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惡魔蛙男》:真相背後,是最純粹的自己

小栗旬、妻夫木聰領銜主演
文 / 魯皓平    
2016-11-10
瀏覽數 59,000+
《惡魔蛙男》:真相背後,是最純粹的自己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每當雨天時,就會發生連續獵奇殺人事件,並且以獨特手法將屍體呈現於社會的角落,在犯罪現場匪夷所思的線索也令人弔詭。由刑警澤村(小栗旬飾)與部下西野(野村周平飾)透過深入調查一連串獵奇殺人事件的關聯性背後,線索指向一位穿著雨衣如同惡魔般的蛙男,而愈接近真相,就愈讓人崩潰。

《惡魔蛙男》(Museum)改編自巴亮介同名漫畫,即便是對於漫畫改編成電影作業已經相當熟稔的導演大友啟史來說,面對《惡魔蛙男》這部驚悚推理犯罪作品,也是相當有難度,不但要維持原著的氛圍,還要保持緊張刺激的電影節奏,更不能有著歌頌犯罪的意識宣揚。這種人性糾葛的的題材非常具有挑戰性,電影也相當成功。

小栗旬扮演一位認真工作、勤奮辦案、細心勘查現場每個線索的正義警察,但卻也因為在工作上的投入,身為一家之主的他忽略了家庭的一切。

他的太太擁有傳統保守觀念,無怨無悔地打理著家裡一切大小事,也是孩子最熟悉的家人。但也因為長期無法受到丈夫關心、陪伴,重要的節日、孩子的慶生丈夫總是無法到場、全家一同出門的回憶也遺忘了,漸漸地,原本相愛的兩個人,有如形同陌路。

尾野真千子詮釋了許多獨自在家面對一切卻又得不到丈夫相伴的婚後妻子心聲與困境,這部份著實觸動許多現代家庭的內心。

小栗旬為求演技真實,他逼著自己與戲中為了破案追兇的澤村刑警「同甘共苦」,不能吃飯、不能睡覺,把自己關在家裡,在接近最後關鍵戲份的過程中,導演就說:「澤村刑警被逼到極限的表情與絕望的吶喊,都是小栗旬賭上性命的極致演出 。」

邪惡的關鍵──「惡魔蛙男」由妻夫木聰飾演。雖然他幾乎沒有露臉,但為了表現殺人犯罪家之體態,不僅花了3個月健身,而需要露臉的片段,竟透過眼神就能傳達出邪氣自信的冷冽。

透過融入角色後的演出,他突破以往的角色框架,電影中面具底下、真相背後,暗藏著最純粹的自己。妻夫木聰一舉手、一投足間,活脫脫地詮釋原作中惡魔蛙男的姿態。

雖然有著原作《惡魔蛙男》為基礎,導演大友啟史卻總是會在改編成電影版中,偷偷地加入自己的想法及所要表達的議題。

首先,「拼圖」是導演想強調的重點之一,線索的暗示、細節的呈現,仔細閱讀片中的台詞及畫面,會發現導演在整部片中暗藏了許多線索,並讓觀眾透過刑警的視角,從警方的角度辦案,推敲犯人的動機、目的。

其次,鏡頭會著墨於犯人的犯罪側寫,慢慢地將這些破碎分散的線索如同「拼圖」般整合,加上階段性的分期推理、透過回憶方式呈現所暗示之細節,觀眾彷彿化身為偵探,一點一滴抽絲剝繭真相。

本作不僅僅只是娛樂,《惡魔蛙男》更是呈現原作巴亮介及導演大友啟史想要透過作品向觀眾傳達社會議題的詮釋。

如家庭婚姻議題、警察辦案推理過程及警界議題、醫學症狀呈現,還有呼應電影犯罪心理學的病態徵兆,日本陪審制度反思也十分深刻。

導演大友啟史就曾說,「我曾經得到法律界人士的警告,說這部電影一旦拍攝完成,將有可能動搖日本法律界的陪審制度。但這些都不足以阻擋我追求電影藝術創作的過程。」

如同惡魔般的蛙男,是犯罪?是藝術?是復仇?是私刑?一連聯的疑問將透過澤村刑警的視角一步一步進入犯罪現場、一步一步挖掘真相。

(劇照提供:華納兄弟)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閱讀電影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