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新論壇1〉文創、旅創、農創 開創地方生命力

兩岸「創商機」無限 攜手打造幸福農村

文 / 邱莉燕   攝影 / 賴永祥   2017-12-15
兩岸「創商機」無限 攜手打造幸福農村


主持/天空的院子創辦人、常德光點聚落創始人 何培鈞

與談/農委會農村再生基金辦公室執行長 蔡巧蓮;彰化縣副縣長 陳善報;北京陽光眾游聯合創始人、常德光點聚落創始人 冶青;薰衣草森林執行長 王村煌

經濟發展愈快,傳統農村就愈會被破壞、式微,導致在地的文化與產業隨之凋零。為了復興各地產業及文化,從台灣到大陸和其他華人社會,文創、農創、旅創紛紛崛起。 

當科技創新不斷加速,反而激發人心尋求減速的事物,開始擁抱不同生活選擇時,更在意人文與創意的結合,文創也形成了特殊的「創商機」。 

台灣眾多的社造團體長年投注於產業、景區與社區的融合發展,讓偏僻貧窮的小鎮農村煥發新生。 

成功的經驗也吸引了對岸不少人前來取經學習,這正是台灣在邁向國際社會的當下,可扮演的關鍵角色。 

如何利用文化創意、社區營造、青年返鄉重拾地方鄉鎮的生命力? 

本屆遠見高峰會的「文創、旅創、農創,開創地方生命力」論壇,由天空的院子創辦人何培鈞、農委會農村再生基金辦公室執行長蔡巧蓮、彰化縣副縣長陳善報、北京陽光眾游聯合創始人冶青、薰衣草森林執行長王村煌,展開一場既溫馨又發人深省的對談。 

以下為座談精華:

何培鈞:重拾失落幸福 台灣可當華人社會標竿

我是1979年出生的,我常說自己出生在台灣最好的年代,但當我回去家鄉時,又覺得處在一個最失落的世代。為什麼既是如此幸福又是如此的失落呢?這要從社會發展朝向均化的角度去思考。

要思考的是,從城市到故鄉如何讓更多的「青春還鄉」,如何讓地方創生具有論述能力?這個探索是可以讓台灣走向華人社會的指標,也是大家可以努力的方向。

蔡巧蓮:用熱情累積厚度 兩岸文創不用怕競爭

農村要成為品牌,是因為達到了品質,接受了這個品牌就是一個品味。若說台灣農村已經走到文創,代表台灣農村擁有豐厚的底蘊,也到了一個品質,可以打品牌。

在這個過程中,我們發現了一些有趣的事,譬如說食安問題是起於對健康的追求,都市人也想要慢活、追求身心靈平衡,文創及新農民就從中找到新契機,都是從文化概念開始。

農村再生的意義是「I J U」的概念,「I」是Item,表示「我來自農村,又回到農村」,J代表不是在這個農村長大的人可以在這一個農村站起來,U就是回到原鄉。

其實農再辦是接受全民的農業、全民的農村,從都市人的角度或者從另外一個角度都可以切進來。

這幾年,令我印象深刻的是木柵一位青農,他原是做糕點的,後來回到木柵,用鐵觀音茶結合米食做出創意點心,被選為總統府國宴專用,是台灣青農的成功案例。

兩岸青年在農村創生的合作,可用簡單的intention(意圖)跟cotension(爭奪)跟extension(延展)來說明。

台灣青年從intention出發,在內容產業積累到一定的厚度時,不要害怕,要去競爭,把我們的模式和能量擴散,去extension,我對兩岸青年交流持正面肯定的態度。

台灣人的熱情世界少有,有外國人在農村迷路,阿伯會直接帶他到要去的地方。韌性、專注力也是台灣農村的特質,這一代青年仍然保有,不要害怕走出去,亮點就在自己身上。

陳善報:產官學研大平台 農創學院助青農創業

我來自農家,濁水溪是彰化的母親河,沿岸豐饒的土地就是台灣米倉的所在。彰化縣竹塘鄉經過辛勤農民揮汗播種的稻米,連續六年獲得全國名米比賽冠軍。養殖業也在彰化非常發達,市面上平均兩個雞蛋就有一個來自彰化。

彰化縣的施政,北彰化以工業為主,南彰化以農業為主,溪州鄉已規劃了彰南科技農業園區,和農委會合作,要打造一個將近100公頃的強固型溫室,引進高經濟價值作物,鼓勵青農來這裡發展。

彰化也與在地的明道大學合作,成立農創學院,以「創」為出發點,利用產官學研平台,作為青農創業平台,讓有志於農事工作的青年人,希望接受農創學院的論壇或是專題討論課程後,在栽種技術、行銷技巧、產品創意包裝等都能獲得提升,也提高收入。

農創學院在2016年舉辦了三個大型論壇、85個講座,迄今共有4700人次參加,其中有1500位青農。平時還開設蔬菜種植班、農產品牌行銷等課程。事後調查,八成參加的人因此提高了一到三成的收入,成本降低了一到一成半,顯示對青農有實質幫助。

