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當我們的語言可以被機器取代時:唐鳳正在設計的未來新世界

2016臺北世界設計之都 國際設計政策論壇
2016-10-23
瀏覽數 72,350+
當我們的語言可以被機器取代時:唐鳳正在設計的未來新世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2016臺北做為世界設計之都,首次以設計政策為主題所舉辦的「國際設計政策論壇」,其中一場以「設計未來生活」為主題的議程,特別邀請到10/1日剛上任的行政院新任數位政委唐鳳,分享如何協助政府推動數位經濟發展政策,以及未來預計推動的方向

這是唐鳳首次公開的演講,從天才神童、公民駭客、網路創業家,如今進入公部門體系,從她的演講內容可以發現,唐鳳以程式開發及設計者的角度,希望為公部門創造一個以公開共享,自由取用的資訊透明世界。

其實,作為一位設計未來者,唐鳳一直強調一件事,如何讓弱勢者與表達力不好的人也能發聲,而不是選出一位代表來代表他們;過去,語言或許是他們的障礙,如今,拜科技之賜,只要為一般大眾建構完善線上系統,就可以繞過語言,達到溝通目的。

不過,要理解唐鳳希望建構的世界,就要回到她解決問題的初衷,從另一個角度來去理解唐鳳的思考。

維根斯坦與喬伊斯:兩位影響唐鳳最深的思想家與作家

20歲之前,唐鳳受兩位人物影響頗深。一位是愛爾蘭知名作家詹姆斯.喬伊斯(James Joyce),一位是奧地利知名哲學家路德維希.維根斯坦(Ludwig Wittgenstein),其中,維根斯坦的哲學邏輯,幾乎形塑了20歲以後她的思考路徑。

維根斯坦是何許人也?這位出生於奧地利的學者是20世紀最有影響力的哲學家之一,與電腦之父圖靈(Alan Mathison Turing)同一時代。

學資訊科技的人,大概都對維根斯坦不陌生,唐鳳說,基本上,資訊科學都是按照維根斯坦的一套邏輯去思考,是寫程式者的必經之路。

唐鳳從12歲開始接觸維根斯坦,一開始只是想要將維根斯坦的邏輯論運用到她所感興趣的電腦上,14歲開始著迷於維根斯坦的哲學研究,16歲到政大哲學系旁聽,從中國哲學一路聽到西方哲學,逐漸領悟到維根斯坦的哲學就是建立在這些哲學理論的重新編組上,並一再地解構自己原先的思考,不斷打破框架;唐鳳說:「維根斯坦後期的作品就是在講述跟人相處時,如何真正使用語言?是繼續讓語言展演,還是不用語言也可以更好?」

18歲她接觸到喬伊斯作品時,終於理解維根斯坦的想法。晚年的喬伊斯因為視力急遽下降,他的後期作品如果只是看文字,似乎毫無意義,但是用朗誦的方式聆聽,就像樂譜一樣,這是只剩聽力的喬伊斯試著跟這個世界連結的方式。

換言之,這兩位文人帶給唐鳳的啟發,就像唐鳳自己所說:「原來符號在運用上是有彈性的,我們不一定要按照語法本身去使用語言,『用』才是本身主體。」

誰說溝通與表達一定要透過有文法的文字?過去科技尚未發達時,人們只能夠過文字來達成所謂的共識,但真的是共識嗎?還是只是一群文字表達力好的人所玩的文字遊戲?對於弱勢或是表達力不好的人反而因此吃虧;如今科技帶來各項輔助工具,例如VR虛擬實境,就創造一個捷徑讓大家瞬間可以進入太空看地球,不再需要靠文字描述。

這也是唐鳳在進行數位創作時一直秉持的想法,如何繞過語言表達力這個有侷限的東西,讓所有的人都能在一個平台上自由取用各種資訊並發聲,這才是一位數位創作者所認為的真正民主。

從公眾立場來思考設計:民主對話可以透過科技平台,讓弱勢者也能發聲

至於要如何推行她心目中的民主方式?「網路技術促進民主」就是她正在做的事。

在國際設計政策論壇上,唐鳳指出一件事,她說,過去,我們沒有相應的科技讓政府可以同時去聆聽幾千萬人的聲音,永遠都是決策者在講話,而不是傾聽;為了讓公眾都能參與公共政策,如何透過新的方法把大家的感受收集到公共空間的平台上,再匯聚成共識,公共政策的品質才會愈來愈高。

