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愛電影的最台日本人北村豐晴

文 / 一流人      2017-11-23
超愛電影的最台日本人北村豐晴


跟大師合作2—行定勲、李屏賓

隔年又接到日本大製作電影。《春之雪》是三島由紀夫的作品,由行定勲導演。演員妻夫木聰、竹內結子、及川光博、岸田今日子、石橋蓮司等等都是我從小看到大的知名演員。我是攝影師李屏賓(賓哥)的翻譯。我自認為已經接觸了大大小小的電影,應該不會緊張。但是這部片對我而言,壓力太大。

因為賓哥是這部片唯一一位外國人,我是他的翻譯。導演排戲後問攝影師想怎麼拍。八十位以上的工作人員都在等待攝影師,不過大家聽不懂,所以大家馬上看我。這可不是開玩笑的,日本工作人員平常超嚴肅,而且賓哥的攝影運鏡像詩一樣,很難翻譯,看過他的作品就知道。

在日本水土不服,便祕十七天 

幾天後發現,這次攝影協助是平常跟導演合作的福本桑,跟導演的默契很好,非常懂攝影,而且會說流利的英文。因此,福本桑幫我翻譯,我沒事做了嗎?並沒有!燈光組、美術組都要跟攝影師溝通,我不能離開攝影師,攝影師去哪兒我就要一起去,跟保鑣一樣。沒想到,在日本水土不服,便祕十七天。

說起來真不好意思,但還是說一下。我平常很會大便,在家如果沒事要大三次也沒問題,幾乎是吃什麼大什麼。這樣的我,十七天沒有大便,本來覺得沒關係,不大便也不會怎麼樣,但超過十天開始很緊張,而且又不能吃瀉藥,拍片中不能離開現場。萬一不小心拉出來,我就不要做人了。第十二天的時候,我的肚子變超大,感覺到肚子裡都是滿滿的大便,連打嗝、流汗好像都有大便的味道。我的幻想是大便無法從肛門出去,開始找其他地方當出口。第十七天,終於吃瀉藥了,我以為會有十七天分量的大便出來,結果,只比平常多一點而已,我很好奇到底十七天的食物跑去哪裡了?

話說回來,行定勲導演是我看過最堅持拍攝的導演,每天拍攝十七小時很正常,放假那天還要勘景,是我人生最辛苦、但收穫最多的一部片。行定勲是影響我的拍攝手法最深的導演,他堅持拍到自己要的畫面。他對於畫面的執著與堅持,我要學起來。

在參與這部電影之前,我很少遇到棚內搭景的戲,因為我認為棚內搭景是電視劇的拍法,電影一定要拍實景。這回我大開眼界了!

原來棚內搭景可以這麼精緻

這部片有很多棚內搭景,品質好的搭景看起來跟真的一樣。故事是一百年前的貴族生活。那時日本比較少一百年前的建築物,有的話也變得太老舊。這部片需要的是大正時代貴族的房子,所以庭院、街道幾乎都是搭景的。有一場竟然在棚內出現森林、湖泊,我驚豔到快昏倒,哪裡來的樹?哪裡來的池?之後拍片時覺得能搭景就搭景,但是問題來了,這樣會花太多錢!從想要棚內搭景到真的拍出搭景,我花了將近十年的時間。所以,拍《阿嬤的夢中情人》第一次搭景的時候,超感動,很想繼續拍棚內的戲,不想拆掉。從此,我愛上棚內搭景,因為不會耽誤拍攝,不用考慮天氣、附近居民,讓我能夠專心一意地導戲。

這部戲的工作人員很多,接近一百個。演員也很多,每個都有經紀人,臨演又特別多,而且是大正時代的故事,髮型、衣服都要花時間準備。跟臨演互動的戲,有時候光排戲就弄半天。為了一個鏡頭,為了一場戲,為了一部電影,電影需要花時間與金錢,導演、工作人員的堅持與意念都在畫面裡。

我那時候大學還沒畢業,也還沒拍到長片,能夠接觸這部片是個很好的經驗。行定勲導演也是從獨立製作變成票房導演。我不能急,要先想出不花錢、不花力氣就能感動到觀眾的劇本。有一天,我也要拍大製作的電影《我的老婆是忍者》,不過已經想了十年,卻還沒開始拍!

首圖圖說:在日本拍攝《春之雪》,我竟然緊張到便祕十七天。這張照片裡,我是攝影師,賓哥假裝是我的助理,左前方假裝當場記的是今井孝博(目前也是日本有名的攝影師)。

本文節錄自:《騎摩托車戴安全帽那一年:1997我成為最台日本人》一書,北村豐晴著,大田出版。

關鍵字: 健康醫療生活閱讀職場生涯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