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堅持優質內容 傳統媒體仍有新出路

專題論壇十〉媒體.社群 締造新社會
文 / 陳芳毓    攝影 / 張智傑、蘇義傑
2016-11-03
瀏覽數 16,150+
堅持優質內容 傳統媒體仍有新出路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圖說:從左至右依序為聯合報新聞部內容長 游美月、新加坡報業控股集團副執行長 陳康威、唯眾傳媒創始人暨執行長 楊暉、遠見雜誌社長暨總編輯 楊瑪利)

新科技席捲各產業,傳統媒體首當其衝,後有數位媒體追兵,前方商業模式未明,《遠見雜誌》社長兼總編輯楊瑪利在第14屆華人領袖遠見高峰會「媒體.社群  締造新社會」論壇上自嘲,「今天是苦主的聚會!」

傳統媒體果真要日落西山?如何插上科技的翅膀再創榮景?聯合報新聞部內容長游美月、新加坡報業控股集團副執行長陳康威,與唯眾傳媒創始人暨執行長楊暉,都分享了轉型變革的心路歷程。

游美月:轉型,是從旁觀報導者變成倡議者

游美月曾任聯合報系三大報總編輯,總管所有報紙新聞。進入數位時代,她的新頭銜叫「內容長」,任務是把新聞,轉成能面對多元平台、多元載具的內容。

擁有60年歷史的聯合報,數位化之路起於2008年。那年,董事長帶著高階主管到歐美拜會頂尖媒體,尋找因應數位浪潮的聖經,卻發現「媒體都想找獲利,但沒有模式。」

最後,聯合報決定走一條艱辛的路,不從外界借將,而是帶著全體紙媒同仁一同轉型,「從報紙優先轉為數位優先。」

實務上怎麼做?游美月舉例,過去,早上發生的事,記者晚上才寫成新聞;現在,「新聞發生的下一刻,就變成舊聞。」轉型過程中,媒體歷經的是多元載具的「物理變化」、敘事方式的「化學變化」,以及精神價值的「體質變化」,但最終極的挑戰,還是找出使用者。

不久前,聯合報剛完成一個中部橫貫橫公路專題。團隊包括三位資深記者、四位數位內容、一位視覺設計、一位攝影和一台空拍機,成員年齡橫跨30歲。目標是對中生代傳遞峽谷的美,也讓榮民的舊日榮光被看見。

「能感動(記者)周邊的人,就能感動讀者,」游美月將功勞歸功於媒體的「老靈魂」:資深媒體人的豐富採訪經驗、新聞鼻、人性關照、與現場判斷。「轉型,不是技術超越,而是從旁觀的報導者變成倡議者,找出你我都在乎的洞察。」

陳康威:互聯網經濟下,報紙價值鏈可更長遠

相較於台灣的狀況,陳康威說,新加坡還有五成老讀者看報紙,數位化威脅尚未迫在眼前,但新讀者卻已青黃不接。曾有學生告訴他,「每天只要給我五則新聞,讓我跟人有話題就好!」逼著他只得跑遍全球媒體尋找成功祕笈,「一句話概括:艱辛。」

他認為,媒體仍普遍認為,廣告與發行量是主要收入來源;事實上,互聯網經濟已平台化,「報紙的價值鏈除了廣告,還有很多事可以做!」這些新創造的收入,都是為了支持團隊把內容做得更好。

他舉例,新加坡已有許多線上新聞被淘汰,因此,只要專注高品質的內容,傳統媒體還有很長的路可走,2007年才創刊的雜誌Monocle就是成功案例。

同時,新加坡報業控股集團也採用新的行銷與傳播方式,喚起新讀者的品牌認同。例如直播龍應台的演講,讓年輕人通勤時看,「寧可他看新聞,也別去看韓劇」;也請新加坡音樂教父寫「報歌」、拍微電影《爸爸的表情》,鼓勵讀者重新認識《聯合早報》,重溫看報紙的樂趣。

楊暉:做好內容,組織結構跟上,才有新商業模式

而年底可望股票上市的唯眾傳媒,可視為新媒體的成功模範。

這是楊暉於2006年創辦的節目製作公司,10年來已製作50多檔原創節目,包括找經營者來分享人生與經營哲學的《波士堂》、開名人演講節目先河的《開講了》,橫跨電視與網路。去年,《開講了》在中國領導人習近平訪英前夕,找來英國威廉王子上節目開講,隔天攻占英國各大報頭版,影響力與話題性十足。

「優質內容永遠最受歡迎,內容為王是萬變不離其宗祕笈。」楊暉認為,打鐵還需自身硬,「自身不硬,占到的空間也不見得是你的!」

內容的價值不變,但用戶的遷徙,卻帶來商業模式的巨大變化,其中最大的差異就是「網感」。「網感,就是讓網友帶有感覺,讓網友認為是同類,」楊暉解釋,互聯網時代要去中心化,「網友要什麼,你就要給什麼,用他的口味做」,媒體人必須意識到這一點,並且執行出來。

其次是組織變化,如何讓所有部門圍繞內容生產做服務,聚集用戶做粉絲運營,用大數據描述用戶,最後將用戶最大化,引入商業模式,「只有做好內容,組織結構跟上,商業模式變化才做得到。」

楊暉認為,變化是常態,難的是如何在變化中堅持自己,而唯眾就是「唯初心,不從眾」。陳康威也相信,只有夕陽企業,沒有夕陽產業,堅持好內容,傳統媒體依舊有長路可走。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政治評論科技人物專訪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