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年換10位健保主管,推不動「小診所看小病」…

立委檢視分級醫療成績單,大喊「破功」!

文 / 黃漢華   攝影 / 陳之俊、蘇義傑、張智傑、賴永祥   2017-12-06
立委檢視分級醫療成績單,大喊「破功」!


長久以來,台灣民眾老往大醫院跑,導致醫療無法有效分級,形成資源浪費。

1995年,健保上路時,政府就宣示要落實分級醫療。但22年過去了,健保主管(從總經理、局長到署長)已換了10任,每一任都把分級制度當作主要目標,但成效卻很有限。

回首1988年,台灣診所為1萬1000多家,隨著大醫院醫師自行到外設立診所,近兩年,診所增至2萬3000家,成長兩倍。理論上,診所應該服務更多病人,降低往大醫院跑的情形,但情況並非如此。

今年4月中旬,健保署推出新政策,希望以價制量,讓大醫院看大病、小診所看小病。如未經診所轉診,直接到大醫院看病,門診部分負擔變成420元,漲了60元,如果因感冒輕症,到大醫院看急診,部分負擔漲100元,變成550元。

但半年後,立委檢視分級醫療的成績單,卻大喊「破功」。

調整部分負擔後,某些大醫院門診量並未減少,例如台大醫院從12.28%增加到12.72%,台北榮總從10.14%增至12.76%,新光醫院增加4%,急診也未見減少,顯示分級醫療無效。

為何費用增加,仍無法達到效益?立委發現,基層診所因為一例一休,週日開診有減少趨勢。1月份有3547家診所開業,8月僅剩2425家,週日剩不到20%診所開診。民眾不能去診所,只好往大醫院跑。

(圖/馬偕醫院排隊人潮;僅為示意)

另外,這也與民眾不信任診所、健保給付方式有很大關係。

回想多年前,台灣沒有健保,檢查儀器也不發達,診所醫師憑看診經驗,幫民眾治病,深得大家信任和尊敬。可是,科技進步,儀器發達後,為什麼民眾的信任感卻大大減低?難道是診所醫師看病功力比大醫院差?

「健保總額制度限制了診所的治病武器,」診所協會全聯會理事長曾梓展表示。

他認為,診所醫師從大醫院出來,有些還是醫院醫師的老師,看同樣的病,拿到的健保給付卻比較低,而健保署對診所的檢驗、用藥設有規範,如果超過規定,檢查病歷的抽審數量會擴大數十倍,健保給付也容易被核刪,讓診所醫師做白工。

(圖/診所協會全聯會理事長曾梓展表示,「健保總額制度限制了診所的治病武器」)

基於不要白費力氣,診所醫師寧可保守,少做檢查、少開藥,也不敢大手筆增添新設備。曾梓展說,如此一來,能動用的武器少了,和大醫院比起來,吸引力當然就小了。

相較來看,大醫院因為檢查設備新穎,對病人具磁吸效應,去一次就能徹底檢查病因,大家寧可排隊等待。

新光醫院副院長洪子仁就說,健保實施22年來,大醫院的醫療品質因為健保署和醫策會實施醫院評鑑,藉著考核,提升、強化競爭力,可是對診所的輔導就顯得有限。

他認為,老年社會改變了病人的就醫面貌。如今老年人口增加,九成老人至少有一種慢性病,到大醫院交一次掛號費,就能看好幾科,從糖尿病、高血壓、心臟病、腎臟病,從電腦斷層到核磁共振,可以一次檢查,CP值很高。衛福部也輔導醫院幫老人成立高齡友善門診、共同照護門診,容易吸走診所病人。

(圖/新光醫院副院長洪子仁說,健保實施22年來,對診所的輔導相對於大醫院顯得有限)

健保署在4月鼓勵大醫院透過電子轉診平台,將病情穩定的慢性病人下轉給診所,讓小病回到「小醫院」,可是醫學中心、區域醫院、地區醫院彼此互轉居多,地區轉到診所比例僅1%,區域轉至診所是5%。

因此健保署要求大醫院下轉2%的慢性病人給診所。不過曾梓展擔心,醫院可能私下更改診斷碼,「減少」慢性病人人數。

醫改會副執行長朱顯光建議,健保署不妨對大醫院設立監測指標,獎勵確實下轉輕症、病情穩定病人的大醫院。

曾梓展也提出建言,不同科的診所共同組成聯合診所醫療群。如果健保署開放診所的檢查項目,擴大診所醫療群的看診,彼此互轉病人,相信水準不比小型醫院差。

但最終能否達到大醫院看大病、小診所看小病,仍是很大挑戰。

不過,健保署長李伯璋連忙喊冤,強調分級醫療是「玩真的」。去年4到8月的醫學中心總門診量為1378萬人次,今年同期是1292萬人次,已明顯減少,轉診率也提高,許多醫院院長也反映患者真的變少,已有成效。

(圖/健保署長李伯璋連忙喊冤,強調分級醫療是「玩真的」)

關鍵字: 健康醫療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