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西門:100分的選手,不及格的爸爸

戰場心聲1〉《英雄聯盟》抗韓「老將」
文 / 陳育晟    攝影 / 蘇義傑
2017-12-29
瀏覽數 32,300+
西門:100分的選手,不及格的爸爸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歷經家庭風暴、合約糾紛、轉隊適應期考驗,成為人父後的電競選手西門,首度接受專訪,暢談電競人生。

在台灣,每種運動都免不了有個「抗韓英雄」。若談到電競,就是曾不只一次在世界賽單殺(指一對一擊敗對方)韓國電競界大魔王Faker的西門。

下午三點,原本該坐在電腦前練習的西門,為了接受《遠見》採訪,坐在公司攝影棚的沙發上。才剛滿24歲不久的他,剛成為新手爸爸,眼神卻仍透露出大男孩般的羞澀。

「我很喜歡打比賽、證明自己,更想在電競史上留名,」一談起電競,西門的眼神彷彿燃起火焰。

轉隊苦坐電競球監 幾乎沒收入

時間拉回八年前,西門仍是新店高中學生,在電競以外的世界,大家都叫他劉書瑋(本名)。

那時,他最愛玩的遊戲是《信長之野望》。有一天,由於平台更新,他在瀏覽電玩網站時看到《英雄聯盟》這款遊戲,發現性質與《信長之野望》很像,就這麼一頭栽下去。

即使愛打電動,西門課業卻仍名列前茅。不過,他心底有個聲音一直告訴他,「既然你喜歡打電動,為何不靠電動來獲得成就和名聲?」於是,西門開始花更多時間打電動,後來還蹺課。

西門的父母對他的選擇極度不諒解,認為他應該多花時間在課業上,考個好大學。

但西門仍積極練技,遊戲排名也不斷竄升。當時正為旗下電競隊招兵買馬的曜越科技因此也找上了他,雙方在2012年簽約。

原以為可就此在電競圈闖出一片天,豈料西門、曜越雙方發展理念不合,使西門萌生轉隊之意。幾經協調後,西門得以離隊,但仍需自2012年8月底起坐半年「電競球監」。

無法當選手,西門轉而開遊戲實況,但當年環境仍不成熟,收入難與今日實況主相比。「只能靠粉絲打賞,幾乎賺不到錢,」一位西門的長輩說。

陷入生涯低潮,與家人關係緊張,西門只能待在網咖裡練技、開實況,孵化電競夢,直到一天晚上,出現了轉機。

西門的朋友蘭特,當時正在競酷數位成立的ahq戰隊工作,把西門的處境告訴人稱「蟹老闆」的競酷數位執行長謝松佑。

惜才的謝松佑,一知道西門的狀況,立刻到網咖去把剛開完實況的西門「領回來」。

「我第一件事就告訴西門,你要來這裡住當然可以,但要先打電話回家報平安,」謝松佑回憶,西門就這樣在公司宿舍住下來,並在2013年3月1日「球監」結束後與他簽約。

謝松佑提供西門完整的訓練計畫,讓他得以無後顧之憂精進技巧。「『蟹老闆』是那種就算把自己房子賣掉,也要我們好好打,不用擔心錢的人,是個很堅實的後盾,」西門說。

一度下放候補 改變心態創佳績

宛如西門「電競爸爸」的謝松佑,一手把西門幾近凋零的電競夢救活。隨著西門再度於電競圈展露頭角,上電視電競節目比賽,父母才相信他能憑電競維生,和原生家庭多年的結才慢慢解開。

另一個考驗卻悄然來臨。習慣單人戰的西門,到ahq後,必須與隊友合作,更得打敗自己的驕傲。

「他剛來的時候,真的很固執,」西門的隊友夜夜說,那時還沒有教練,也不知道要怎麼運作戰術,一切都只能憑感覺和經驗,「大家意見不一致時,多半只能順從他,畢竟他是靈魂人物,只能對自己說,『好吧,就順著你吧。』」

不懂得團隊合作的西門,2013年一度打得掙扎,並成為候補,「當下心中真的充滿怨恨,覺得怎麼可以把我丟到替補位置?」西門回想。

這次,解開他與電競爸爸心結的,是他的父親。西門的父親對他說,「就算你想證明自己的價值,也不要只看著自己,」一語讓兒子茅塞頓開。

調整心態的西門,開始學習傾聽他人意見,甚至在隊友意見分歧時調和鼎鼐,為ahq戰隊在2014至2015年創造前所未有的佳績。

全盛時期的西門,讓韓國大魔王Faker也聞風喪膽。電競圈內盛傳,大陸曾想砸重金挖角他,但他不為所動,「海外選手的概念還不流行,而且老實說,很怕被騙,」西門說。

2016年世界賽小組賽中,西門卻意外失誤,使ahq止步於八強之外。雖然誓言要帶ahq重返榮耀,但今年ahq籤運不佳,與去年命運相同。

連續兩年沒能躋身全球八強總決賽的西門,雖在電競場上失意,反倒在家庭生活中收桑榆,與太太實況主薇薇,在2017年八月喜迎女兒誕生。

薇薇與女兒平時住在高雄,與平日得在台北訓練的西門分隔兩地,但只要放假,西門便會搭乘高鐵南下,「我是100分的職業選手,但卻是個不及格的爸爸,只能找時間儘量陪伴女兒。」

「能在職業選手、人父、人夫三個角色間取得平衡,真的很難,」隊友Ziv觀察,西門是「地才型」選手,「有時拚命到連飯都懶得吃,隨手抓個桌上的麵包就當成一餐。」

為了照顧每天都從中午練習到半夜的西門,薇薇為他準備營養品、水果,讓他帶到台北,並叮嚀他要休息,「很怕他健康亮紅燈,」薇薇說。

24歲的西門,其實在電競圈已算是「老將」,退休傳言甚囂塵上。他想了想,頭頭是道地分析,「在台灣當教練很辛苦,比賽輸了都得出來扛鍋,分析師像是打雜的,什麼都得做,如果真的退休,我應該會想要當實況主,多賺一點錢。」

但西門沒說出口的是,希望台灣電競環境更健全,有朝一日,他的女兒可以更無後顧之憂,把父親沒走完的電競路走下去。

>>別錯過本次的電競專題【林俊傑JJ的電競夢】【徐薇兒子江大成的電競夢】【電競知識王小測驗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人物專訪傳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