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捷運-法國經驗

文 / 賓靜蓀    
1995-08-15
瀏覽數 14,100+
捷運-法國經驗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南法大城圖魯斯(Toulouse)的陽光,撒落得燦麗如海。

一對銀白上鑲紅邊的全自動捷運地鐵電聯車(VAL),正安靜地駛進巴索坎波底站,在高架鐵軌上,和蔚藍得沒有一絲雜質的天空相映,顯得特別嶄新和潔淨。十秒鐘後,原車經過轉轍直接駛進相反方向,繼續載客。

聽多了、看多了台北「劫運」種種的台灣訪客,提著一顆心上車,眼觀八方。而圖魯斯居民則老神在在,隨著平均每小時三十五公里的車速微微晃動。

車行至圖魯斯老城,兩節車廂六扇門和月台上六扇安全門同步、定點開啟,乘客只要跨過車廂和月台之間「比兒童的腳還小」的三.五公分空隙,就進入設計迥異的艾斯葵羅爾站,完全不需一般的「上」、「下」車動作。

以開快車、對大眾交通工具「敏感」著稱的圖魯斯人,在一九九三年有了第一條貫穿南北、全長十公尺的全自動地鐵。兩年之後,每天有二十萬人次將自用車停在車站旁的停車場,再搭乘地鐵、接泊公車、地面電車進入市中心。

幾近「超現實」

當初為便於維修和降低維修成本,聯營公司規定,十五個車站的壁面建材必須以馬賽克瓷磚為主,而且整體設計的五0%必須是白色,一五%是灰色,但是每站設計重點由大型超人飛天漫畫到現代雕塑,各有千秋,共同點卻是明亮和乾淨。再加上車站設計避免死角和長廊,絕對不會有巴黎、倫敦地鐵站迂迴曲折通道中「唯我獨行」的恐懼感。

這種和圖魯斯身為法國航空太空中心形象相吻合,幾近「超現實」、高科技的潔淨和安全,除拜地鐵之新和市民的公德心之賜,扮演全自動地鐵系統生命中樞的監控中心,也是幕後大功臣。

一百五十架無所不在的電子監視器,每秒傳進一萬三千個關於月台、車站、出車和行車狀況的指令訊號,分別由五名操作人員全天候接收監控。偌大車站雖無人看管,但是三名保安人員不停地巡邏,以對講機與監控中心保持聯絡。多心和富有想像力的乘客,也許有置身歐威爾小說「一九八四」中被老大哥隨時監視之感,但這樣的系統卻提供了安全保障。

監控中心主任庫偉烈表示,若是乘客心臟病突發,或青少年阻礙車門開閉等,都可以及時發現,立刻就近處理。連一般歐洲大都市地鐵的常客--無家遊民,在這裡都經「勸退」而絕跡。

把乘客當顧客

如果全自動地鐵在南法圖魯斯還是個討人喜歡、在呵護下逐漸成長的孩子,北法里爾市(Lille)的同型地鐵,就已經是成人了。搭乘地鐵不但成為里爾人生活方式的一部分,甚至被德文版的旅遊指南推薦為里爾的觀光點之一。

十二年前,距比利時比距巴黎還近的里爾市,不但有了第一條地鐵,也創下世界首次使用無人駕駛全自動地鐵的先例。今天,兩線共二十八公里、停靠三十九個車站,在非尖峰時段也車車爆滿。里爾是全法第四大城、前法國總統戴高樂的出生地,正加緊預備和二十一世紀的約會。

也因此,歷史、規模都較圖魯斯大一號的里爾地鐵,肩負的使命也更重。「它不但整合大里爾區四個城市、八十七個社區、一百二十萬人口,也將由英、比、德、巴黎來的資源、人群分散到里爾各處。」大里爾交通局局長伯納桂勒米諾用多張地鐵圖,詳細說明大里爾區到二0一五年的都市發展藍圖以及地鐵扮演的角色。

