。因為只要請特定團體表演多一點、檔期長一些,就容易引起其他團體的攻擊。

除了「公平」,劇場另一個特色是不以盈利為目的。他們的「業績」,不是門票,而是活動次數多寡,如此一來,請雲門這樣大型團體表演一個月,對目前台灣劇場而言反而並不是一件「有利」的事。

被欽羨者的困惑

二十四年前創團至今,雲門是第一個職業表演團體出軍海外的;到現在已經出國二十五次,演出兩百餘場;在台灣,他們更下鄉在學校禮堂演出,每年一度的露天表演,觀眾多達八萬人。

在其他世界級的舞團眼裡,「雲門現象」有兩個不可思議,第一,在西方尚稱「精英」藝術的現代舞,在台灣竟可以如此「普羅」。第二,就是編舞者中馬芳子羨慕的--在紐約,很少有編舞家能與三十個舞者長期工作,「林懷民有的,我們沒有。」

在外人這種欽羨的眼光下,林懷民不忘提醒,雲門執著於舞蹈藝術的舞者,他們的待遇是偏低;初入的實習舞者,待遇壓得跟勞動基準法規定的基本工資對齊;也因此造就中馬芳子讚歎的奇蹟。

曾因財力不繼停擺二年的雲門,現在靠本身業務收入、民間捐款和政府補助,可以在紅字和黑字平衡點間游走。台灣市場不夠養育這麼個精緻藝術的問題,困惑住林懷民。他說問題很複雜,他不知道答案,這中間牽涉到大環境(政策、長期表演的舞台難尋)、以及藝術工作者本身努力的因素。

「我們當然希望政府做多一點,因為他們一根汗毛都粗過我們的腿。」林懷民笑著比喻,台灣大部分表演工作者長期受財務的擠壓,會發展出自己的形態,例如小劇場幾乎都在負責人家裡搞;但如果政策對,會有更多的人冒出來,否則台灣表演藝術,恐怕累積速度非常慢,前仆後繼,後來者只是不斷重複前人辛苦奮鬥,力竭致行的覆轍而已。

本文出自 1996 / 04 月號

第118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