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德國靈魂之都-威瑪

文 / 賓靜蓀    
1994-07-15
瀏覽數 21,450+
德國靈魂之都-威瑪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威瑪實在小得可以。

這個位於德國中部,四十餘年生存在東德社會主義制度下,人口僅六萬的小城,既不在德國「新幹線」(ICE)的沿線上,高速公路上也只出現一次威瑪交流道出口的指標,時速一百四十公里以上的車輛,稍不留意就會錯過。簡略一點的歐洲地圖,甚至不會將它點上。然而,這個小城卻榮膺歐洲本世紀末的文化之都。

其實,威瑪在德國文化、歷史上的重要性,和它的迷你規模完全不成比例。

德國文化代名詞

兩百年來,威瑪是古典文學、啟蒙運動、前衛藝術的同義詞,企圖瞭解其發展史的過程,就像進行一場對德國文學、藝術史熟稔程度的測驗。沒有一個同樣規模的德國城市,和那麼多重要的人名相連;大文豪歌德、詩人劇作家席勒、第一位以德文譯介莎士比亞作品的維藍(Christoph Martin Weland)、宣稱「上帝已死」的悲劇哲學家尼采;音樂家巴哈、李斯特、史特勞斯;倡導形式和色彩結合的現代畫家康定斯基、保羅克利;德國包浩斯建築學派的創始人古皮歐斯(Walter Gropius),都留在威瑪生活,並留下創作的痕跡。

德國第一部民主憲法和第一個民主政體,也冠著威瑪之名。德國第一批由全民投票選舉出來的國民代表,一九一九年在此間德國國立劇院以絕大多數通過威瑪憲法,奠下威瑪共和國的基石。十八年後,因威瑪共和國的失敗而坐大的希特勒,在威瑪北方的布痕瓦德(Buchenwald)建起一座納粹集中營,八年之內,在此遭納粹殺害的各國人士高達六萬五千人。威瑪因此背叛了它的人道理想傳統,走進德國歷史的黑暗面。

威瑪是世界上少見集至善至美和極惡殘暴於一身的城市。李斯特音樂學院曾是共和國時代的內政部,希特勒在此接受他的德國公民證;門前樹立著歌德、席勒雙人雕像的國立劇院,二次大戰時變成納粹的兵工廠;參觀完布痕瓦德集中營的觀光客,可以在半小時後回到歌德廣場旁的歌德咖啡屋,品嘗香醇茶點,同時鼻中還殘留著集中營焚化爐中強烈清毒藥水的味道。

二十世紀末的今天,怡靜、內斂的威瑪,因被歐洲聯盟選為一九九九年歐洲文化市,再一吹躍動起來。

緊鑼密鼓即將展開的,是迎接九九年文化大事重頭戲之一的九四年藝術季。

在東德時代蘇聯軍官俱樂部的大廳中,電鋸、鑽洞機的聲響此起彼落,一個T字型、深兩公尺,和觀眾席相連的舞台,已初具雛形。俄羅斯劇團將在此演出全長七小時,德語系國家絕無僅有的俄文版三幕希臘悲劇「奧烈斯地」(Orestie),敘述諸神血腥復仇的結束及民主的源起。

挑戰藝術家及觀眾

來自西德法蘭克福的舞台技術總監伍衛明哥對日前的進度頗為自豪,他指著屋頂說:「還有燈光設備,得全部重新換過。」他和他的白俄羅斯同事,得在還剩不到兩周的時間內,將道個原本不是劇場的場地,改頭換面。

另一個場景在威翰侯爵宮殿文藝復興式樣的中庭。一個十七公尺見方、北面突出一個長三角形斜台的「大黑木箱」,突兀地轟立著,黑漆在陽光下閃著金光。以後每場即有三百七十名觀眾將鑽進這個耗資百萬馬克的「庫布斯」劇場,爬上近乎垂直的木條板凳,觀賞不同團體在可能滑校的斜舞台上,演出不同段落的「浮士德」。

