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科學園區換檔再起

文 / 許彩雲    
1995-11-15
瀏覽數 12,250+
科學園區換檔再起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九降風吹起新竹科學園區陣陣黃沙,風過後,四幢興建中的巨型廠房赫然矗立眼前。路的左邊是華隆集團的嘉新畜產晶圓廠、聯華電子第三廠。右邊是外商飛利浦公司、永豐餘企業投資的元太科技。四幢廠房加起來吃掉近六十公頃土地,相當於園區十個宏碁廠房。

科學園區變大了。這四家新廠已經奪園區後門而出。園區也變「壯」了。前年營收開始突破千億,今年上半年,園區創造了一千二百餘億元營收,比剛起步那年整整多出四十倍。園區企業獲利能力,更早在三年前起,就高於全國平均水平。

園區去年起到未來二年,還有四千八百多億資金要進來。與園外廠商投資意願直直落情況,相映成趣。

耀眼的成績,使園區成為新政經策略標竿。各縣市成立類似新竹科學園區的新工業區呼聲,一波高過一波。

園區更大的蛻變,是內涵豐富了。它已從少年長成青年階段,成為一個能夠自我新陳代謝的有機體,技術及資金再不需要仰人鼻息。

科技生根,是園區脫離生澀階段的最佳表徵。

中午時分,在園區天外天餐廳,一頓飯下來,可以聽到各種科技資訊。

雖然比之矽谷人高水準(技術)、高功利(時時談「權利」)的境界,還有不及,「園區科技人的深度已經夠了,」做通訊產品的東訊公司總經理劉兆凱說:「這方面馬來西亞、新加坡、香港差得遠了。」園區企業多數已非當日傲傲待哺(技術)的嬰兒,而是身懷絕技者。

技術、資金漸自立

園區企業平均五%的研發經費,已比工研院年度科技專案計畫總經費還要多。以半導體業為例,共有一千多個研發人員散在各企業,「比工研院研發人數大太多了。」管理局長薛香川說。自主研發,已轉成一股自我成長的力量。

和飛利浦合資的台積電,在迅速累積技術實力後,便主動說服原本提供設備的股東飛利浦,等到二廠興建時,改用能產生較高良率的日製設備。「我們向他們證明了技術移轉後的學習能力。」台積電副總經理曾繁城說。台積電去年賺了八十五億台幣,是園區最會賺錢的廠商。

豐厚獲利的企業把園區變成聚寶盆,許多人聞風而至。「連不想回來的,也把這裡當作淘金業而趕回來。」一位園區公司總經理諷刺地說:「科技業好像已經沒有「風險」問題了?」

事實上,園區熱門股在不振的股市,反而成為支撐的主力。

而資本逐漸大眾化,法人資金從股市入主園區企業的例子也正方興未艾。幾個月前,中部天發財團想要入主做記憶體的旺宏電子,引起旺宏股價一時劇烈波動。

多樣化的園區,也有人不想只搶眼前利潤。「高科技人才應該做設計,否則豈不是像五輕、六輕一樣?」以十年時間構思指紋辨識技術的星友科技創辦人評文星說:「台灣已不適合做看到市場好才進去的產業。」

星友科技採精兵路線,切入至少三年後才可望成熟的指紋辨識產業。許文星看好資訊革命未來進入軟體時代,最重要的遠距服務,關鍵技術在電子認證,而指紋辨識是唯一的解「鑰」,握有專利的關鍵零組件技術,他期望以「CIT」(Created In Taiwan)取代「MIT」。

揮拳力拚

園區前五名企業,占了一半營業額,前二十名則共占了超過七七%。大型公司與小型公司兩極發展的趨勢,區隔出「大者以生產為主、小者以技術為主」的不同特色。

他們也各自面對場場激烈淘汰賽。 最近,聯華電子為了躲避與英代爾晶片組產品正面衝突,一口氣在四個月內,宣布規模達一千億的三家中美晶圓廠合資計畫,從生產自有品牌大轉彎到晶圓代工製造。

宏碁、聯友光電、合勤等十餘家大廠,最近也展開增資,以因應擴廠、開發關鍵技術、建立國際行銷據點等大動作。管理局估計未來幾年內,有數家大廠將會搶進全球五百大行列。

循線追訪園區產業發展,今年一到八月,園區產業創出營收平均成長率達六0%的榮景下,的確有不同的發展故事、不同的遊戲規則。

管理局估計,園區主力產品超過一半居萌芽、成長期,四分之一處在成熟期,而有五%已在衰退當中。園區管理局企畫室副組長潘仁聰更估計,至今有五十餘家企業退出園區經營,失敗比例約二五%。

以利基市場為重點的企業,不確定感特別深。

不像電腦、半導體業的開放市場,通訊業長期面對的市場較封閉,廠商缺乏機會培養實力。台揚董事長王華燕就指出,相對於電腦、IC業的大筆投資,國內通訊廠商由於一般產品性不強,國內市場不大,「給他一百億,他還不知道市場在哪裡呢。」

