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流沙中年 被遺忘的新貧世代

中年新貧族 社福遺忘的臉孔
文 / 聯合新聞網    
2016-10-03
瀏覽數 253,800+
流沙中年 被遺忘的新貧世代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四十五歲的劉忠福一家五口睡在不到五坪的房間,冰箱冷藏室經常是空的,白飯配上黃瓜、罐頭就是他們的一餐,三個稚齡小孩被醫師診斷為遲緩兒,妻子是外配不易找到工作。劉忠福在保全公司上班,月薪二萬多,扣除房租,所剩無幾。

從輪椅抱起身材比自己高大的中風老父親,五十八歲的林玉瑩幫父親刮鬍子、擦澡,替母親梳頭、按摩,十七年如一日。四十歲時為照顧父母辭去工作,讓林玉瑩一家生活陷入困頓,即使曾經月薪六萬,現在的她只能靠政府補助度日,過一天算一天。

這是台灣社會的縮影,在微暗的角落,愈來愈多中年人在「貧窮線」下(註:依照「社會救助法」規定,最低生活費標準(貧窮線)以當地區每人每月可支配所得中位數的百分六十訂定,低於此最低生活費標準、且家庭財產未超過主管機關公告之當年度一定金額者,稱為低收入戶。)掙扎;更有一群中年人,儘管收入未跌至貧窮線下,卻瀕臨貧窮邊緣,如同陷入貧窮的流沙漩渦中載浮載沉。

薪資停滯 中年窮忙族日增

「現在四十五歲的中年人,廿年前剛踏入職場時,台灣就業市場的薪資就已開始惡化。」台大國發所副教授辛炳隆分析,台灣的薪資成長趨勢在一九九○年代中期出現反轉,九○年代中期以前,台灣的薪資與經濟成長亦步亦趨;中期後,薪資成長趨緩,二千年後甚至出現停滯、負成長。

辛炳隆指出,九○年代台灣受到全球化衝擊,產業大量外移,製造業就業人數大幅減少,取而代之的是低薪服務業,現在四十多歲中年人,長期在這樣的產業結構下,不斷在低薪工作中循環,「中年貧困」現象逐漸浮現。

東吳大學社工系副教授李淑容根據主計總處「家庭收支調查」資料統計分析,研究顯示,台灣從一九九七年開始,愈來愈多人口落入貧窮線下,在貧窮線百分之百到百分之一百五十之間的人口比率也大幅增加,從一九九七年的百分之二點三七,到二○○二年的百分之十一點八六達到高峰,研究中將這群瀕臨貧窮邊緣的人口,定義為「新貧」。

又老又窮 恐成「下流老人」

「新貧階級主要為一群中年、有工作能力的家計負擔者,因為失業或不穩定就業,使家庭經濟陷入困境。」李淑容指出,這群新的貧窮人口因原多為中產階級擁有房產,不符合社會救助體系認定的貧窮標準,得不到補助,掉落在社會救助的安全網外。

勞動部統計,全台灣四十到五十九歲的中年人,有近廿一萬人月所得不到二萬元,這群十多年後要退休的人,眼前的日子都快過不下去,未來極有可能變成日本所謂又老又窮的「下流老人」。

中年人面臨的另一項貧窮風險是「照護離職」,在台灣高齡化、失能人口增加趨勢下,愈來愈多人為照顧年老退化失智的雙親、或是先天身心障礙的孩子辭去工作。根據衛福部推估,台灣目前「隱形失能」人口一百卅一萬,受影響的工作人口(隱形照護)達二百卅一萬人,其中十三點三萬人因此離職。

隱形照護 另一個貧窮警訊

「為照顧家人而辭去工作,很可能淪為另一個新的貧窮人口。」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秘書長陳景寧提出警訊。

團結工聯秘書長黃育德表示,以往結婚較早,四、五十歲小孩可能都大了。但現在很多人結婚晚,孩子還在國中到大學階段,是最花錢的時候,負擔最重;且家庭經濟不佳會影響下一代,貧窮也恐淪入「世襲」。

目前社福多半集中在老人與小孩,對於家庭負擔最沉重的中年問題反而沒有太多力量,一些國家開始注重社福資源重分配,從中年階段就出手,減少貧窮世襲的問題。衛福部社會救助及社工司長李美珍表示,對還未陷入貧窮線以下的家庭,目前政府儘量運用在地力量,包括企業社區扎根計畫或鄰里照顧支持系統等,關心孩子,讓父母喘口氣,也拉孩子一把。

辭職顧雙親 將來誰來照顧我?

林玉瑩因父親中風、母親老邁,辭去工作照顧父母,十五年來只靠政府補助過日。 記者楊萬雲/攝影

「子欲養而親不待…」讓曾是專職看護的林玉瑩特別有感受;十七年前,她在父母相繼病倒後,毅然放棄每月五、六萬元收入的看護工作,返回部落照顧父母。五十八歲的她和高齡八十八、九十二歲的父母,如今靠著每月一萬七千元的農保及老人年金過日子,清貧卻很快樂。

年輕時當專業看護的林玉瑩,夫妻離異後獨自照顧三名小孩,因每月有五、六萬元收入,省吃儉用在高雄市楠梓區訂了一間預售屋。十七年前,曾是部落優秀獵人的父親中風,母親照顧父親一段時間後也病倒,她決定放棄工作全心照顧父母,後來房貸付不起也賣掉房子。

她回憶,父母病倒之初,她曾試著邊當看護、邊照顧住院的父母,但看護的病人有意見,她也覺得不妥,改當開刀房清潔婦;雖然每月只剩一萬五千元薪水,但「有收入就好,我要的是照顧父母。」她很清楚父母比錢重要,沒有一點猶豫。

「他們老了,照顧他們不能等。」她說,當看護期間看到許多子女未陪伴照料父母,沒有多久老人家走了,子女才痛哭,她不想那樣,她要在父母還可以照顧時全心全意照料。

林玉瑩晚上每兩小時就要起床看看父母睡得安不安穩,老人家身體不適時,她就幫忙按摩、拍背,還要經常送父母到醫院。十多年來,她的健康也出問題了,乳癌、糖尿病、帶狀皰疹找上門,父母送醫時,她也跟著看病。

沒有工作、沒有收入、全職看護父母,經濟是不小的問題,林玉瑩盡可能節省開銷。她以年租六百元向台糖租一塊農地,每天清晨五、六點騎車到農地摘菜,備妥早餐餵父母吃,飯後休息一下就為父母洗澡、剪頭髮、換衣服、按摩,偶爾也會推父母出去透透氣。

她年紀漸長,被問到如果病倒了誰來照顧?林玉瑩沉思一下說,不想那麼多,以後的事以後再說。

(本文轉載自2016.10.3「聯合新聞網」,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