獲王永慶垂青多次延攬 馬玉山選擇創業

文 / 一流人      2017-11-16
獲王永慶垂青多次延攬 馬玉山選擇創業


痛苦都是日後的養分

我有兩個故鄉,一個是山東,一個則是台灣。

我在山東平度出生,但十幾歲就跟著部隊來到台灣。山東是我的根,而台灣,則是真正滋養我、讓我成家立業的地方。

所有我接受過的正規教育,都是在台灣完成的。小時候,中國大陸北方連年在打仗,後來逃難時又顛沛流離,根本沒辦法好好上課,學習非常克難,一直到了台灣以後,才開始穩定下來好好讀書。

我太太是道地的台灣小姐,我們冠德是台灣的上市公司,我在台灣建立家庭、建立事業,對這片土地,有著極深厚的感情,我確確實實覺得自己是一個台灣人。這幾年,常到中國大陸訪問,雖然我閩南語講得不好,可是我到大陸時,不時就會想要講兩句閩南語,或許,這就是一種「想家」的心情吧。當人身在外地時,才會意識到自己對家鄉的思念。台灣對我來說,早就是家鄉,若不是這片土地給我的滋養,我不會有今天。

雖然因為歷史的因素,台灣早年存在族群問題,現在也仍常陷於藍綠紛爭,但是,從我自己數十年來的觀察,我覺得台灣的文化有很強的包容性,百姓工作勤勞努力、性格溫暖好客,願意接納認真奮鬥的人。

我到台灣來時,只是一個失去雙親庇護、一無所有的孩子,但我現在卻創辦了一個擁有上千人團隊的企業集團,之所以能夠如此,是因為台灣社會提供一個公平、合理的競爭環境,讓有抱負又願意耕耘的人,都能得到發展機會。

我先是受陸軍官校教育,後來,我去考了淡大夜間部,半工半讀完成大學學業;一九九九年,事業略有小成之際,我又去考台大EMBA,取得碩士學位。在台灣,只要你真的有心想讀書,不愁沒有受教機會。

我做的是建築業,過去,這個產業的本土色彩很濃厚,以所謂的「本省人」居大宗,在工會裡,只有我是「外省人」,可是同業們也不會覺得我是「外省人」就結黨刻意排擠我,我們都是好朋友,大家在生意場上,公平地各憑本事競爭。

路逢貴人,得道多助

在我這一生中,有太多需要感謝的貴人。

童年時,因為對日抗戰,我幾乎失去所有親人,要不是有我母親陪嫁彩虹姐與我二嫂的接濟收容,我可能已經死在戰亂中。她們與我並沒有血緣關係,純粹只是因為憐憫我孤苦無依,所以幫助我,在那個自身難保的非常時期,只有無比善良的人,才能做出那樣的決定。

少年時,戰火未歇。先是有我二哥袍澤宋隊長一家人庇護供養我,後來戰事白熱化,我隨軍隊逃出青島,過程中也險象環生,但因為劉安祺上將以及許多軍人的保護,我才能毫髮無傷地來到台灣。

在那種時代,個人是很渺小的,無數人命就像是泡沫一樣,毫無價值地消失了,我真的很幸運,遇到許多好人,得以苟全性命於亂世。這些人不但是我的救命恩人,他們的人格對我的影響亦很深遠,他們讓我知道什麼叫做慈悲、什麼叫做「重然諾」,一個人無論在何種困境中,還是可以選擇做一個溫柔善良、正直磊落的人。

我在台灣一開始受的是陸軍官校教育,原本,我是以「當將軍」為生涯目標,但卻誤打誤撞進入了企業界。

我在警務處的長官張國疆張處長,對我十分照顧提拔,他當初把我從部隊拉去當公務員,雖然斷了我的「將軍夢」,但如今回想,說不定這才是最好的結果。我在嘉新水泥時,曾與老長官在休士頓碰面過,他非常以我為榮,再三勉勵我:「玉山,你做專業經理人也做得這麼好,將來也要走得穩穩當當啊。」我連忙說:「這都是老長官教育得好。」我這句話可不是客套話,是真心的感謝。想當年我二十多歲的年紀,多虧張處長和他官家小姐出身的夫人細心調教,我才能通曉這許多應對進退、人際關係的技巧。

進入企業界以後,嘉新水泥張敏鈺董事長,還有他的公子張東平副董事長,對我非常信任授權,我所做的決策他們都完全支持,放手讓我去做,給我很大的發揮舞台。在嘉新水泥或其相關事業那幾年經手的任務,無論是做岡山廠廠長或是擔任專業經理人,乃至於負責蓋IBM大樓,這些經驗,都對我後來創業產生極大的效益。他們的知遇之恩,我深深感激。

在這段期間,我也結交了不少知心的好朋友,當時在《經濟日報》任職、主跑水泥業的媒體朋友李紀台就是其一。他很欣賞我,一直說服我要出來創業,也不吝於介紹他的人脈給我認識,我與有「經營之神」美稱的前台塑董事長王永慶先生結緣,就是透過李紀台的引介。

王永慶先生曾經多次問我是否願意到台塑任職,甚至提議說可以創立一間公司讓我當總經理,能夠蒙他賞識,我甚感光榮。每一次跟王永慶先生見面,都能學到不少經營技巧與管理哲學。

