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淡妝古城迎新客

文 / 賓靜蓀    
1994-07-15
瀏覽數 11,100+
淡妝古城迎新客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在威瑪古老市街最常見的風景,就是一團團觀光客圍站在一棟建築物、一座雕像前或一個角落裡,聽著導遊口沫橫飛地細說從前。

由東德時代起,每年約一百五十萬名觀光客,就是威瑪最大的經濟來源之一。「只不過,柏林圍牆一倒,觀光客的國籍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威瑪市觀光及形象廣告處的處長華納.恩格哈德指出,「過去,清一色是東歐國家,尤其是蘇聯人,現在則大多數為西歐人!」

針對這種改變,威瑪的旅館業、餐飲業、導遊的外語能力(過去俄文、捷克文、波蘭文,現在則英、法、西文,甚至日文)也都得重新調整,以符合西歐遊客對旅遊品質的需求。

文化模範城

不滿三十歲,卻早在東德時代就學觀光的恩格哈德,以自己為例表示,「這種重新學的過程,是統一之後東德居民普遍得適應的。」

除了文化預算占總預算一三%,屬全德比例最高之外,自一九九0年起,威瑪也是波昂政府挑選為鼓勵古蹟保存和城市發展的模範城,「說得實際一點,就是表示我們由波昂得到七千萬馬克,做為維修、重整威瑪老城的費用。」此話才一脫口,威瑪經濟局局長沛得.李克就立刻為自己的坦白與「務實」大笑。

四十年在東德重點式的表面功夫下,威瑪完全沒有經歷現代的城市發展,公共設施仍停留在三0年代的水準。四年來,威瑪的市容已經整潔很多,老城建築也受到像對待藝術品般的細心修繕。地處盆地的城市中心,原本空氣循環就不佳,經過將普遍的木炭暖爐換成水暖式或電暖式的暖氣設備後,威瑪人終於可以吸到新鮮空氣。但是一條環城公路,直通威瑪老城南方,經常有大卡車呼嘯而過,令市民厭惡不已。

城市發展處處長吉谷菊慶幸威瑪獲得九九年歐洲文化市的頭銜,「因為那對威瑪的經濟、城市計畫、環保都將是一次絕佳的機會。」她說出威瑪市民的感覺。「觀光固然重要,但威瑪人自然不願意老為觀光客提行李箱。」因此,城市計畫也希望設計出一種不同的生活方式。

威瑪議會及市民一致贊同「威瑪不要龐大的建築形式,以維持原本區域特性」。吉谷菊攤開一頁設計圖指出,未來在威瑪北部荒涼、貧瘠的原有工業區,將予以保留,再擴大為加工廠及工業園用地;威瑪南方則將成為一個有醫院、辦公室、住宅的服務業中心。「一南一北的改變將最大,」吉谷菊胸有成竹地說,而「托歌德的福,擁有占總面積四分之一以上的綠地,威瑪則一定保留。」出身威瑪的她對「以一九九九年為期限」的看法並不以為然,「因為城市一直在發展,你最多可以用它來決定優先順序。」

雖然在文化上得天獨厚,威瑪的經濟卻也遭遇到其他東德城市類似的問題。統一之後,威瑪享受到一陣投資熱潮,成為當時東德地區成長最快的城市。但是在全德經濟景氣仍留谷底的.今天,一四%的失業率及愈來愈多的無家游民,也讓經濟局局長李克傷透腦筋。

威瑪南方的貝克街,被知情人士稱為抵押街,一幢幢花園洋房的屋主,在統一後迅速貸款修屋,現在卻連利息也無法償付。已退休的紐鮑爾老先生,只好將女兒遷去空下來的二樓,出租給觀光客,以賺取一些收入。

吸引企業投資

來自波昂的經濟局長李克認為,由於威瑪的觀光、農機製造及加工業本來就是經濟的三大支柱,因此不至於像很多東德單一經濟結構的城市,在一夕間崩潰,「但是威瑪一定要有自己的稅收。」他強調,唯一辦法就是吸引企業來此,再徵收企業稅。

目前為止,威瑪市個人所得稅收因人口過少完全不足,而可口可樂、耶那化學製藥、瑞士鐘錶雖已決定在此設廠,但十年之內,都享有德東地區投資優待減稅權,因此威瑪九九%的市政經費來自圖林根郡政府及波昂聯邦政府補助。

談及威瑪的未來,大家都認為交通網路的建設將扮演最重要的地位。爭取德國「新幹線」停靠威瑪、迅連連接萊比錫目前正在興建的國際機場,才能打破威瑪的「偏僻」缺陷。

觀光局更著手推銷威瑪,希望減少一日遊的看熱鬧型觀光團體,針對興趣,爭取停留數日的國內外觀光客,賣點就是歌德、威瑪共和國、布痕瓦德和藝術季。

「未來,日本遊客會循著稱之為「歌德街」的涵蓋三個城市的觀光路線,先在法蘭克福下機,參觀歌德的出生地,然後轉往威瑪--他的第二故鄉,再到歌德求學的萊比錫;美國遊客也可來參觀威瑪共和國的起源地;而義大利人也不會以為德國就是慕尼黑和十月啤酒節了……」恩格哈德愈說愈激動。

威瑪已經動起來。結合文化、觀光、城市設計,威瑪人期待能在一九九九年創造另一個歷史高峰。

本文出自 1994 / 08 月號

第098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全球焦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