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魏德聖:真正的運動精神,是在輸贏之間的價值與態度

從《海角七號》、《賽德克巴萊》到《KANO》,魏德聖堅持的電影夢
文 / 魯皓平    攝影 / 遠見雜誌
2014-03-26
瀏覽數 22,450+
魏德聖:真正的運動精神,是在輸贏之間的價值與態度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從2008年的《海角七號》、2011年的《賽德克巴萊》,一直到2014年上映的《KANO》,魏德聖從導演躍升至監製,6年多來,3部經典巨作的呈現,讓我們看到最能令人感動、深刻發人深省的好電影。魏德聖以他細膩的電影思維與勇敢冒險的闖蕩精神,逐一的在電影之路不斷地創造高峰。

《KANO》上映至今,票房逼近3億,熱血的棒球魂,不僅在台灣各地蔓延發燒,也一路紅至日本、香港等地。

《遠見》今天特別邀請魏德聖參與「施羅德遠見講堂」,與現場觀眾大方分享電影之路的艱辛與感動。魏德聖表示,「只要我認為是好電影,我就會去拍,而你們就應該來看。」述說了他對自我電影的要求與自信心。

為了讓大家認識台灣最初的棒球隊

談到現在最火紅的《KANO》,魏德聖說,台灣人很迷戀棒球,棒球就像是台灣的國球,但很多人不知道台灣第一支棒球隊是什麼時候開始的。為了讓大家知道這最初棒球隊的感人故事、認識台灣棒球的起源,所以才決定拍這部電影。

「我們常在說運動電影,但很多運動電影都參雜了許多雜質,」魏德勝表示,大部分運動電影都會夾帶親情與愛情,都是為了愛情而打,沒有真正為了想打球而打球的電影,「所以我想要作一個真正的棒球電影。」但他也坦承,「也因為沒有牽涉太多的愛情元素在電影中,業主卻在這個環節上不願意投資,令我感到困擾。」

魏德聖:真正的運動精神,是在輸贏之間的價值與態度

從導演躍升監製的挑戰

魏德聖形容導演與監製的關係,就像是將軍與宰相,「將軍負責打仗,宰相負責治國。」他說,將軍可以帶領一個軍隊,而宰相需要擬定策略與方針,「最大的挑戰,就是我從武官化身成了文官,因為還是會迷戀戰場,所以我在監製的部分可能還沒有做的很好(笑)。」

因為魏德聖沒有真正的當過一個球員,他坦承他不是個專業的「選手」,而球場上的暗號、默契與溝通,都是沒有在球場上待過的人不知道的,因此他想要找個真正當過球員的人,來擔當這部片的導演。

「當時有注意到馬志翔拍過的短片,加上他又曾經是演員,少棒時也是學校代表隊,我覺得他在導演的發揮上會比我好。」魏德聖說,而馬志翔不足的地方,我有團隊可以支持他,於是才組成了《KANO》的陣容。

魏德聖說,這次的演員,雖然都是素人演員,但我覺得應該稱他們為「本色演員」,因為他們真的都有球場的經驗。「要把演員練成球員,可能十年都練不好,但要把球員變成演員,其實很容易就透過一些引導帶動他們的情緒,」他說,很多人其實都不知道那些球員是第一次演戲,但演出來的結果卻真的是真情流露,令不少人在電影院中熱淚盈眶。

曾經負債千萬 努力堅持做出成績

會有現在在電影界的成就與成績,也是魏德聖一路磨練、堅持下來的結果,魏德聖說,《海角七號》在開拍當天就只剩50萬,《賽德克巴萊》開拍就負債3千萬,工作團隊常常2、3個月沒有拿到薪水,但他們還是跟我一起咬牙苦撐,「雖然辛苦,但當電影殺青時,那種榮耀感與價值,是非常難以言喻的。」

魏德聖表示,以前想的太浪漫,覺得電影拍了以後,自然就會有錢進來。他敘述,那時候有個情況:《賽德克巴萊》剛開拍時,因為資金不足面臨停拍的命運,「但拍一半不拍,至少損失1億,而拍完了不賣座,至少損失7億,那反正都還不了、反正都是會陪,那幹嘛不拍?(笑)」魏德聖豁達的說,拍了最少還能見證自己的能力,不會愧對自己的良心。

魏德聖:真正的運動精神,是在輸贏之間的價值與態度

真正的運動精神 是在輸贏之間的價值與態度

魏德聖的三部電影中,全部都與日本脫離不了關係,魏德聖也特別為此解釋,他說,以編劇的思考來講,構成戲劇的最大元素就是「衝突」,沒有衝突就沒有爭執,沒有爭執,就沒有戲,因此日據時期,台灣的戲是最多的,「那個時期,有太多的族群在一起,加上西方文化的衝擊,真的是又亂、又精彩──每個事件都是拍電影的題材,只是看我們從哪邊發揮而已。」1920到1940年代的台灣,正是充滿多元文化衝突的年代。

魏德聖也以劇中最經典的台詞「不要想著贏,要想不能輸。」勉勵觀眾。他表示,現代人太在乎「數字」了,我們每天被數字所迷惑,一直想著業績要超越別人多少多少,那才是贏過別人,而那樣的生活又有什麼意義?「我們應該想著怎麼樣不要輸給自己,把分內的事情做到最好,那就是『要想不能輸』。」

就像《KANO》這部電影傳達的結局理念一樣,真正的運動精神不在輸與贏,而是在輸贏之間的價值與態度。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生活電影
您可能會喜歡