這種在形式、空間、內容上的強烈對比和反差,已經說明威瑪藝術季不是一個靜態的「歐洲藝術家巡迴演出大拜拜」,它要向藝術家和觀者挑戰。

藝術季總監伯恩.考夫曼和一群年輕籌畫小組已經替由現在到九九年的威瑪藝術季,定下一個連續性的方針--讓歷史活在今天。

同時身兼威瑪古典文化基金會總裁的考夫曼表示,古典大師們在作品中探討的人與魔鬼、罪惡與復仇、愛與死、宗教與現世等永恆主題,到今天依然有效,持續三年,仍未見和下的玻士尼亞戰爭就是一例。歐洲人不曾由歷史中學習,因此威瑪藝術季就企圖將大師們的思考,以今天可以被瞭解的型式表達出來。

「光是歌德的作品,就可以表現二十年,」髮長及耳垂、深具藝術家氣質的他,完全不擔憂題材的枯竭,「明年還會有一個非洲的團體來演出浮士德。」考夫曼忍不住興奮的透露。他的野心是要讓威瑪藝術季像薩爾斯堡藝術季一樣有特色,「光看節目表就知道是威瑪的!」

由於去年的成功,藝術季新聞室的華特期待,今年四十種一百場的戲劇、朗讀、舞蹈、音樂、展覽及研討會,能吸引到五萬名國、內外觀眾。

不過,六萬名威瑪人,卻並不完全能夠分享藝術家的興奮。他們雖然多以身為「歌德之城」的市民為榮,也希望威瑪以最精緻的一面呈現自己,以不負歐洲文化市的盛名,但是同時又難免嘀咕,藝術季動輒耗資三千四百萬馬克,威瑪的街道卻仍舊坑坑洞洞,建築物繼續崩壞剝落,是否有捨本逐末之失。

三十出頭的呂德是安娜--安瑪莉亞圖書餡餡員,她一邊如數家珍地替訪客介紹有三百年歷史的洛可可廳,一方面又忍不住輕聲抱怨:「文化市一定會吸引很多觀光客,當然對威瑪有幫助,但是失業、付不起房租的威瑪人卻也愈來愈多,以前哪有這些問題?」

「以前」是公務員,兩德統一後只能擔任圖書館守衛的薛責爾更把生活上的不順、歸罪到歐洲頭上,「歐洲議會選舉跟我有什麼關係?現在理論上我是歐洲聯盟的一分子,可是沒得到一點好處!」他悻悻地說。

威瑪人活在過去

這種「歐洲冷感症」,和六月威瑪大街小巷貼得如火如荼的歐洲議員競選海報,及歐洲文市化的頭銜,似乎互相矛盾,圖林根總論報威瑪地區版總編輯米榭爾.巴爾卻視之為必然的過程。

「連經歷了四十年歐洲問題討論的西德人,都對在布魯塞爾的歐洲議會陌生,更何況在「鐵幕」裡的威瑪人?」出身東德,短小精悍的巴爾,以過來人和新聞記者的角度分析,「而且議會只是一個政治形式,不參加投票並不代表威瑪人排斥歐洲。」

對威瑪密集、有時一個晚上有三種不同的文化活動演出,巴爾計算只有五千到八千名威瑪人經常參加,票價貴是表面原因之一,不易接受新事物的守舊心態才是問題癥結所在。「威瑪一向不是一個世界級的大都會,再加上德國統一帶來極大的改變,威瑪人普遍對未來存有問號,強烈的不安感下,自然極力保住原來已有的、已習慣的。」巴爾表示可以理解。

不過,一般人可能不自覺威瑪的「活在過去」,是四十餘年東德以政治領導文化下的結果。

為了加強威瑪是「德意志人民共和國櫥窗」的形象,為了宣傳威瑪的古典文化是「社會主義的遺產」,東德政府不遺餘力地維護威瑪的十八間博物館和安娜 安瑪莉亞圖書館。

威瑪市文化局局長路茲,伏格爾以在此工作近二十年的經驗和觀察回憶道:「東德政客會經過的市街、會參觀的建築物外表,都修復得很好,但在看不見的地方,如德國最古老的歌德 席勒文獻室及安娜--安瑪莉亞圖書館中的八十五萬冊古籍珍本、國立劇院的空調等,卻任其自生自滅。」

長期的表面功夫,長期父教子傳的標語也使得一般人對歷史、對自己沒有知性的反省,而以威瑪人為榮的驕傲也僅流於表面的內容。

從西德盧爾工業區來到威瑪尋找著名包浩斯精神、文化的伏克.比內,結果只失望地在威瑪建築學院的老師、同學身上,發現一種他所謂的「東德精神」 消極、被動、不鼓勵個人創作及表現,二十七歲的學生代表比內目前將希望寄託在該校瑞士籍、奧地利籍的新教授身上。

