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大媒體潮下的省思

總編輯的話
文 / 王力行    
1998-02-05
瀏覽數 15,400+
大媒體潮下的省思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這是一場全球的遊戲,情節更勝於好萊塢科幻電影。

一九九二年十一月的一個晚上,美國蘋果電腦董事長史考利(John sculley)在餐廳裡,一邊大啖鮭魚、一邊高談闊論,他預言:未來電腦、電話、無線電訊和娛樂終將匯流在一起,「它將永遠改變世界。」

這以後的兩、三年,美國的資訊業和媒體產生了空前的變革。

一九九三年以前,電話只是聲音的通訊工具,這一年,電話公司已轉型成影音資訊公司,可以提供電視購物服務;一九九四年起,美國報社開始研究如何提供上資訊高速公路的內容。

這場革命的原始動力來自兩項科技突破:數位科技和寬頻網路。

以寬頻網路來傳送數位資訊,使「任何事情都變得可能」。在美國有一千五百萬個訂戶、最大有線電視的TCI總裁馬龍(John Malone)解釋,新科技拆除了藩籬,讓「資訊和娛樂界,什麼點子都能試!」(見四六頁)

於是,擁有硬體高科技的企業,開始併購或結盟掌握軟體的新聞集團和娛樂影視公司,組成了龐大而跨業的大媒體。

在美國,幾乎數得出名字的相關企業都加人了這股狂潮,像大西洋貝爾電話公司、微軟、英特爾、AT&T、MCI;媒體大亨如梅鐸、泰德透納、TCI、時代華納公司,都不敢輕忽這場新遊戲。

如果把鏡頭拉近,焦距對準台灣,最近東森與和信的有線電視系統之爭,就是另一場大媒體潮之戰在台灣引爆。

以年代影視公司起家的TVBS電視,最近更與聲寶家電、馬來西亞MBNS媒體公司合作,發展直播衛星系統。力霸集團擁有的東森多媒體與中國信託集團的和信公司,也積極爭取與網路服務業者策略聯盟。

一場傳播大革命 


大媒體潮的終極目標是大市場;「投資以兆億計,市場之大難以估計,」業界人士透露。大媒體潮,不僅是一場生活革命,更是一吹傳播革命。

對於傳統媒體而言,看得見的衝擊,是異業結盟,是大資金投人和大財團介人;看不見的,則是另一種遊戲規則出現,「傳統新聞系教授教的那一套,都要被全盤否定了,」一位傳播界人士十分憂心。

新的遊戲規則,其實是一場商業與專業的對抗,也是一場傳聞與新聞的對抗。

今年正逢報禁解除十年,政大新聞所徐佳士教授以「三媚」 媚俗、媚商、媚勢,描繪台灣杜會與政治大環境對新聞界的負面影響。

巧的是,去年九月,一群包括《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費城詢問報》《波士頓環球報》的資深記者連名聲明,指出美國新聞界目前正面臨空前的危機:在讀者分眾化與企業多元化下,新聞記者夾在社會責任與企業責任孰輕孰重之間,日漸失去理想與目標,「過去新聞媒體所追求的嚴謹態度和平衡報導,已被『聳動新聞』和『意見新聞』的浪潮衝擊。」

參與連署的前《華盛頓郵報》資深記者奧柏德佛(Don Oberderfer)剛於去年底訪台,在美國新聞處安排的座談會上,他向國內新聞同業指出:「新聞業是唯一受美國憲法保障的企業。憲法賦予新聞自由,新聞記者自應善盡社會責任,不過媒體也是一般企業,它也要營利,這使得新聞界與公眾之間的關係產生了弔詭。」

除了商業利益與公眾利益的衝突外,科技的發展,也使得資訊流通不再經過傳統的媒體管道。透過網路,大眾可以自己擷取資訊與新聞,成為「個人新聞編輯」。

然而,資訊不等於新聞,資訊可能是傳聞。

新聞是透過新聞專業的嚴謹態度,去做真實性、客觀性、公平性處理的報導;傳聞則是未經查證的、可能有特殊立場的片面消息。傳聞可能以某一個人或某一個集團的利益做考量;新聞則是以謀杜會公眾利益為基礎。

不論喜不喜歡,不管接不接受,這股大媒體浪潮不可不深思。

本文出自 1998 / 02 月號

第140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