自認走利基路線,「是沒辦法中的辦法」的台揚,拜有線電視蓬勃發展之賜,近來轉攻內需市場。TVBS、HBO電視台,都找上台揚安裝解壓縮工程,以解決收訊品質問題。

東訊的劉兆凱更說,利基市場發展固然可期,「問題是打完第一支全壘打之後,還要多久才會有第二支?」他認為國內通訊產業要變成世界級,除非政策開放,否則很難。

自求多福,東訊只有不斷創造新利基市場,例如用最新開發出的行動通訊基地台無線通話系統,創造利潤。

半導體照出光亮

另一邊卻有截然不同的氣氛。

幾年前幾呈虧損的宏碁,從生產系統改為生產主機板、將工廠機器使用從八小時提高到二十四小時,今年上半年以營收二四0億元在園區奪魁。

沿著園區三路一帶,台積、聯電、華邦……等公司一路排開來,熟知科技公司股市行情的人,會立刻感覺「金光」閃爍。走入成長期的半導體業,如今在園區這一帶綻放非凡風采。

繼台灣積體電路、聯電之後,今年總營收將突破百億大關的半導體業,還有華邦、台灣茂矽、旺宏等企業。

事實上,業界形成的群聚效果,如特殊的知識與技能、彼此關連的應用技術、由彼此競爭的供應商及客戶所組成的特殊溝通管道,及研究機構,使園區凝聚出無法轉移的地區特色。

譬如為迎合半導體業快速發展,專作半導體產品銷售的漢民科技,發展出周邊新行業--製程研發中心、人力訓練中心、新技術引進中心,以中立角色替半導體業解決人才與技術等問題。為了接近客戶,漢民科技最近從園區外搬進區內。

相互支援的體系,更出現在不同行業。台灣積體電路和聯華電子因為在電腦業先發亮,產生滾動效應,為半導體帶來市場。如今「IC業發展起來,電腦業又可以迅速取得零組件,兩者愈滾愈大。」宏碁電腦新竹廠區總廠長林銘瑤分析。

台揚的王華燕更認為,半導體、數位化電視產品在園區實力愈來愈強,通訊產品也愈來愈多,兩者產品介面一旦連結,估計不出兩、三年,園區通訊整合產業的競爭力就會出來。

半導體成功者的經驗,淬練出其他產業可以共亨的台灣競爭力。

「同樣投資的產出量,台灣已高於任何一國。」浸淫IC業十九年的漢民科技副總經理蔡楨貴分析,「他們可以同時生產上百種產品而仍維持高生產力。」園區業者觀察。

半導體業為台灣科技產業照出一道光亮,「終於找到一個進可攻、退可守的產業。」漢民的蔡楨貴說。在與世界科技業競賽上,台灣競爭優勢還是建立在製造上,「高科技的製造者」正是現階段台灣賴以生存的本色。

園區產業發展就像環境演化,從苔蘇、草本植物、灌木、到大樹。而大樹究竟會回過頭來遮斷陽光?還是會互相庇蔭?

因為晶圓廠擴充太快,資源原就有限的園區,引出不少爭議。有人認為,從支援系統和比較利益角度,新竹要保留半導體全程發展,其餘產業可到新園區。有人則立場相反,「園區不是加工區,量產廠商該出去。」

「誰該離開?離開了要去哪裡?」園區廠商公會理事長孫弘說出問題棘手:「園區企業畢竟還沒大到像台塑一般,可以一句話就填海造地。」

困難處不止一端,為了解決水源不足,管理局從苗栗水庫拉來管線。「我們出錢挖管子,財產應該是我們的,結果地方卻要求回饋。」說話快速的薛香川不禁皺眉。整個工程要拖到明年,二月,而三年後可能又有問題。

土地徵收問題更是棘手。園區在苗栗的四期擴建土地至今尚未拍板,薛香川形容是「不可思議的困難」。而因為聯外道路始終未拓寬,塞車問題一日日困擾著園區。

許多廠家都認同管理局行政效率高,「但政府整個推不動,小單位獨善其身又能如何?」台揚王華燕說。

需要精英中的精英

企業最掛心的,還在人力資源不足的隱憂。日前園區已引進三千多名外籍基層勞力,管理局估計未來一年,還得新增三千名。王華燕則認為,人力不足的問題,會從基層往上蔓延。

因為經營成本提高,迫使企業必須訓練更高層人員,或採取外移。這個循環並非不會出現在科技業,「矽谷就發生過,企業後來多跑到奧勒岡去發展。」曾在矽谷待過的王華燕說。

「要跟國際競爭,一定要精英中的精英,」薛香川從不同角度建議政府應該開放眼界,到全亞洲吸收同文同種的精英人才,參與科技隊伍。

種種問題,「還需要政府造一個坡,營建產業環境,方向對了,才能真正產生滾雪球效應。」蔡禎貴說。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傳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