寄望年輕一代

四十五歲的文化局局長伏格爾非常清楚要避免讓威瑪成為博物館之城,最後埋葬在自己的歷史中,除了必須擴大藝術季的「光譜」,吸引一般階層,就得要靠新的觀念,要鼓勵年輕人主動參與,因此威瑪建築學院自去年起,已增加視覺藝術、設計等科系,「幾年之後,威瑪就會有幾百名藝術學生,他們的創造力會帶來新的生氣。」伏格爾堅倍不疑。目前他也提倡「由下而上」的文化形式,成功的代表就是威瑪新興的次文化團體ACC藝廊。

二十八歲的萊比錫青年法蘭克.莫茲和另兩名年輕的威瑪人自掏腰包,在柏林圍牆倒塌之前,就利用歌德在威瑪的第一個住宅,成立了ACC藝廊,提供一個舉辦演講、討論、小型畫展的場地。統一之後,他們有了更大的發揮空間,以保羅克利畫展,「看威瑪另一面」的發現之旅等活動,打響了知名度。

今天,附屬於畫廊的「歌德遇見尼娜」咖啡館(尼娜哈根是德國著名的搖滾樂歌手),已經成為威瑪另一種文化生活的中心,「訪客年齡層由十五歲到五十歲,連我們自己都沒料到。」莫茲笑著用手指輕輕擦去剛剛粉刷畫室牆壁,不小心沾在襯衫上的油漆污點。

去年起,威瑪藝術季正式邀請ACC藝廊參加,肯定了這個城市對這群年輕人認真探索威瑪特有的衝突、矛盾、抗拒小家碧玉保守心態的努力。

古城市集廣場旁的鐘塔,在晨曦中輕脆地敲擊了八響。露天市場的各種攤位紛紛撐起五彩的遮陽傘,圖林根特產烤臘腸的小販,也點火升起烤架。儘管仍有些許的不適應,威瑪已經駛離昨日,準備迎向新的一天。

歐洲文化市

歐洲文化源於西元前六世紀的希臘,而歐洲文化市的產生,則始於一九八五年,第一屆歐洲文化市自然是希臘的雅典。

歐洲文化市的選拔,每兩年舉行一次,由歐洲聯盟的十二國文化部長會議,根據各城市的自我推薦,選出由該年算起五年及六年後的年度歐洲文化市。每個「基於民主、多元仇、法治性及維護人權之原則」建立的歐洲城市,都可以自由參選,參選時必須提出該城文化與歐洲相關的特色,一個全年度的文化活動計畫及希望實行的年度及理由。一九九六年後,不屬於歐洲聯盟的其他歐洲地區城市,也可以參加。

在葛拉茲(奧)、波隆納(義),阿維農(法)、布拉格(捷)及伊斯坦堡(土)眾多競爭一九九九年歐洲文化市的城市中,威瑪脫穎而出,成為有史以來規模最小(人口六萬)、第一個經歷共產社會制度的歐洲文化市。

一九九九年聽起來總沒有二000年具前瞻性及紀元性,但對德國,對威瑪都有重大意義:此年不但是歌德二百五十年誕辰紀念,威瑪憲法、威瑪共和國成立八十年,包浩斯建築學派創建八十年,而且是德國建國五十年及柏林圍牆倒塌十年的雙喜大慶年度。

在這一年,威瑪不但將繼續、且擴大其藝術季,也將舉辦一系列讓全世界年輕人都有機會參與的夏令學術營、布痕瓦德及近代史研討會、國際音樂研討會及二十世紀前衛藝術展等具威瑪特色的活動。同時它也將繼續利用其一貫與東歐國家的密切關係,做為連接東西歐的橋梁。除了與芬蘭、法國、俄羅期的類似規模城市締結姐妹市之外,威瑪也正在洽談和捷克、匈牙利合作的可能性。

威瑪將其歷史和諧人道的理想、政治上的被姦污性格,成功地包裝成與歐洲未來的對話,企圖以其經歷過東西歐分隔、東西德分隔的特殊經驗,給當今充滿對立性、國家主義的自我中心及政治上不和諧的歐洲,提供一個深思的機會。

(賓靜蓀)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全球焦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