唐鳳解釋,過去人們對於公共政策的形成為什麼有諸多抱怨,弊病就在於沒有一個系統先去收集事實與感受,而是直接跳到建議部分,而且還是透過幾位代表來闡述民意,每人也只有講一兩句話的機會,「好比賽局理論,如果你只有一兩局的話,大家就會用最壞的方式做事,用最激進與最不怕造成傷害的方式來達成目的,因為不這樣做就沒有下次機會。」她說,唯有open data,才能讓大家都能參與過程。

溫和如唐鳳,對於民主信念卻有非常的堅持,她對民主的看法,不僅是人與人的平等,人與機器更要平等,這也是2013年她為什麼從美國矽谷退休的原因。

作為一位數位創作者,她曾經擔任包括蘋果公司等多家企業顧問,也曾經經營網路公司,對於人工智慧有深入的觀察,從當初的創建培養,發展到現在,人工智慧透過演算幫人類做出很多有效率的決定,好比一位貼身的秘書,但是唐鳳的質疑是:「如果你是老闆,秘書幫你做了很多決定,你還可以問他為什麼要做這樣的決定,但是你在使用社群網站時,卻沒有辦法質疑人工演算法為什麼會跳出這些商品及廣告,認為你有興趣。」她說,就像AlphGo為什麼要下這樣的棋,即使是寫程式的人也不知道它的決定,頂多就是它提供數據告訴你往這方面的致勝機率比較高。

「雖然我在這個領域做得還不錯,但是我覺得不太舒服。」對於唐鳳而言,不僅人與人相處應該建構在平等地位上去溝通,人與機器也應該如此,而不是人工智慧愈來愈強大,不僅取代人的工作,連決定也取而代之,還不告訴你為什麼。當一兩個人可以透過人工機器來左右幾十萬人的發展時,例如社群網站,唐鳳決定離開業界,朝自由社群邁進,希望能夠重新再創造一個人與機器都能平等對話的平台。

從學習者來思考設計:不要教小孩成為有用的人,而是先問小孩想學什麼

談到人工智慧正在取代人的工作,究竟該如何培養下一代走向未來?曾經在教育體制裡受傷的她說:「不要教小孩有用的東西,而是先問小孩想學什麼。」

面對人工智慧時代,如果學習還是從外而內強加在學習者身上,可能一兩年這個專業又被機器取代,造成學習者的驚嚇:為什麼我學了這麼久這個行業卻消失了?努力轉型後,花了4個月學新技術,結果很快又被自動化取代,這也是現在很多大學生或是工作者面臨的兩難。

唐鳳的建議是,既然愈來愈多的事情都不再是人類所做的事,就更不應該把人類當機器看,不應該強調「用」這個東西,因為「用」這件事終將會被機器取代,而是先問自己感興趣的是什麼,她說:「一個好的藝術家在創作時,不是去想用途,而是去想還有什麼可能性。」

雖然唐鳳並不負責教育部的業務,但是曾經擔任十二年國教107年課綱課發會委員的她,在課綱上有一個建議:那就是希望將音樂、勞作等課程都取消,改為生活課程,要求老師不要教小孩任何東西,而是去傾聽每一位小孩的心聲,發現他們的學習興趣,再給予鼓勵,而不是給分數。

對她而言,公共政策不僅要求民主,學習也應該是民主的。這些都是她期待相關領域的人可以透過重新設計來改變。

維根斯坦說:「天才並不比任何一個誠實的人有更多的光,但他有一個特殊的透鏡,可以將光線聚焦至燃點。」用這句話來形容唐鳳對事物的透徹觀察,頗為適切。

※更多2016臺北世界設計之都「國際設計政策論壇」精采分享詳見:

國際城市首長代表齊聚臺北,用設計創造城市未來設計之都,「國際設計政策論壇」精彩開講!

設計之都「國際設計政策論壇」,兩日圓滿落幕!

※更多2016臺北世界設計之都「國際設計師週論壇」精采分享詳見:

設計之都「國際設計週論壇」 臺灣首次邀集世界16大設計週頂尖策展人 用設計帶動城市創意經濟

【想知道更多「‎2016臺北世界設計之都」資訊,可至:官方網站//臉書粉絲團 查詢】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