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除大學入學考試?

諾貝爾獎得主想說的是:別讓成績與薪水決定你的人生

文 / 陳芳毓   攝影 / 蘇義傑   2015-09-14
諾貝爾獎得主想說的是:別讓成績與薪水決定你的人生


當我衝進記者會場,台上講者正操著濃重日本腔英語,飛快地解釋亞洲與西方研究生各自的優勢。

他是中村修二,2014年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

我將問題草草寫在提問單上遞出。雖然答案在他的書中呼之欲出,我仍想聽他親口證實。

「最後一個問題,」主持人、台大副校長陳良基宣布,「如果你是教育部長,可以做一件是改變教育,那會是什麼?」

「廢除大學入學考試!」他說得既直又快,像對準一記直球轟出全壘打那樣爽脆。

他繼續飛快解釋,一開始,可能所有學生都去擠台大醫學系;一間僅能收幾十人的教室,會瞬間擠進數百人。但不用擔心,只要每兩個月定期考試,逐漸淘汰,最後,會只剩下最適合讀醫的學生。

其他學生見狀也會轉變想法,申請最適合自己的科系。想當記者的,申請傳播科系;想當科學家的,就申請物理系等等。每個人都會依照興趣與天份,在最適合自己的科系安頓。

同樣的話,他早在大學畢業後面試工作時,就對京瓷創辦人、日本「經營之聖」稻盛和夫說過。

「你覺得現今社會的問題出在哪裡?」稻盛問中村。

「考試。從小就考試,考試度日。這樣的考試制度不廢除是不行的。」這位初生之犢毫無畏懼說道,還因此獲錄取。

記者會隔天,多數新聞皆將「諾貝爾獎得主:廢除大學入學考試」入標,但褒貶不一,還有網友揶揄,「我們還要聽諾貝爾獎得主談教改嗎?」

暫不論諾貝爾獎得主是否該領導教改,會提出這番另類主張,是因為61歲的中村是「非典型」成功者:畢業於區域性的德島大學,工作近20年的日亞化學也不算大公司。他只是偏執地做著熱愛的半導體研究,加上性格叛逆敢言,就算因專利歸屬與公司對簿公堂、甚至和整個日本社會翻臉,也在所不惜。

一路以來,他都和主流價值走反方向的路,沒人會以「成功」形容這樣的人生,直到他到美國做研究15年後,一舉拿下諾貝爾獎。

這樣的經歷,使他對日本教育體制格外批判。對於「廢除大學入學考試」一說,在《我的思考,我的光》有細緻的論述:

---------------------

「一個人頭腦最靈活的時期,是在高中二十歲前後。但在日本,在這段期間年輕人卻必須接受嚴酷的大學入學考試。在這人生中最寶貴的時間,卻必須度過一段枯燥乏味、沒有任何用處的考題式學習,實在很可惜,使得創造力無法獲得培養和發揮。

這段時間其實是人生中最能產生靈感的時期,許多位獲得諾貝爾獎的學者與發明家,都是在二十歲左右時不斷提出開創性的構想,最後獲致巨大的成功。

相形之下,日本年輕人出發的時間實在是太晚了。在人生中最寶貴的期間忙著準備大學入學考試,根本無暇顧及腦中乍現的靈感,等到真正進入大學後可以說已經錯失黃金時光。

我認為必須讓年輕人在這段時間放手去做自己真正喜歡的事,培養他們自主思考的習慣,如此才能在腦海裡湧現具有開創性與發展性的有趣想法,這也是我主張廢除大學入學考試的主要原因。

而且,我認為必須立即廢除大學入學考試,讓大家自由選擇喜歡的大學、科系,但是也必須提升畢業的難度,讓只有真正對學業感興趣、努力付出的學生順利畢業。」

「許多人到了某個年紀都明白,我們只有做自己喜歡的事,才是對自己最好的選擇。

但我們在十幾、二十歲,還不明白何謂人生的時期,往往以成績好壞決定我們的人生方向,或是被社會以成績牽著鼻子走。但當我們到了一定年齡後,回過頭來檢視自己的人生時,才又赫然發現我們在不知不覺中仍朝著自己喜愛的事物靠近。

學生時代成績好的人進大企業工作,差強人意的則進入中小企業,人生的重大選擇完全和我們的喜好無關,懵懵懂懂踏入社會,工作了幾年之後,有一半的人會辭掉原來的工作,跳槽到其他公司,或是回家繼承家業。

再過幾年,發現大家都不可思議地朝著自己喜歡的方向前進,並且看見那些始終在自己熱愛事業上奮進的人,獲得了成功。

與其上了年紀才開始做想做的事,年輕時就去做反而更能發揮,這是不言自明的道理。我一直認為應該讓孩子十幾歲時就開始思考自己未來的路,不要用成績、薪水多寡或是人際關係左右他們人生的選擇。如果社會能創造出這樣的制度,相信每個人都能發揮所長,找到自己的價值。」

---------------------

雖然無法斷言,循中村之道,就能獲致像他一樣的成功;可以確定的是,被分數決定自己的興趣、限制人生的想像,絕對是你不想發生的遺憾——這不是天之驕子的打高空之見,而是位搏翻身「魯蛇」的人生忠告。

關鍵字: 政治評論人物專訪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