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綠色和平保衛戰

文 / 賓靜蓀    
1995-09-15
瀏覽數 16,900+
綠色和平保衛戰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一場海洋保衛戰在浪濤洶湧、冰冷的北海中展開。

相當於四、五十層樓高、一萬四千五百公噸重的儲油平台布蘭特史派爾,正被拖往鑿沉之海域。海面上,幾尊「水炮」每分鐘噴出六公噸的強力水柱,企圖驅散橡皮小艇中冒著生命危險阻止這龐然大物前進的英雄;空中,直升機盤旋觀望,兩名攀壁專家驚險萬分地登上已空無一人的平台。在俯瞰鏡頭下,白色水柱交織成灰濛濛的水霧,儲油平台固執地轟立海中,橡皮艇上的英雄更顯得渺小而無畏。

所有情節都像極了精心安排、名導演策畫的好萊塢動作片。扮演英雄的,是世界最大規模的環保團體「綠色和平組織」,「電影」中的壞人,則是世界第三大企業「蜆殼石油公司」。而蜆殼公司最後決定將廢棄的儲油平台拖回處理,則更符合好萊塢電影正義終於戰勝邪惡的通則。

多年來,綠色和平組織以大自然的戰士自居,始終轟轟烈烈地挺身於保護環境第一線,抵抗大企業和政府的權勢、金錢以及面對自然的傲慢。攀登化工工廠的煙囪、占據核能電廠的廠房、阻止捕殺鯨魚……,這類強調衝突對立的行動派作風,使得其成員經常遊走在法律、甚至生死邊緣,而透過傳媒報導,也總能喚起大眾的強力共鳴。「我們和消費者的情緒一起工作。」該組織的國際總監提洛博德不諱言,他清楚地指示各國主管:「抓住群眾的想像力!」

消費者的力量始終具有綠色和平組織各項活動的槓桿作用。蜆殼公司北海一戰的成功,正是抓對歐洲人(尤其是德國人)筋脈的例子。

每天小心翼翼做五種以上的垃圾分類,在公園或草地上留下任何一灘油漬都會遭到警察取締的德國人,對一方面願花費三千萬馬克做環保形象廣告,一方面卻為節省開銷,要將帶有石油酸渣、有毒重金屬、放射性質的儲油平台鑿沉海底的蜆殼公司,已經忍無可忍。他們憤怒地質問:誰是海洋的主人?為什麼小市民不准污染環境,而大企業可以為所欲為?

已成跨國「企業」

上從德國總理科爾、各黨派主席,下到教堂組織、市井小民,都間接直接地對蜆殼石油的表裡不一、不負責任,表達了強烈的不滿。擁有全德第二大連鎖加油站的蜆殼石油,遭到消費者的抵制,極端暴力分子甚至燒毀閃著黃底紅蜆殼標誌的加油站。短短幾天之內,就造成該企業二0%到五0%不等的虧損,荷蘭和美國的消費者也漸次跟進,連荷蘭王子都寄出一封內容相當於「哀的美敦書」的關切信函。最後,蜆殼石油被迫改變初衷,同時企業形象毀於一旦。

綠色和平組織自七0年代以來,已經逐漸由「殺死巨人的小英雄」,搖身一變為一個總部設於阿姆斯特丹的非營利跨國「企業」,集結全世界二十九個國家的同名組織、一千二百名全職的工作人員,旗下擁有七艘名為「彩虹戰士號」的船隻;還有三十艘橡皮艇、一架直升機、一個熱汽球、由大哥大到衛星傳送器的現代化通訊設備,甚至可將攝影機畫面輸進全世界最廣的電腦網路Internet。

而也正是組織的不斷擴大,削弱了整體的結構,再加上時代條件的改變,一味抗爭的策略曾經一度顯得捉襟見肘。「綠色和平組織的每位工作人員都是各專業的專家,但是沒有人知道一個組織怎樣運作!」荷蘭籍的吉斯提梅承認,過去五年,該組織陷於一種自顧不暇的管理危機中。

相對於過去所謂「古典對抗」行動--猛烈攻擊意圖破壞環境的企業或政府,綠色和平組織新一代的主管正在嘗試所謂的「科技對抗」策略,以對應勢力日增的跨國企業。「過去,直接的反抗行動只是向對手說「不」,現在我們企圖與對手合作,告訴他一個代替方案。」國際總監博德分析。

綠色和平組織建立自己的研究中心,甚至協助企業發展新產品,並與企業主管同桌討論。三年前,該組織提供德東一家小公司製造無害臭氧層的冰箱技術,並替它爭取到五萬張訂單,一時之間洛陽紙貴,西德家電大廠西門子立刻轉用這種不含氟氯碳化物的冷媒,目前這種技術也已成為德國電冰箱市場的主流。

如今戰線拉到法國

綠色和平組織在對抗化學、紙漿工業和保護海洋等方面屢奏奇功,但在日常環保、汽車交通方面,卻備受批評。博德表示,在化工業,由於找到代用品,因此較有說服力;而提倡少開車、多騎自行車,成效不彰,因為出門實在需要交通工具。因此,要消費者在交通方面改變想法和作法,至少還需二十五到三十年。

自從法國總統席哈克宣布將於九月重新恢復核武試爆之後,挾著戰勝蜆殼石油的餘威,綠色和平組織又開始在南太平洋開拓了另一道戰線。透過衛星電視,大眾又觀賞了幾場扣人心弦的「動作片」,也依樣展開抵制法國產品--波爾多葡萄酒、愈霉愈香的卡蒙貝爾起司、香奈爾香水、化妝品、法航班機……。席哈克在歐盟議會發表首次演說時,歐盟議員給的見面禮是一張張畫著蕈狀雲、寫著「NO」的海報。

儘管席哈克與全世界為敵的態度依然強硬,儘管大部分法國民眾覺得「試爆沒什麼大不了」,曾經在一九七五、一九九二年逼迫法國政府放棄或中止核子試爆的綠色和平組織,「仍然可能贏」,擔任過密特朗政府的部長、法國環保分子布禮斯拉龍預測。除了行動之外,綠色和平組織現正替席哈克尋找一個可以保住面子的下台階,也同時向法國最高法院控告這項試爆計畫,希望起碼可以計畫延後,以時間爭取空間。

這場全世界對抗法國的戰爭,結果如何,尚是未知數。可以確定的是,由綠色和平組織帶領、你我都直接間接參與的全面環境保衛戰,仍將繼續進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