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老九升天,知識有價

文 / 蕭富元    
1995-06-15
瀏覽數 9,950+
老九升天,知識有價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悠悠歲月,欲說當年好困惑……」,哼著電視劇「渴望」主題曲時,做了二十年右派、牙齒在牢裡都掉光的一位北京老知識分子,突然怔了怔,幽幽地說:「當年文革我困惑,現在改革我迷惑。」

作為一個總數四千四百萬的社會群體,知識分子在十二億平均受教育年齡只有五年半的大陸社會,不過滄海一粟,要造反作亂都起不了多大作用。但過去四十年中,他們如深囚暗室命途多舛,五七年反右運動,數百萬知識分子或為階下囚或被迫下鄉勞動;接著六六年文革,他們再次歷劫,被當作資產階級牛鬼蛇神,過了十年黑暗歲月。

撕下反革命臭老九標籤,改革開放後,「老九升了天」,知識分子無疑該春風得意馬蹄急,高唱自由凱歌;矛盾的是,許多知識分子們心自忖,社會是如願進步開放了,再也不會被揪出來當眾批鬥,但他們好像得意不起來,反而成為九大階層中最失落、迷惘的一群。

這享有大學學歷、主要分布在學術圈或文化界的大陸文人,迷惘來自自身定位與環境對他們定位的落差。一句「搞原子彈的,比不上賣茶葉蛋的」,道盡知識分子在市場經濟中酸溜苦澀的心境。社會早已捲進向「錢」看的漩渦,經濟地位看跌,標榜傲骨固窮的文人特質,和社會整體奔俗奔富的反差顯得格外刺眼。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