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美濃鄉愁抗水庫

文 / 林志恆    
1994-07-15
瀏覽數 15,200+
美濃鄉愁抗水庫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因生存空間遭逢危機而發動抗爭,是近年人民自主運動的典型。相較於多數抗爭淪於激情與盲目,「美濃人反美濃水庫」毋寧較為理性,且經過深層思考。

美濃人從來沒有想到小小的地方人民力量,可以改變中央政府決策,但他們做到了。

當經濟部水資會決定在美濃興建一座水庫,從環境影響評估、民意調查、到完成規畫藍圖,當地居民一無所悉。直到八十一年底,水庫興建計畫見諸報端,民眾才紛紛探詢:「究竟蓋在何處?」在美濃人的刻板印象裡,總以為水庫在深山裡,或是像日月潭般的觀光風景區。

透過管道取得資料後,美濃人才知道:水庫壩高一四七公尺、距離鎮內聚落僅一千五百公尺、美濃的觀光勝景黃蝶翠谷將被淹沒、壩體為土石壩、安全堪虞……。

訊息傳來,喚起了美濃子弟的團聚力,著手研究水庫,進而反水庫,「美濃愛鄉協進會」正是其中的中堅分子。

車子才轉進美濃盆地,午後南台灣灼燒的空氣頓時沁涼似水。寧靜的小鎮裡,愛鄉協進會的成員正奮力策畫著一場場凝聚鎮民的活動。雖然美濃人已經兩度成功阻止了水庫預算過關,但他們依然不敢掉以輕心。

黑箱作業太「壓霸」

起初,美濃人只能消極地因政府「壓霸」的黑箱作業感到失望。在美國念完教育碩士,返鄉後在協進會幫忙的南隆國中老師宋廷棟就表示,當時第一件想做的事,是到將來的水庫淹沒區做生態景觀調查,留下記錄後,等水淹了再做比較。

但他們怎麼也想不到,「自己家鄉前途,自己決定」的火花,竟能一舉迸發強大火力,擱置水庫預算。愛鄉協進會召集人曾文忠是當中的靈魂人物。

近耳順之年,畫家曾文忠自高雄教職退休回鄉,眼見傳統客家文化正迅速流失,乃籌組「美濃愛鄉協進會」,致力保鄉、保上、保文化。此時正逢興建水庫帶來的危機,他於是結合一群返鄉青年、當地知識分子(如作家鍾鐵民、地方刊物「月光山」雜誌仕長林茂芳),以及旅外鄉親,將客家人的團結力發揮得淋漓盡致。

決定要不要水庫,得先喚醒美濃人珍惜自己家鄉的資源。「我們有客家文化、有傳統農作菸草、有熱帶母樹林、有黃蝶、有鍾理和紀念館(緊鄰水庫兩百公尺),這是大家共同的鄉愁。」協進會總幹事鍾秀梅認為,本土資源正是凝聚共識的原動力。

以熱帶母樹林為例,美濃曾為日據時代的實驗林場,此地種植九十七種外來樹種,有十一種全台僅存一株;另外緊鄰的黃蝶翠谷,遍布的鐵刀木,利於黃蝶繁殖。成立「八色鳥工作室」,做生態觀察記錄的宋廷棟調查,黃蝶最多時達五百萬隻,為全世界密度最高。

然而這些都將隨水庫興建而淹沒。在蟲鳴攙著水聲的山谷裡,曾文忠朝百丈高的山顛畫出一道弧,憂心地說:「若水庫蓋成,水聲涼涼、蝶影翩翩,都成為待追憶的夢中影子了。」

於是藉由保育這些珍貴資源,愛鄉協進會在鄉里裡辦演講、在里民大會中宣導,甚至在母樹林中自然形成的森林劇場辦音樂會、劇團表演,形成公共討論的空間。漸漸地,地方鄉民開始認真思索自己的未來,珍惜自己的土地與文化。

政府系統方面,則結合鎮長鍾新財發動抗爭。從舉辦公聽會、組織抗爭隊伍、到立法院刪除水庫預算,總算獲得初步勝利。今年鎮長選舉,鍾新財「反水庫、救美濃」的政見得到共鳴而獲蟬聯。

危機仍未消除

然而,美濃最大的挑戰仍在伺機而動的財團。「有一群人,永遠追著水庫跑。」建築師李允斐也是返鄉的美濃子弟,他憂慮地點出美濃的另一威脅。

當居民還不知要建水庫,美濃已陸續進駐一批外來客,砍伐林地,種起芒果樹。「因為芒果樹是目前為止,徵地補償費最高的樹種。」李允斐表示,山坡地都被買光,土地也飛漲了三、四倍。

美濃人更擔心的是,財團與具決策能力的政府官員結合,下年度會再翻案。

如今,愛鄉協進會仍以反水庫為主軸,不放棄地從鄉里深耕。他們培訓文化與生態義工,談美濃的風土與傳說,談美濃的生態、開發史與建築……。期待以人民對鄉土的自覺,發揮堅實的力量。

也許經過理性的思考,才能從底層改造中央政府粗糙的決策;美濃的經驗,只是成功的起點。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