歧視的壓力

文 / 一流人      2017-12-10
歧視的壓力


好幾個月前,女兒告訴我:「媽媽,你能不能不要帶哥哥來安親班接我?」

我告訴她:「不行!因為哥哥不能一個人在家。」

前天,我一如往常帶著兒子去接女兒,但因為安親班地理位置的關係,門口常常塞滿了家長和車子,通常這時候我都會讓兒子進去安親班,因為老師看到兒子就會知道要叫女兒放學了。

那天我在車上等了很久,好不容易車子可以稍微移到門口放,我連忙下車進了安親班,發現兒子並沒有安分的坐在沙發上,他翹著腳在挖鼻孔。然後女兒跑了出來,情緒激動的說:「媽媽!他們三個!就是他們三個!我告訴他們,再這樣我就不理他們了!」

我:「好!我知道了,我們先回家。」

當時安親班老師忙得人仰馬翻,根本沒見著是什麼情形。

回到家,我讓女兒情緒平穩後再問她:「怎麼了?」

女兒:「他們就一直輪流來看哥哥,然後來告訴我:『喂!你哥在挖鼻孔耶!』、『喂!你哥腳抬好高!』、『喂!你哥怪怪的!』。」

我想了一夜,隔天我和安親班老師溝通了一下,我請安親班老師幫忙,下回若是見著我兒子進去時,就直接對我兒子說:「好!老師知道了,你可以回車上找媽媽了。」

我想這是我唯一能幫女兒減少別人對他歧視的壓力。

安親班老師說他還是會去班上了解一下,他希望要導正孩子們的觀念。

昨天,老師告訴我,他讓那三位同學跟女兒道歉,因為他覺得要讓同學有正確的觀念,因為不管如何,恥笑別人就不對了。

回到家後,女兒告訴我:「媽媽,還有一個同學沒跟我道歉,因為他今天先回家了。」

我請她坐在旁邊對她說:「喔!你覺得這個道歉很重要嗎?」

女兒點了點頭。

我:「媽媽認為道歉不重要啊!重要的是,你自己心裡不要被影響了!」

女兒:「可是這樣是在保護哥哥啊!而且這樣那些人以後也不會笑我跟哥哥啊!」

我:「也是啦!那⋯⋯你畢業了以後呢?沒有老師知道了,怎麼辦?」

女兒想了一下搖搖頭說:「不知道。」

我:「所以媽媽希望你自己心裡可以練習,讓這些話傷害不了你,這些話可以聽聽就忘了。」

女兒:「可是我心裡還是覺得難過!」

我:「我知道!我也一樣難過!但是這件事情必須要告訴你,你以後一輩子都會遇到同樣的問題。到時候你長大了,沒有老師、沒有媽媽可以幫忙,你就要先學著讓自己心裡先不受傷!」

我接著說:「因為以後若是出去外面,那些是不認識的人,難道到時候你要跟他們爭嗎?萬一那個人動手打你了呢?你也跟他們打嗎?你打了這個,後面還有千千萬萬個,怎麼辦?」

女兒搖搖頭,然後開始掉淚。

我:「最好的方法就是,先學習這些不好聽的話不要傷害自己!媽媽沒有要你馬上就不傷心了,媽媽也練習了好久好久。」

女兒:「你知道這三個人是誰嗎?」

我:「我不想知道。」

女兒:「不管!我還是想要跟你說。」

我:「好吧!你說。」

女兒唸出三個人的名字後,我也掉淚了,因為其中有一位是從她一年級開始就很要好的朋友,他們一直都很要好!

我哭著對女兒說:「還⋯⋯是⋯⋯要⋯⋯練⋯⋯習⋯⋯」

女兒跑開去她的書桌那邊,我在這頭無聲的掉淚,聽著她啜泣了許久。

我想,我真的不夠智慧,我在28 歲才開始學習這樣的人生課題,十年了!我也怎麼都學不好,我又怎麼讓一個8 歲的孩子學習這樣的人生課題?

幫忙分享一起幫助自閉症的孩子和家庭,從自己做起,也教導自己的孩子,停止用眼神、言語甚至示肢體去歧視這些特別的孩子,希望大家從「自己」做起,我們一起lovelife——

本文節錄自:《祐見禎星:完美媽媽遇上火星來的自閉兒》一書,劉祐禎、蘇秀芳著,布克文化出版。

關鍵字: 健康醫療親子閱讀生活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