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永不止息的江源探險

文 / 李傳楷    
1992-06-15
瀏覽數 11,050+
永不止息的江源探險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不論亞馬遜河有多大,尼羅河有多長,它們源頭的水都不像長江的水那麼甜。」在香港尖沙咀的假日酒店,黃效文回想七年前的長江溯源行,仍掩不住激動地說。

一九八五年,在美國國家地理雜誌的支持下,黃效文從美國空運兩噸多重的裝備,帶著四位同伴,從湖北洪湖逆流而上,一路上溯到長江源。

青藏高原覓江源

經過將近半年,能行船時行船,不能行船時沿江走,不能沿江就繞道走,他們從海拔二百公尺的江漢平原,逐步攀升到五千多公尺的青藏高原,終於在沼澤密布、低溫缺氧的高山泥沼中,找到長江源之一--當曲的源頭。

在這之前,長江流域規畫辦公室已經進行過兩次「江源考察」,找到另一個長江源--沱沱河的源頭。他們不僅改寫長江的歷史(長江發源地已不在巴顏喀拉山南麓,而在唐古拉山主峰西南側的冰川),也使長江由五千八百公里延長為六千三百公里,超越密西西比河,成為世界第三長的河流。

情感的飲水思源,科學的求其求知,把人類的視野帶到地圖上都找不到的高山、冰川,一點一滴構築心理和地理的長江。

翻開長江的歷史,中國人對長江,是一個逐步認識的過程。

三千多年前,人們認知的長江,只到嘉陵江為止,大禹在中國第一部地理書「禹貢」寫下「岷山導江」,以為嘉陵江上游的岷山,就是長江的源頭。後來,由於岷山、岷江源相混;有人誤把岷江當成長江主流,無意間又將長江向西推進了三百公里。

兩漢,人們已經知道金沙江的存在,不過一直到明代地理學家徐霞客實地考察雲南,寫下:「故推江源者,必當以金沙為首。」長江才真正地走出四川省界。

從岷江到金沙江,不過幾步之遙(岷江、金沙江在四川宜賓會合),卻走了將近兩千年。

翻開長江的地圖,循著醒目的藍線,穿過長江三角洲、江漢平原、四川盆地、雲貴高原,一直到青藏高原的江源區,是現代人的長江。

三十八年次的黃效文,曾經是美國國家地理雜誌的特約記者;談到長江,他有一段個人體驗。有一次,他在美國航太總署看太空人的心血管測試結果,突然發現人體的血管影像和人造衛星拍攝的長江竟十分相似,「長江好像是大動脈,七百多條支流好像眾多血管,將維繫生命的氧氣,輸送到廣大的腹地。」他頭一次感到長江和中國土地緊緊相連。

不找到源頭不罷休

帶著近乎朝聖的心情,黃效文開始展開十個月的長江溯源行,希望能「喝一口長江源的水」。當他從游牧藏民口中得知,長江另有更長的源頭時,更興奮不已,決心不找到源頭不罷休。

長江的江源區,在通天河以西、海拔五千公尺的青藏高原,從崑崙山到唐古拉山,十一萬平方公里的區域,散布著沱沱河、當曲、楚瑪爾河等十一條河流,面積有三個台灣大;但除了青藏公路沿線,幾乎看不到任何村鎮和道路。

進入江源區,首先面臨缺氧的考驗。在「離天三尺三」的青藏高原,空氣中的氧氣含量,只有平地的一半,當地有句順口溜:「五道梁得了病,沱沱河沿要送命。」提醒在江源區北邊入口--五道梁得病的高山病病人,不要勉強繼續南行。

空氣也不帶一絲暖意,攝氏零下四到六度的年均溫,即使在「盛夏」、氣溫也不超過攝氏十度,還有突如其來的狂風、雷暴、冰雹和沙塵雹。

黃效文選擇氣候較「暖」的八月,進入江源區,但這時也正好是凍土層表面融化最深的時候;連片的沼澤、爛泥,考驗著探險者的體力和意志力,最後到達當曲的源頭時,整個探險隊就只剩下他和攝影兩人。

蹲在寬不盈尺的泉水旁,黃效文恭謹地掬水送入口中,深恐污染了江源水,「想到下游有三億人賴長江過活,對這潺潺流水不禁格外珍惜,」他感性地說出當時心情。

黃效文的發現,比前兩次江源考察隊,長了近六十公里,刷新了大陸的官方記錄,但大陸科學家對於長江源的認定,仍然充滿爭議。

沱沱河與當曲的戰爭

這是一場沱沱河與當曲的戰爭。

一九七六年以前,長江的江源區仍是一個未知世界,除了少數游牧藏民出入,就只有工程隊、測量隊定點活動。當時的地理教科書仍把長江、黃河寫成發源於巴顏喀喇山南、北兩麓的「姐妹河」,把長江上游分成南北兩源,南源是木魯烏蘇河(即沱沱河),北源是楚瑪爾河。

一九七六年,為了釐清真相,長江流域規畫辦公室組織了歷史上第一支「江源考察隊」,想找出長江源,順便瞭解江源水系。參加過兩次考察隊的石銘鼎含蓄地說:「研究長江,不清楚江源,實在說不過去。」

江源考察隊的地理學家,從一開始就根據現有資料,認為沱沱河是長江正源。他們從青海省會西寧,沿著青藏公路,再深入沒有道路、只有沼澤的無人區,最後終於抵達海拔六六二一公尺的姜根迪如冰川,找到陀陀河的源頭。

面對黃效文的挑戰,石銘鼎強調,源頭的認定除了「河源唯遠」的原則外,還要考慮水量、流域面積、流向、歷史習慣等因素。他認為流向順直、位置居中、又符合歷史習慣的沱沱河,是長江正源;「總覺得萬里長江,源頭就應該像沱沱河的冰川源,才有氣勢。」研究長江三十幾年的石銘鼎感性地說。

黃效文則以水量、長度的觀點,說明水量大、長度長的當曲,應是長江正源。他邊扳手指還說:「尼羅河、亞馬遜河……,都是以水流最長者為正源,距河口最遠點為源頭。」

也有學者主張,沱沱河、當曲並列為兩源,解決長江源的爭議。

「我還會再去(溯源),證實這不只是一場冒險的遊戲,」黃效文許下承諾:「不單是為了找尋源頭,也為了實現對中國情感上的承諾。」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