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永遠的彭明敏

文 / 林蔭庭    
1995-10-15
瀏覽數 12,050+
永遠的彭明敏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彭明敏總也不老。他就像科幻片裡的主角,冰封三十一年後解凍復生,以舊日神貌重臨人事全異的世間,依然受寵。

對千千萬萬傾慕彭明敏的台灣人而言,他永遠是一九六四年發表「台灣自救宣言」時的彭教授,永遠是那位世家子弟、國際公法權威、首屆十大傑出青年之一、戰後台灣最年輕的教授。

流亡海外二十餘載,他的學術成就未有重大突破,他曾與海外台獨組織鬧得不歡而散,他曾孤寂地一人獨臂駕車橫越美國,也曾貧困得西裝穿破了裡、領帶磨出了絲。

但對「彭迷」而言,這些都無妨;彭明敏的生命停格在三十一年前的那一刻,直到近日他投入台灣首屆總統選舉,才又恢復了動態。

當年一篇「台灣自救宣言」,讓彭明敏在反對運動中的「先知」地位至今不移。

在民進黨總統初選中擔任許信良發言人的陳芳明,曾向詩人朋友推介許信良的著作「新興民族」,朋卻回說:「不必了,彭明敏三十年前的那篇就夠了。」

彭明敏當年與學生魏廷朝、謝聰敏共同起草「台灣自救宣言」,主張「一個中國、一個台灣」、「反攻大陸絕對不可能」、「重新制定憲法」、「重新加入聯合國」、「普選產生國家元首」,在本土反對運動史上,是第一份將這些理念說得完整周延的文字。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本文出自 1995 / 11 月號

第113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