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是承諾,還是詛咒?-新機場計畫

文 / 李慧菊    
1994-02-15
瀏覽數 10,500+
是承諾,還是詛咒?-新機場計畫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帶著刺耳噪音,七四七巨無霸壓著九龍半島密集的住宅區,緩緩降洛。眼力好的人,可以清晰看到機身上一格格窗戶。

啟德機場的候機大廳、疲憊的臉、大包小包行李、來來往往的腳步和菸味,塞滿整個空間。這個袖珍機場,去年接待兩千兩百萬人次的旅客,是全世界第四大國際機場。但毫無疑問,啟德的光輝,應該走入歷史,因為它已近乎飽和。去年聖誕假期前後,啟德因胃納有限,拒絕三百多航班的降落要求,估計旅遊業的損失,數以億元港幣計。

「玫瑰園」

一九八九年六四之後,前港督衛奕信在施政報告中,為延宕二十年的計畫拍板定案,宣布在九龍西北離島赤獵角興建「迎向未來成功之門」的新機場。他稱這是個「玫瑰園」。

四年半以後,「玫瑰園」的模樣,在成千工人日夜趕工下漸具雛形。但由於中英關係惡化,始終未對新機場工程費用的財務安排達成協議,這項預計於九七年完工、斥資近一千六百億港幣(以付款當日幣值計)的龐大投資,究竟將是香港對二十一世紀的承諾,抑或是詛咒,目前依舊撲朔迷離。

從現實的角度看,就像香港臨時機場管理局行政總監董承亨(Henry Townsend)所描述:「新機場不是一個選擇,而是經濟發展的必需條件。」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