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日本新打工族

文 / 余 蔓    
1993-05-15
瀏覽數 19,650+
日本新打工族
Line分享 articlefont

「工作狂」是日本人的代名詞,勤勞是日本的驕傲,然而並不是所有日本人都愛工作,至少年輕人的「工作觀」也洋化了,他們的反動讓過去的年輕人大歎:扯後腿!

其實這一代年輕人可以為了要求工作有意義、合乎性向及所學而跳槽、討厭沒必要的加班、重視家庭及自我的生活品質,這些價值觀和上一代截然不同,也讓日本固有的職業倫理 終身雇用、年功序列受到嚴重的挑戰。

為了瞭解這一代年輕人和過去年輕人的差異,日本勞動省、總務廳、文部省紛紛進行各種研究調查,以掌握年輕人的心。結果歸納出三種年輕人的職業現況:換工作的頻率增加、就業傾向偏差、工作滿意度低。

勤勞美德漸漸晦暗

從一份「年輕人的職業意識調查」(圖一)中可明顯看出,安分守己地在工作中扮演盡職的小螺絲釘,已被年輕人唾棄,他們希望從工作中找到自我價值,在各種指標中對「無法發揮所長」一項感到最不滿,遠超過對「薪資」的不滿意度,事實上若把「工作沒意義」、「不能發揮創造力」等與工作價值有關的項目合計的話,受調查的年輕人有四分之一感到失望,而且學歷愈高、服務的企業規模愈大,不滿意的程度愈高。

同一份調查也測試年輕人對固有「勤勞即美德」價值觀的認同感,結果發現,「美德」已經漸漸晦暗,六年前的年輕人中有四三%覺得應該比一般人更努力工作,有五五%認為年輕時應該吃苦,現在這兩點的比例分別降為三一%、四一%。

更讓重視「大我」福祉的日本人吃驚的是,六年前有六二%的年輕人對工作的認定是「不但為豐裕自己的生活,也要對社會有貢獻」,結果現在只有五一%的年輕人覺得理應如此。

不過六年時間,年輕人的職業觀大大轉變,勞動省職業安定局的解釋是,勞動人口不足、就業市場對年輕人供過於求,使得年輕人對工作的要求度更高,而且不一定非要工作才能糊口。

然而年輕人的挫折也較以往更甚,因為地價高漲、社會對「資產」的重視度高過「勞動」、大都市圈的年輕人終其一生地工作也不能擁有自宅等情形下,工作價值觀起了重大變化。

日本職業情報雜誌Rekruit也在一九七九年及一九八九年曾分別對該年度的大學畢業生進行「就職動機調查」,結果求安定的人數比例降低約一0%,「成長」、「企業風氣」、「以實力升遷」、「在職教育」的重視度大增,最明顯的是「假日多,加班少」的重現程度增加了近二0%。

跳槽增加

日本企業的終身雇用制曾為日本社會帶來穩定,不過現在想在一個企業裡從一而終的年輕人愈來愈少。日本生產部本部的「工作意識調查」顯示,八年前有二八%的年輕人打算待在一個企業裡直到退休,而去年的受訪者只有一六%打算從一而終,二六%及四三%則抱著先待著和伺機而動的想法。

有跳槽打算的年輕人也在增加中。勞動省針對四年前的畢業生進行三年追蹤調查,結果證實這個傾向,短期大學及大學畢業生畢業三年後跳槽的比率分別高達三八.四%、二八.四%。勞動省最憂慮的是,大學畢業生是日本企業未來中堅幹部的來源,然而卻有近三分之一的人有跳槽經驗,這將增加企業的經營成本,且會造成社會的不安定。

事實上,過去幾年,深受人手不足之苦的日本企業,已經能接受跳槽者的求職,「回鍋畢業生」在勞動市場中的比例愈來愈大,逼得企業不得不「中途採用」。不過「企業忠誠度」及「老年輕人」仍然掛帥,所以薪資計算對跳槽者很不利,尤其是愈大的企業愈重視年資,長期下來跳槽者就被比了下去。至於精神上受到的不利待遇,就不是數字所能顯示。

對跳槽者的排斥,讓掙脫傳統束縛的日本年輕人非常沮喪,共有四六.九%的初次離職者沒有再就業的方向及管道,遠超過美國的二六.二%及英國的一八.六%。日本社會對於跳槽、離職的閉塞觀念可見一斑。

然而工作改變,並不一定顯示年輕人更有主張、更具判斷力。

年輕人迴避三K職業(髒、嚴、危險),勞動力因而湧向金融、保險業;重視企業的規模、形象、知名度,又深受經過美化、包裝過的職業情報資訊的影響,使他們即使想找一份能發揮所長的工作,都不知自己適合什麼工作(「年輕人的職業意識調查」只有七.八%的人認為清楚自己的性向);而就算知道自己的所長,但在社會制約下,也拿不出決斷。

就現在而言,拒絕傳統仍屬少數,不過向數量平等邁進的反動潮流,都是愈滾愈有力,日本銀行、融貸機構已能認同沒有特定雇主的「打工」族,也是他們往來的客戶。

在過去,「打工」是學生、家庭主婦貼補家用的副業,但是二十五歲以下、以打工為主業的人口,在六年間由十七萬人增加到三十一萬人(在學學生除外),除了反映日本人力不足,以及依賴臨時雇員的行業增加之外,「打工」族的個人想法是:「除工作外還有想做的事」、「不想受約束」、「自己決定工作時間」。

如果將「工作與生活」並重的趨勢,佐證以「打工」族的個人主張,現在的年輕人和過去的年輕人的差異在於,上一代以「工作狂」為榮,這一代的年輕人則「工作、休閒並重」;老年輕人成就大我,新年輕人要求表現、追求自我工作價值。

日本企業面臨改變

然而企業對這個現象的回應卻相當遲緩,讓勞動省非常緊張。勞動省推估,畢業就職人數今年最多約一百二十三萬人,但二十年後將減少二0%,只剩九十六萬人,年輕勞動力將愈來愈稀少。因此企業用人政策必須更彈性,要能滿足年輕人的嬌貴,也必須正視他們的不滿及需求。

為了鞭策企業有更開放的胸襟,勞動省職業安定局在一項懇談會上呼籲企業接納跳槽者、改善長尊幼卑的倫理、更尊重人性。

日本「企業文化」輸出全球,但面對年輕一輩的「無法無天」,卻束手無策。日本將被迫改變,在國際社會的特異性也將逐漸消褪。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