設立農創學院的一個出發點,就是有感於農村人力的短缺跟斷層。根據調查,從事農業工作者的年齡,45歲到65歲占94%,40歲以下只有6%,年齡落差很大。

為了讓青農互相交流,彰化縣農會成立了青農聯誼會,各鄉鎮也有各自的青農聯誼會,目前有800位青農加入,這些都是彰化的驕傲。

冶青:兩岸交流不講價格,專注於價值上,就可以合力

我這一次來台灣有四天行程,每一天都讓我有新的收穫,譬如說去到草屯工藝中心、埔里桃米社區,車埕木業博物館等。

台灣不大,我看到的文創、農創、旅創也很少,但的確看到了台灣的豐富多元,很打動我,我跟台灣好朋友組了一個微信群就叫愛台灣。

隨著發展,大陸人走出去看到更多的地方以後,都會有一種啟發意義,會去想大陸的社會要什麼。

大陸近十年發展速度最快,但是奔向開放的情況還是比較滯後。大陸很大,情況更多元,同一個政策之下可能在不同的經濟發展水準下,都會發生很大變化。

大陸社區營造發展雖滯後,但並不代表沒有發展力量,也逐漸在茁壯。社區營造是個社會運動議題,在大陸也不是敏感詞了,會有愈來愈多像我這樣的人,來台灣學習。

培鈞在竹山做的事最能打動我。2015年我辭掉原來工作,先去了一趟西藏,九月來到台灣。朝陽科技大學的朋友推薦我到竹山換宿,跟培鈞聊聊,因此透徹理解地方創生的價值。

我看到培鈞用系統化的食宿學文,用十餘年的時間進行培育孵化,令我印象深刻。還有水牛建築師事務所的負責人陳永興老師,曾花了十年時間在台南土溝村做社區營造,也讓我有所觸動。我現在和我的夥伴在湖南常德桃花源做的項目,也決定是一個終身的陪伴。

有三句話相當值得帶回大陸,分別是「讓觀光客變成社會學家」「提倡友善的生活體驗」「構建在地美好生活產業」。

兩岸青年就是要相互走動,走動以後自己會有結論。培鈞在2017年夏天專程送了竹山小鎮文創的一位同事到湖南幫忙兩週,我看到了台灣青年人的認真努力。他被空降到桃花源,生平第一次來到大陸,適應得特別快。

兩岸青年的交流不要停留在價格,要停留在價值上,就可以合力。

王村煌:善用邊陲巧勁 找到通往幸福的道路

薰衣草森林是16年前兩位非常有情懷的小女生,在台中新社鄉村開始的夢想。今天如果有一點點成就,應該感謝這塊土地的祝福還有給與,非常多人支持認同,而產生了一個不一樣的企業。

日本小說家村上春樹在耶路撒冷的一場演講上說,與其在一個堅固的高牆跟雞蛋之間,他會選擇雞蛋。高牆是商業的剛性發展,雞蛋是計算不出來的人的體驗感受,對於更美好生活的嚮往,可能很脆弱但很真實。

台灣要成為華人世界的「生活大國」時,希望也有一些產業輸出,七年前我們到日本北海道開了一間民宿。

日本是全世界服務業數一數二最困難的市場,台灣在日本人眼中屬於第三世界,當第三世界的服務業進入到日本,其實是被抗拒的。然而,2014年薰衣草森林從一萬多家民宿中脫穎而出,得到日本最佳民宿第11名,北海道民宿的第四名。

我從中看到台灣的機會跟希望,台灣有土地孕育出來獨特的情況。在這樣的條件下,服務業有沒有機會對外輸出?同文同種的中國大陸市場是很好的機會。

台灣和大陸市場很不一樣,消費者的核心邏輯不相同。台灣會欣賞的文創理念,大陸是不是也一樣?我們從人的角度開始思考這個問題,在南京開設了「幸福塾」,希望在開創大陸的文創旅創農創事業之前,先有自己的核心思想。

幸福塾,就是經濟高速發展之後的下一個狀況,人努力了一輩子就是希望獲得幸福生活,薰衣草森林努力帶給別人和自己幸福。

幸福,不完全從GDP或奢侈品來獲得,台灣探索了很久,幸福塾希望為風起雲湧的大陸民宿、青年創業做培訓。如果台灣善意而美好的東西能做一個好輸出,拉近兩岸認知上的差距,是很棒的事情。

薰衣草森林總是做些奇怪的事,不完全是要創造營收,我們覺得當心裡舒服了,口袋也會很舒服。

體會到台灣的小和大陸的大一個差距,我們花了三年摸索和理解,沒有投資,只擔任一些小項目的顧問,提供旅遊和文創的創新經驗。2016年竟獲得了中國旅遊界奧斯卡獎的最佳旅遊規劃,打敗了大陸一同競爭的知名企業。

這讓我們看到了機會,因為心中有「人」,對於人的尊重是很珍貴的價值,若有辦法在廣大的華人市場產生來自台灣的生活品牌、文創品牌,就能跳脫出重資產大規模的魔咒。

但我們也要承認台灣是邊陲的事實,所有世界上產業的革命、政治上的啟動、生活上的浪潮,全部是邊陲打敗中央。因為如果愈接近中央,愈會喪失自己的獨特性。台灣的生活方式有獨特的芬芳,善用巧勁,總有我們的道路。

關鍵字: 傳產創業兩岸要聞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