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檳榔葉拖鞋走進國際市場

盧建良,打造綠金不老天堂

文 / 遠見雜誌整合傳播部企劃製作      2017-12-18
盧建良,打造綠金不老天堂


「不斷有朋友問我,自動化生產不是更有效率嗎?可是我不想這麼做。誰說一定要把生意做大才算成功?如果自動化,勢必得妥協做些改變,而我想照顧老人、給他們寄託的這個初衷,也許就會消失。」到現在,即使自創品牌Betel Life行銷到美國、新加坡和馬來西亞,盧建良依然把檳榔葉的清洗和晾曬工作留給故鄉的老人家,讓他們用手工慢慢做。

家裡從事紡織業的盧建良,國小畢業被送到新加坡當小留學生。嘉義縣中埔鄉裕民村是他記憶中的快樂天堂,兒時回外婆家玩,最喜歡坐在檳榔葉上,任鄰居小玩伴拖著他向前衝,那種恣意的快樂被收藏在內心溫柔的一角,笑聲的背景,是三合院與滿山的檳榔樹。

中埔是檳榔種植的大本營,以前大家稱檳榔為綠色黃金。等盧建良讀完書回國,一切都變了,水土保持不良、口腔癌都扯上檳榔;很多檳榔園荒廢了,那些靠檳榔把兒孫養大的老人尤其抑鬱,令他心疼不已。

回外婆家享受鄉間生活,找到創業目標

只要有閒暇,盧建良常回中埔享受鄉間生活。儘管父母希望他接掌家業,他卻想知道自己能否闖出一條新路。當時環保意識正盛,盧建良覺得將廢棄物再利用,利人利己利地球,是最好的創業方向。望著遠處的檳榔山,他忽然想起兒時的一幕。

每次外公去巡視檳榔園,小盧建良就化身小尾巴,緊緊跟隨。外公總把檳榔葉摺成長條狀,塞入雨鞋當鞋墊。他好奇過理由,老人家說:「阿公的腳會流汗,檳榔葉能吸腳汗,還能除腳臭。」這段記憶令盧建良開始思考:能用檳榔葉做鞋子嗎?某次看到學生用檳榔葉做美勞、編鞋子,他更堅信檳榔葉再利用是可行的。

「我二十八歲那年催生了Betel Life。感謝父母的尊重,讓我順著心意做事。」盧建良感激地說。

廢物利用,讓掉落的葉子開啟新旅程

舉目望去都是檳榔樹,檳榔葉卻非唾手可得,須等它自然掉落。以前落葉若非燒掉就是做堆肥,由於盧建良出面收購,大家多了一筆外快,對家計不無小補。

檳榔葉集中後,掃除上頭的蟲子和蝸牛,接著清洗和曬乾。農村年輕人口外移,留下來的老人大都身體硬朗,但精神欠缺寄託。盧建良邀請鄰近長者,想打工就來,時間很彈性,許多老人家興致勃勃,重新找回活力。清洗和曬乾葉子的動作在三合院進行,體力負荷跟洗衣、晾衣差不多,來幫忙的長者中,年歲最高的是八十幾歲老阿嬤。

如何讓葉子聽話,曾是盧建良的難題。加工前須將檳榔葉弄得平整,有人提議添加助劑,但那與Betel Life崇尚自然的理念不符,未被採用。經多番嘗試,盧建良回歸最原始的方法,一一重壓,將不平整的部分裁掉,然後再度清洗和曬乾。繁瑣步驟完成後,再將檳榔葉送至彰化加工,製成拖鞋和鞋墊,鞋子的大底則利用橡膠和檳榔葉粉混合製造。

「外公說得沒錯,檳榔葉真的可以吸腳汗。原料自然、能自動分解,並通過SGS一百二十多項檢測,這樣的環保特質很受外國客戶喜愛,在美國、新加坡、馬來西亞都有銷售。」

返鄉創業,盧建良也與兒時玩伴重逢,當年的小夥伴翁聖勳如今是華山基金會中埔站的站長。當得知鄉下募款不易,盧建良馬上捐出兩百雙檳榔葉拖鞋,且透過寄賣販售其他款式,以售出的部分所得捐助中埔站。

中華三菱的「百萬圓夢金勵青招募計畫」,正是翁聖勳告知的好消息。盧建良認為這是可貴的活動,又是極好的平台,值得參加。因為常往國外跑,他備妥資料便請好友幫忙報名和上傳。

看見無數勵青,擁有反璞歸真的感動

在盧建良眼中,「百萬圓夢金勵青招募計畫」對返鄉年輕人是一大鼓勵,社會能出現這種資源非常可喜。看到台灣這麼多年輕人擁抱故鄉,盧建良有反璞歸真的感動,即使未能獲獎,盧建良和Betel Life皆打開了知名度,得到更多認同與鼓勵。

「不斷有朋友問我,自動化生產不是更有效率嗎?可是我不想這麼做。誰說一定要把生意做大才算成功?如果自動化,勢必得妥協做些改變,而我想照顧老人、給他們寄託的這個初衷,也許就會消失。」盧建良說。

所學是國際貿易、開發出好產品、擁有語言優勢,這些是盧建良順利外銷的原因。今年度他除了勤跑海外市場,也接觸一些原住民朋友,得知他們想用檳榔葉做文創卻無力收購葉子時,盧建良開始擔任他們的原物料供應商。隨著Betel Life日趨穩定,盧建良計畫明年抽出更多時間去開拓管道,配合原住民朋友的夢想,把優秀作品送往國外展覽或銷售。

能夠有所作為,並改善他人生活、激起他人熱情,這是盧建良的幸福,也是他對自己的期許。至少,他賦予檳榔葉新的生機。

全台勵青怎麼為青春與故鄉打拼?
請點下方網址看見更多精采故事。https://goo.gl/ckLx2p

關鍵字: 社會關懷創業環保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