台塑當年在花蓮有一個石灰石研磨廠,記得有一次我受邀到王永慶先生家裡吃飯,石灰廠的廠長也在,王董事長席間問那位廠長:「你生產一噸石灰石粉,要用到多少度電?」對方猶豫片刻,回答了一個數字,王永慶先生糾正他,說應該是某某度才對,後來又問到運石灰石用火車或用貨車運的成本差異,我看那位廠長這頓飯恐怕是吃得冷汗直流。王永慶先生的事業版圖這麼大,但是對成本的掌握仍如此精明,實在令我折服不已。

雖然後來我並沒有加入台塑,而是選擇創業,但我還是誠懇去請益他:「報告董事長,我現在創了一個一點點大的事業,想請教您,該怎麼當董事長?」王永慶先生也很大方地告訴我:「當董事長第一要緊的,就是一定要實際參與經營管理,如果你沒有參與經營管理,你就不知道你團隊裡哪一個人是真正有能力的人; 第二,你的成本一定要抓得很清楚,不合理一定要馬上改善。」

我經營冠德這三十幾年來,一直莫敢或忘這二個大原則。冠德能夠走到今天,王永慶先生給我的指導,是一定要記上一筆的。

我曾經上過李四端先生的節目,他問我:「為什麼董事長什麼事都要跑到第一線?」我回答他:「在這團隊裡我最資深、最有經驗,發生重要問題,我怎麼可以往後退?」這種原則,一方面源自我受過的軍人教育,指揮官絕不可臨陣脫逃;另一方面,則是王董事長的精闢指教。

多年來,陪著我一起打拚的冠德同仁,也是我生命中的重要貴人。

因為是自己一手創辦的事業,我花在工作上的時間極長,對我來說,冠德建設就像是另一個家一樣,同仁們就好像家人一般,同甘共苦,榮辱與共,沒有他們的付出與承擔,冠德不會有今天。

永遠的大後方

還有一位貴人,我想特別提一下,她是我這輩子最重要的貴人,就是我的太太。

跟她交往時,我在當公務員,薪水只有一點點,她一個台灣小姐,竟然願意下嫁給我這個什麼都沒有的「外省人」,勇氣可嘉。

我不管做什麼決定,我太太幾乎都支持我。當年我本來要隻身去美國讀書,我們已經有孩子了,但她卻沒反對,只是默默買了布,幫我做了幾套褲子,想讓我帶去那裡打工時可以穿。張東平先生希望我調任到岡山廠擔任廠長,而且是隔天就要動身,我回去跟我太太講,她居然也沒有說不。我在岡山廠那三年,經常每隔兩、三個月才能回家一次,根本沒辦法分攤家裡的事,她也沒有怨言,自己一個人帶孩子、打理所有家務。對於一位職業婦女而言,是何其辛勞,我由衷感謝她對我的支持,以及對我們子女的教養與付出。

等到我考慮要創業時,她更是給我極大的鼓勵,即使我要把我們住的房子拿去抵押,她仍然支持。二○○○年,我個人的投資失利,公司也面臨很嚴峻的挑戰,她沒有歇斯底里找我吵架,而是實事求是地幫我解決了所有私人財務的問題,讓我無後顧之憂去挽救公司於危機之中,她實在是一個有勇有謀的女性。

我在工作上遇到困難時,太太經常給我許多鼓勵,反而是我事業做得很順時,她經常提出批評:「你要知道,這些事別人不會跟你講,只有我會跟你講,你不要得意忘形。」忠言逆耳,有些話聽起來實在不那麼舒服,但確實是我最需要的,我很慶幸自己能夠擁有這樣一位獨立、堅強而又有智慧的賢內助。

坦蕩走大路

《天下文化》的高希均教授當初邀請我出書時,我一直有點惶恐,覺得實在不敢當,我馬某人的人生,真的有什麼值得出一本書的內容嗎?

我雖是白手起家,但並不覺得自己有太多豐功偉業可提。比規模,冠德建設是大型建商,獲利也不錯,但並不是最賺錢的建商。 雖然很努力想為社會做出更多貢獻,但也一直很忐忑,覺得還做得不夠。

若要說有什麼可以跟讀者分享的,我想是一點做人做事的堅持吧。

《論語》裡有句話叫「行不由徑」,形容人做事正直不偏邪,這也是我給自己的期許—從以前到現在,無論是做人或做事,我一直要求自己要堂堂正正走大路,不要去走偏邪小路。我不結交不正派的朋友,做事業時,也絕不為了賺錢而昧良心。

但無論是做專業經理人或是創業,我敢說我手潔心清,從來沒有做過什麼違反法律或罔顧道義的事情。每個創業的人,都希望自己的公司能夠飛黃騰達,我當然也是,可是那必須在誠信經營的前提下。我們冠德建設雖然不是最大、最賺錢的建商,但我們對於品質的堅持和服務的滿意度,顧客們應該是有目共睹。

雖然過程中,經常遭遇各種危機和考驗,但我一直是很樂觀而且很有信心的人。我從沒想過要放棄,一旦放棄了,就什麼都歸零了,而且,你該怎麼跟那些全心信賴你的人們交代呢?我總是相信,只要認真踏實去做,困難一定可以解決的,就算可能要經歷一些痛苦,但只要能熬過這些痛苦,這些經驗值,都會成為日後更上層樓的養分。

特別感謝高教授的邀請,以及天下文化團隊的支援,讓我有機會能夠爬梳過去的人生。

跟諸位讀者分享這一點點經驗與心得,期盼與大家共勉勵。

本文節錄自:《築冠以德》一書,馬玉山著,李翠卿採訪整理,天下文化出版。

關鍵字: 閱讀人物專訪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