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當時只怕中原復-參禮岳廟有感

文 / 掌絲    
1992-12-15
瀏覽數 8,800+
當時只怕中原復-參禮岳廟有感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去杭州西湖,除了欣賞它的湖光山色外,我主要是去參禮岳飛廟。進入大殿,當中便是岳飛的塑像,英俊威武的神態,使我感懷他的文采武功和英年早逝的悲劇。大殿牆壁上有斗大的精忠報國四個字,但是「國中的「戈」卻缺少一點,是岳母刺字時故意刺成,以警示岳飛國土尚未全復。

進到後面墓園門內牆邊,右手邊跪著鐵鑄的秦檜和王氏塑像;左邊跪的是譖殺岳飛的万俟高和另一奸佞。我在墓台上默默地誦念他豪邁的滿江紅詞,和他寫的諸葛亮前出師表的字蹟,他真是位文武全能,肝膽照人的不世之才。可惜的是,他即是位不識時務的俊傑。

在墓台的左廊上,布滿了石碑,其中一塊是文徵明寫的滿江紅,碑石有裂痕,字跡模糊,但仍使我忍不住迴環誦讀,它給我的震撼,甚至超過岳飛的滿江紅。除了少數幾個字外,我記得大概的詞句為下:「拂拭殘碑,敕飛字,依稀堪讀。想當年倚飛何重,後來何酷,縱使功成身合死,也應XX言難贖。堪恨更堪悲,風波獄。豈不念,中原蹙?豈不念,徽欽辱?念徽欽既返,此身何屬?千載休談南渡錯,當時只怕中原復。笑區區一檜亦何能,逢其欲。」這闕滿江紅之論史,冀是利為斧鉞。宋高宗地下有知,應該汗顏至今了。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本文出自 1993 / 01 月號

第079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