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我上過學,我是文盲

文 / 張麗容    
1993-11-15
瀏覽數 20,800+
我上過學,我是文盲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教育普及是否能和文盲絕跡畫上等號?文盲病的猖獗蔓延,又將對社會、企業造成多大的負面影響?

今年,一份美國教育部耗資一千四百萬美元,針對國內成人識字率所作的調查報告,回答了這個問題。

功能性文盲近半

調查顯示,美國成人的數字與讀寫能力驚人地低落;近一半的美國成人(約九千九百五十萬人)不知如何填寫銀行存款單,看不懂公車時刻表,也算不出一個房間鋪地毯的開銷。他們是美國教育部所定義的「功能性文盲」。

功能性文盲並非完全不識字,他們上過學,但具備的知識不足以應付日常生活所需。舉幾個例子來說:

--拿到社會安全卡,找不到簽名的地方,因為看不懂「簽名」這兩字。

--到銀行存錢,算不出五百五十七元一角九分加七十五元等於多少。

--錯過二點三十五分從洛杉磯前往舊金山的長程巴士,公車時刻表上下一班車是三點零五分,功能性文盲不知道他還要等多久。

--無法憑著紐約市地圖,找到時代廣場,或任何他想去的地方。

美國成人的教育素質,低到竟有四%的大學畢業生回答不出上面的問題。更糟糕的是,大多數的美國人並無自知之明。此次調查中,二萬六千名隨機取樣的受測者,大都自認英文讀寫能力「好」或「非常好」,但測試結果並非如此。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傳產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