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台灣優勢比台灣優先更重要

文 / 高希均    
1993-10-15
瀏覽數 15,350+
台灣優勢比台灣優先更重要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一)「今天」vs.「明天」

熱中於政治鬥爭與個人利害的,只講「今天」,因為「今天」的事務才能打動人心;關心國家前途與民族利益的,才會談「未來」,因為未來的發展,才能凸顯理想。

台灣的危機之一,就是有權者、有勢者,都只想活在「今天」--寧可爭一日之勝負,不顧千秋之遠景。

當知識分子以「明天」的理想,來批判「今天」的是非之時,就陷入痛苦及無奈之中。

近年來,我一直認為影響台灣生存與發展的最大變數,就是兩岸關係,而在兩岸關係上,海峽兩岸都顯惰性,少見彈性。指導兩岸關係的「國家統一綱領」的原則中,明確地指出:「國家的統一,其時機與方式,首應尊重台灣地區人民的權益,並維護其安全與福祉。」

這段文字,為目前流行的「台灣優先」論,做了一個最直接的注釋。

事實上,生活在台灣二千多萬的中國人,誰不會把台灣的利益放在第一?尤其政府的決策階層,當然清楚歷史的教訓:一個國家沒有永久的敵人,也沒有永久的朋友,只有永久的「國家利益」。

但是,不斷鼓吹這種利益--台灣優先,可能會帶來一些負面的後果及印象。

過分強調「台灣優先」會逼使政府,採取一些「欲速則不達」的政策,近二年來由於我國急於要與二個小國建交開拓國際空間,立刻激怒了北京,反而加快了南韓和沙烏地與我們的斷交。

遇分強調一個地區的優先,予人缺乏信心、沈不住氣的印象,也會引發她方縣市的優先論。

如果台灣省裡面的二十一縣市(尤其民進黨主控的)個個都講「台北縣優先」、「彰化縣優先」,每一個縣市中的鄉鎮村里又強調個別的優先,那就很難建立「台灣優先」。

因此,也有人認為「台灣優先」可以默默地做,但不宜大聲地講。

(二)「優勢」vs.「優先」

如果「台灣優先」只用於兩岸關係及國際事務上,那麼一個適用範圍更廣,說服力更強的觀念可以提出:那就是「台灣優勢」。

「台灣優先」是指「首應考慮合灣二千萬人民的福祉」;「台灣優勢」在我的構思中,是指「厚植此一優勢,用以(1)確保二千萬人民的福祉;(2)誘導兩岸關係良性地互動,轉變大陸;(3)進而同步世界。」

台灣二千萬人民的福祉,不能靠主觀意識上的自我優先就可以獲得,而是要靠自己的實力。這一實力就是「台灣優勢」,因此,什麼才是「台灣優勢」?「如何才可厚植」、「如何才可拓展」,就變成了中華民國在台灣求發展的關鍵。

讓我分兩個階段來談「台灣優勢」;一是一九九0年前的四十年。一是一九九0年以後的今天。

過去四十年被人稱讚的「台灣經驗」,就是「台灣優勢」的一面鏡子。概括地說:這一優勢來自於下面這些要素:社會安宅、農業發展、人民勤奮、勞工低廉、中小企業蓬勃發展、人民普遍具有憂患意識、財富分配較為平均、利益團體不敢膽大妄為、領導階層有強烈的使命感。

其他關發中國家,缺少這些因素時,也就無法擁有這一優勢,菲律賓是目前大家常引以為戒的一個例子。

這一「優勢」帶來了台灣經濟的起飛,以及強烈的外銷競爭力。在這一過程中,就業人數、教育水準,每人所得。外匯存底、儲蓄以及超額儲蓄等均隨之大幅提升。

可惜,為了維持這一優勢,有意與無意之間,我們也付出了難以估計的代價:如威權政治、環保疏忽、民營化緩慢、資金未予充分利用所造成基本建設的嚴重落後與產業升級之遲緩。

這四十年的「台灣經驗」與當今的中國大陸相比,「台灣優勢」就清清楚楚呈顯在三方面:

(1)市場經濟制度:它帶來了人民小康的坐活及各種居住、就業、投資、旅遊等的自由與選擇。

(2)多元化社會:它帶來了對知識分子以及基本人權的尊重。此外、民主政治也逐漸生根、法治社會也逐漸建立。

(3)政府與政黨受到制衡:立法部門、各級議會、輿論以及選民,逐漸發揮了監督功能。

另一方面與大陸相比,我們的國際地位、軍事力量、本身市場與資源,又變成了相對的「台灣優勢」

(三)全面厚植「台灣優勢」

如果我們進一步把「台灣優勢」放在國際競爭的天秤上,那麼我們的優勢就剩下一項--經貿實力。

近年來,台灣的總體經濟指標,仍反映出此一優勢:

.世界排名第一(或第二)的外匯存底;

.世界第七名的對外投資;

.世界第十四名的對外貿易;

.世界第二十名的國民生產毛額。

.世界第二十五名的每人所得。

凡是愛台灣的人,凡是有一天希望中國要在「民主、自由、均富下統一」的人,都一定要盡心盡力來厚植台灣的經貿優勢。

不幸的是,這一經貿優勢正亮起觸目驚心的紅燈。總體來說,經濟成長下滑、投資意願低迷、關門工廠激增、開門工廠驟減、勞工難尋、勞動競爭力惡化、國際收支由盈轉虧。

遇去的不景氣,經濟因素居多;目前的不景氣,非經濟因素居多,有人形容這是「一場沒有特效藥的政治鬥、社會亂、經濟貧的併發症。」

如果大家確知這些病因,如果大家言行一致地真愛台灣,那麼應當凝聚共識,立刻克服。但是,近月來,各項民意調查一再顯示:企業奐與一般人民都缺乏這種信心。這一「信心危機」正是執政黨的另一項危機。

經濟部長江丙坤接受「遠見」雜誌訪問時指出:「振興經濟方案的成與敗,完全在「執行」二字。」這真是一語道破了當前「只做秀,不做事」的困境。

財經當局最需要「執行」的,依我看來,有三大項:

.全面推動及鼓勵工業升級與產業結構調整;

.全面排除國內投資的瓶頸;

.積極推動兩岸經貿的互利(如投資大陸的台灣產業實施垂直分工)。

要執行這三項,就需要其他部門的配合,如大陸委員會、環保署、內政部、交通部、立法部門等等。如果部門之間堅持本位主義,那麼所謂「台灣優勢」,正就在各部門自我「優先」下,逐漸受到腐蝕而終至消失。

(四)「你贏我贏」的兩岸關係

影響「台灣優勢」的另一個重要變數:就是兩岸經貿關係的消長。

讓筆者把一九四九年以來的兩岸關係,分成三個階段: (1)一九四九~七八:兩岸冰凍,台海軍事緊張,可稱為「你死我活」階段,也可稱:「台灣生存」期。

(2)一九七九~一九九二:鄧小平推動「門戶開放,設立經濟特區」,蔣經國准許赴大陸探親,兩岸逐漸解凍,經貿開始熱絡,可稱為「你輸我贏」階段,也可稱為「台灣優先」期。

(3)一九九三以後:台灣的二千萬人民有沒有胸襟、領導階層有沒有智慧,把兩岸關係提升為「你贏我贏」的互利階段,進而變成「台灣優勢」期,發揮經貿實力,誘導大陸和平演變。

事實上,今天「台灣優勢」的一部分主力,就是成千上萬的台商已經結合了大陸廣大的廉價勞力、土地,及一些技術所形成的。在一九九一與九二年的二年時間中,台灣與大陸的兩邊貿易額已達一三二億美元,台灣的順差達八十七億美元。

(五)沒有「優勢」,那來「優先」?

把「台灣優先」用在兩岸關係上,基本上就跳不出「零和遊戲」--你輸我贏的思考模式與防範心態。

把「台灣優勢」用在兩岸關係上,就乍然海闊天空。為了厚植我們自己的「台灣優勢」,政策上就容易有彈性,心態上就容易不排斥。

以北京申請二千年的奧運為例,台灣優先論者,可以完全對這一申請冷漠;台灣優勢論者,則會寄予極大的關注,因為中國大陸如果變成為地主國,從現在到二千年,大陸不得不加強建設、擴大開放、改善人權……,這些正是有助於厚植台灣優勢。

「優勢」與「優先」不只是一字之別,更是一念之差。

我曾提倡過「經濟中國」的構想,結合大陸、台灣與香港的比較利益,共謀中國人的福祉,並且反覆強調,在二十一世紀,「沒有經濟,就沒有中國」。

現在的「台灣優勢」論,是盼望台灣二千萬人民,不公省籍、不分黨派。不再從事政治鬥爭、不再煽動省籍情結、不再推銷二個中國,共同厚植經貿實力,一方面轉變大陸,另一方面又可傲步世界。

我也要同樣強調,沒有「台灣優勢」做後盾,也就沒有實力來倡導「台灣優先」。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