自八0年代起,里爾交通局就一反一般國營交通部門被動、保守作風,將乘客當顧客,主動提供簡明易解的各項資訊,舉辦各種教育市民的活動。甚至在全自動地鐵通車的前一年(一九八二),邀請車站沿線社區的小學生免費試乘,然後再請小朋友週末帶家長來試。直到今天,交通局都還不時邀請小朋友參觀已完工的地鐵新線隧道。而且民眾在隨時可取閱的里爾地鐵說明手冊上,也可發現僅僅兩公里高架路段的兩種梁柱建造方式,以及兩種文圖並茂的隧道挖掘方式說明。

通車前的準備和教育,固然有助市民的接納,但里爾全自動地鐵十二年來不曾發生過一次意外,才是贏得市民百分之百信任的主要因素。馬特拉駐里爾負責軌道、月台工程的非利浦卡提歐想了半天,才想起地鐵唯一一次關閉二十四小時,「是因為地鐵上方路面另一單位在施工,工作人員看錯圖、挖錯地方,以致地鐵隧道坍方」,他趕忙補充,「不過並沒有人傷亡,而且完全不是地鐵系統錯誤」。

經營方式強調溝通

法國一北一南的全自動地鐵,不只是政治、工程、科技整合得宜的明證,在經營方面也傳佳績。里爾地鐵十年來已輸送四億五千萬人次,加上兩倍於傳統地鐵的生產力(每名員工每年服務十七萬五千人次)和低操作成本,已使經營的大眾交通聯營公同(Transpole)自一九八九年起出現利潤,可以補償公車、地面電車的虧損;圖魯斯的聯營公司地鐵部分的操作成本也已和收入平衡。

兩個公司都採一票通行(一張約合台幣三十五元的車票,可在一小時內任意搭乘同一方向的各種車輛,甚至包括免費停車),接泊路線也早已在公司內部協調好,地鐵、公車、電車彼此不互相競爭,而是互補、互相連接的思考方式。

圖魯斯大眾運輸聯營公司地鐵部門負責人海琴杜特蕾認為,地鐵安全是理所當然,但是更重要的是忘掉科技,強調溝通,「乘客花了大半的時間在坐車、等車、上下樓梯,你得讓他們感到被照顧、被尊重和愉快,而這些並不能光用科技做到。」她在太陽眼鏡後的神情認真而自信。

才三十四歲的杜特蕾,親自甄選聯營公司地鐵部分的一百三十名員工,「除了專業之外,就看有沒有工作動機,能不能辨認工作目標。」

杜特蕾提及屬下日前自台北返法,他們觀察到,台北木柵線電聯車系統較圖魯斯即將通車前的狀況還好,但是台北捷運公司的工作人員似乎缺乏士氣及工作動機,而且職責分散,杜特蕾以操作圖魯斯地鐵的經驗客觀地表示,這可能影響日後操作經營的品質。

同樣沒有拜訪過台灣的里爾交通局局長桂勒米諾,也對台北捷運高架橋的梁柱裂縫略有所聞。他以監督由施工到經營的最高行政主管的經驗分析,里爾地鐵土木、機電等公共工程部分,共由十家大型、著名的歐洲公司施工,並準時完成。

里爾交通局和所有地鐵相關單位在簽約時,都白紙黑字約法三章,若不能達成規定,則予以處罰。但到目前為止,由於沒有單位違約,所以還沒有執行過。

台北也能享法國式便捷

熟悉台北人潮、車陣的訪客,很容易懷疑,法國馬特拉這類中運量的捷運系統,是否能承擔百萬人口的運輸重任?但是正如馬特拉總裁莘德瑞克達拉斯所言,「里爾、圖魯斯都可行,沒有理由在台北不行。」台北捷運風雨七年,只有安全通車、戒慎經營、做好管理,才能使台北市民重拾捷運信心,真正享受法國式的便捷。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